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016章 天子行宫

小东北看到这么奢侈的住宅建筑,好半天都没合拢嘴巴,怪不得这家伙被称作是鲁南天子,住的都跟皇上似的!太夸张了一点吧。
“嗯……我吗?”小东北拿着那只钢笔,一边把玩一边道:“我会说,云哥,这笔可好用了,写字的时候特别顺手,你可以试试,保准你拿起这笔写下的都是最牛逼的人生感悟,什么如果爱请深爱啊,什么且行且珍惜啊,你用笔写出来,都不一个味儿。”
徐云笑了笑,看到中控储物处有一支钢笔,便顺手拿起递给小东北:“简单的比喻一下,如果你跟我谈合作,让我用这支笔写字,你会怎么做?”
小东北东瞧西望了一会儿,见罗星的目光一直都盯在他身上,特不自在,便也坐到了徐云的旁边,低声嘀咕道:“云哥,我们就这么等着?”
“对。我是真没有把握。”小东北点点头,他把手中钢笔递给徐云,“云哥,那你是怎么做,才能有把握我肯定会用你给我的这支http://www•hetushu.com钢笔写字呢?”
“他不会变卦的,如果他想要对付我们,以他在鲁南这种地位,也不会屑于用这种手段对付我们。”徐云道:“我知道他需要什么,所以我相信他会愿意跟我们合作。”
这天子行宫几乎占据了这整片风景独到的好地方,大门口的两尊巨大麒麟,看上去威风凛凛。想必王龙皇特别喜欢这种天子的感觉,因为他的这个大院之中,到处可以看到龙形的元素,院落钢围栏上的龙图腾,别墅房门两侧还有两根雕龙的圆柱。
“你怎么知道的?”小东北还是太稚嫩了。
罗星看了小东北一眼:“天子现在很讲究养生之道,他每天的用膳是在早八点,和下午三点,夜里九点只需要简单的燕窝鱼翅羹当夜宵。怎么可能会跟你们凡夫俗子这般一日三餐,按时靠点。”
罗星下车之后,便带领徐云和小东北走入了堪比皇宫的别墅内,进入门厅脚下的脚垫竟然和-图-书是整张的白老虎皮,房内的装修原材料,全部都是甚至贵过黄金的稀有木材所制成。
“你们稍等。”罗星看了看时间:“天子正在书房练习书法,这个时候他不希望被人打扰。”
或许这样进食的确是养生之选,但有几个人能做到?八点吃早饭?上班的人已经开始蹲办公室了,上学的人都下早自习了!
车上,小东北很好奇的问道:“云哥,你为什么能确定王龙皇一定会见我们?万一他见我们,也并非是想要合作,我们岂不是身陷险境了吗,你说过他实力不凡,你也不是对手。我们这么做到底对吗……万一那家伙变卦,我们怎么办?”
徐云开车跟在对方的两辆车身后,罗星坐在跟在徐云车后的一辆车内,在头车的带领下,不急不慢的赶往王龙皇那处在鲁南拥有天子行宫之称的豪宅。
就连这沙发木子扶手的顶端,都雕刻了极为栩栩如生的龙头。
徐云接过钢笔,微微一笑:“你给我签个名和*图*书吧?”
“入乡随俗。”徐云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客厅一脚的落地钟,已经是下午两点十分了,再过五十分钟王龙皇就“用膳”了,估计他也快写完书法了吧?
这别墅的占地面积巨大,不仅仅有自己的后花园,徐云甚至还看到了一角落处还有自己的钓鱼池呢!想必任何人来到这里,都会感慨一声,好大的气派啊!
“你会告诉他?”小东北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所以我才不想跟他发生冲突和争执,因为一旦发生冲突,合作关系就不会那么友好了。”徐云道。
罗星站在一旁,也没有泡茶的意思,一点都没有待客的感觉。就好像是……嗯……大臣去见皇上,只能在一旁等着。徐云没等王龙皇发话就坐在沙发上,似乎都是这别墅里面开天辟地头一人!
“我没笔啊。”小东北一愣,不明白徐云为何要签名?
现在什么装修最费钱?肯定是中式啊!现在连小屁孩都知道,不怕家里没有人民币,就怕家和图书里没有好家具。甭说这有天子行宫之称的别墅了,就算是一般中式装修,起码也要上套二三十万的红木家具吧?那都不是一般家庭承受起的,就更别说这里面了,这别墅内,红木这种木材甚至低端的都没被选入。
徐云倒也不着急,王龙皇会拿架子,也是他意料之中。毕竟这家伙已经真的把自己当天子了,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可不是他到了就可以让人迁就的。他走到那不知是什么木材精坐的沙发上,研究着房间内到处都存在的龙形雕刻。
这事儿被徐云这么一说,小东北瞬间觉得简单了好多:“云哥,你早就想好了。”
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徐云和小东北也终于见识到了鲁南这有天子行宫之称的豪华别墅。这地方在如今雾霾浓厚的城市,简直就是个天然氧吧,满眼都是绿油油的植被,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
“只有你需要写字的时候,我把这支钢笔给你,你才一定会用这笔写字。”徐云道:“就好像王龙皇想要知和_图_书道他那两个手下的叛徒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才会一定跟我们合作。虽然这也是一场赌博,但我赢下来的几率更大。”
“你说的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徐云道:“我可以写,也可以不写,你不能确定我会答应还是不答应,对吧?就好像你现在不能确定王龙皇会对我们怎么样,是一个道理。你没有把握。”
小东北张大嘴巴,这就是差距啊。
徐云微微一笑:“当然,不仅要告诉他,还要跟他合作。因为我还可以确定,就算是自己手下的叛变者,王龙皇也不会希望其他人来处理。倘若他知道了两个叛变的手下是因某人挑拨,又被某人杀,他一定想报复。但对手的实力又在他之上的话,他自然会需要找帮手。这样,我站在他面前,就不愁他会不跟我合作了。因为他自己有需求,不是我们单纯的求他。”
下一秒,徐云就把钢笔扔给了小东北:“这里有。”
“大中午的不吃了饭去午睡,竟然练习书法?”小东北听了还真觉得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