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094章 迫在眉睫

“那我们不要固气草了?”林歌一怔。
夏秋雨耸了耸肩膀:“这事儿还是你拿决定。我没见过江口奈子,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为人。我们之中了解她的人只有你,如果你判断的准确,我们或许可以安全离开东瀛。但如果你判断错误,我们恐怕……”
两人气喘吁吁回到酒店的时候,江口小五郎已经接到电话离开了徐云所在的酒店。佐媚烟把在夜场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徐云之后,徐云心中一凌,知道不好,江口小五郎刚才离开,可没说是什么原因。
虽然东西是拿到了,但是这险中求胜的事情,现在想想还真是让徐云觉得后怕。但现在说其他的话也没有意义,既然东西已经到手,就更要抓紧时间离开了。倘若最后被江口组困在东瀛,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看着夏秋雨手里的那个小小玻璃瓶,林歌差点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佐媚烟也很是惊讶,她一直都认为夏秋雨失败了,并没有拿到徐云需要的东西:“你什么时候出手搞到的?”
徐云依然坚定http://www.hetushu.com的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江口奈子不会出卖我们,她会帮助我们。你们只需要相信我就好。”
“只能动拳头了。”林歌接过话,可是仅仅依靠他和佐媚烟两个人的拳头,似乎无法跟武藤一郎相抗衡,再说,就算武藤一郎不出面。江口组发起飙来也够他们受的了。
“我们现在马上离开东瀛!”徐云迅速下令道。
“她跟其他东瀛人不一样。”徐云道:“我相信她。”
江口组的人也一下没了判断力,为首者马上给江口小五郎拨通电话询问,得到江口小五郎的回复之后,才点头应了下来。
“这个时间我们已经错过了航班。”佐媚烟道:“除非走海路,否则不可能出境。”
一旦武藤一郎真的给江口小五郎解释清楚了这件事情,徐云恐怕就走不了了。
“谁?”
一个能坦然面对自己民族过去所犯下错误,并且有诚恳歉意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卑鄙小人。徐云相信江口奈子,不是因为其他,m•hetushu.com只是因为她对东瀛错误的认知,以及对华夏民族的歉意和热爱。
巫术?武藤一郎半天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茫然道:“你们胡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明白,我想,江口先生跟我之间肯定是有些什么误会了!我不会跟你们动手的,如果可以,我希望见一见江口先生,解释一下,一定可以把误会解开。”
“没什么好解释的,你用降头术险些害死奈子小姐,还能有什么话好说!”
的确,现在看来,这个连日语都不会讲的华夏女孩不可能跟江口组有什么牵连。
“今天是你的幸运日。”武藤一郎在夏秋雨耳边淡淡道:“千万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如果我再见到你的话,你会死的比你面前的这个家伙更悲惨。”
夏秋雨跑回来之后,上气不接下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听到林歌这话之后,她才在口袋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我说过,只要我能接近他,就能把你们要的东西拿到手。”
武藤一郎皱了皱眉头,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最http://m•hetushu.com近太敏感了吗?但他总觉得这个女孩有什么目的,可又实在是说不出来,这样一个没什么实力的女孩,即便有目的的接近自己,也不可能伤到他。
“江口奈子。”
坏了!一旦两人碰头把事情说开了,那样麻烦就大了,佐媚烟必须想办法让夏秋雨脱身。但她又不能站出来面对武藤一郎,毕竟武藤一郎见过她,一旦认出她来,一切将会马上结束。
“你什么意思?”徐云扭头看向夏秋雨。
“有个人或许可以帮我们。”徐云突然开口道。
徐云口中说出这个名字之后,马上遭到了众人的反对,佐媚烟显然不会相信一个东瀛女人,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个东瀛女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相信她,但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她可是江口小五郎的女儿!你把我们的命运交在她的手里,跟把自己送给江口小五郎有什么区别吗?”
“武藤一郎挟持我的时候。”夏秋雨笑了笑:“当时我就一直在祈祷他会挟持我,这样就给我接近他的机会了。感http://www.hetushu•com谢老天爷满足了我这个愿望,他真把我拉过去当挡箭牌了。所以,我就有机会下手咯。”
警察包围她们之前必须离开这里,这里可是东瀛,不是华夏,如果真的被警署的人抓进去,可不是想出来就能出来的。想到这里,佐媚烟脚下的脚步便越来越快,以至于后来夏秋雨都有些跟不上她的速度。
“这女孩……”带头者怔住了一下,最终还是肯定的点点头:“跟我们江口组没关系。”
武藤一郎的身影迅速消失,而佐媚烟也终于敢露面了,她上前扶起夏秋雨,雷厉风行道:“走!”
因为被疏通出去的人群已经有人报了警,警车也很快的赶到了现场,警笛声越来越响,武藤一郎一把将夏秋雨推开,直接跳出江口组众人的包围圈外,厉声对领头者道:“你回去转达江口先生,让他在家等我,我会亲自登门拜访,把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释清楚,但不是现在跟你们回去!如果江口组不想把麻烦惹到自己身上,最好也快点离开。”
可这时间他们去哪搞船啊!而且时间如此紧迫m.hetushu.com,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林歌一般很多事情都会无条件支持徐云的决定,但在这件事情上,他还是提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哥,我也觉得把这事儿交给江口的女儿不太合适……”
“你们的事情跟我无关!现在可以放了我吧?”夏秋雨道:“我只是一个普通游客,我根本听不懂你卷入了什么麻烦,这些人跟我也没有半点关系,求求你放我离开吧。”
“这女孩跟你们江口组有什么关系。”武藤一郎冷声问道,因为江口组的人,除了江口小五郎之外,根本不知道还有夏秋雨和佐媚烟这两个人的存在,刚才佐媚烟喊完一句话就直接隐匿消失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之中,江口组的人现在才有点发懵刚才是什么人命令了他们。
降头术?武藤一郎冷笑一声,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是古南洋人编造的唬人瞎话吧!居然拿这么无聊的理由来冤枉他:“江口先生实在是太会开玩笑了吧。如果我要找你们的麻烦,可用不着什么旁门左道!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谈话,我要亲自见见江口先生,问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