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00章 江湖道义

顾绮娅虽然是一柔女子,但这豪爽却是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徐云有些惊讶,就像顾绮娅自己说的,五百万美金虽然不是巨款,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放在谁面前,谁也不会不为之动心。
“徐云……”顾绮娅看着徐云,又有些自言自语的意思喊出他的名字,随即莞尔一笑:“我听说过你,见过你。”
徐云比较矛盾,一方面,他也有林歌这种仗义的想法,另外一方面,他也有佐媚烟的顾忌。毕竟佐媚烟的话在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他心里非常肯定顾绮娅是个讲义气够仗义的可交“哥们儿”,但在某些方面,他多少还是有所顾忌。
顾绮娅点点头:“嗯啊,我出生在温哥华,然后一直在多伦多读书,三年前参与到家族事业,一直负责打理军火方面的生意。可以说,我不但没有在华夏生活过,也从未踏上过华夏土地。因为我做的生意,恐怕华夏不会欢迎我。”
徐云一怔,他连加拿大都没去过,更别说什么温哥华和多伦http://m.hetushu.com多了,顾绮娅怎么可能听说过他?加拿大是个特殊的国家,所以即便有些重犯逃去那地方,国家也从未安排他们去那里执行过任务。所以徐云很诧异顾绮娅为何说听说过他。
“真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佐媚烟无奈的摇摇头,想不到这消息都漂洋过海了,这下徐云的名头在国际上可也真响亮了。
“我指的见过你,是在报纸上。我很诧异,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你们,因为前不久世界各大媒体还争相报道过你们天娱集团要大招东方好莱坞的消息。”顾绮娅继续道:“比起那些,你的新闻就更有意思了,还未正式任命就已经把两个招牌女明星给潜规则了哦。”
“我想你们也累了,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顾绮娅淡淡道:“在我这里,你们什么都不需要担心。虽然小女子不才,但除了你们之外,还真没有人敢在我的船上造次呢。”
“我们在东瀛遇到一些麻烦。”徐云不想解释太m•hetushu•com多:“就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我们在东瀛还能待得住,可不会冒险来搭军火商的顺风船了。”
归根结底,顾绮娅是做军火生意的,这种生意跟华夏牵扯上的话,那就是违法犯纪,那就是触碰了华夏法律的底线。对此,徐云还是挺矛盾的。
徐云听到这番话,心里释然的同时,也忍不住尴尬起来:“这完全是一个误会……”
佐媚烟耸了耸肩膀:“谢谢你的夸赞。”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顾绮娅好奇道:“我真的是有些想不明白,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东瀛人想要跟我耍花招,没想到,竟然……碰到你们。”
“美女,你这么客气,还真让我们有些不适应了。”佐媚烟有些警惕道:“你不会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想要我们帮你做吧?呵呵,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年头虽然不多,但也很清楚,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么说,你并未在华夏生活过?”徐云微微一笑,这个女孩虽然气场和图书强大,但却并非胡搅蛮横之人,交谈起来到是有几分知书达理的味道。
“看样子你们不是有意炒作咯?”顾绮娅看了看佐媚烟:“天娱集团副总,呵呵,前任总裁嘛。你很厉害,能把天娱集团打造成国际性的娱乐集团,比起其他娱乐巨头,你更胜一筹。”
“为什么这么说。”夏秋雨这才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顾绮娅的话又让她后怕起来。
军火生意的确是华夏不欢迎的,华夏不像欧美,因为贫富差距相对来说太大,所以阶级矛盾比较尖锐。就连欧美这种发达国家,贫富差距相对来说比较小的国家,每年的枪杀事件都多如繁星,更别说华夏了。这就是华夏为何必须禁止枪支的原因。
林歌还真有点失落,看来自己的“国际影响力”还是不够大呢。
林歌到挺开心:“姐们儿!够意思!以后你若到华夏,什么事儿尽管一句话,只要不违法犯纪,啥都不是事儿。”
顾绮娅点点头表示理解:“的确,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也不可能做你们www.hetushu.com这般疯狂的事情。幸好你们碰到的是我,如果碰到其他人,恐怕真的会后悔了。”
顾绮娅摊开双手,笑着道:“我到也希望你们可以帮我做些什么,但我实在没想到。大家都是华夏人,若是让你们搭个顺风船就收五百万的话,那也太不讲究了。虽然我只是个小女子,但江湖道义还是懂得了。”
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美国可以准许国民佩戴枪支,一方面是因为原本这就是一个尚武的名族,另一方面就是他们所讲究的人权问题。这属于国家问题,民族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徐云苦笑一声,这次真的是太险了。刚才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夏秋雨将会是第一个陷入危险的人。那样他可就太对不起她,对不起无影前辈了。
“仗义。”顾绮娅给了林歌两个字的评价。
顾绮娅看得出几人的疑惑,不等询问便继续介绍自己说:“我是华夏人,但从小跟父母在加拿大长大,加拿大的华人有个共通的圈子,叫大圈。一直以来我都生活在大圈和-图-书之中,我父亲顾国龙就是大圈的领导者。”
然而顾绮娅却摇摇头,直言道:“不知道。”
“你们的事情如果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顾绮娅道:“既然来到了我的船上,大家就交个朋友。我卖个人情,让你们搭下顺风船,钱呢,我也不要。如果我有机会去华夏看一看的话,也算认识几个朋友了。”
林歌指了指自己,他对顾绮娅的好奇心更强了,这女人简直无所不知了:“那你知道我吗?”
“五百万美金,放在谁面前也不是一个小数目。”顾绮娅道:“如果你们是东瀛人,说不定我已经下令让我的人把你们解决掉。这些钱对我来说虽然不多,但也很有吸引力。不过,既然我们都是华夏人,我是不会做过河拆桥的事情。”
林歌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佐媚烟只是抱歉的笑了笑,夏秋雨庆幸自己可以睡个好觉了。而徐云的心思反而更重了,这是一个人情债,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都已经欠下了,相比起这个,他宁愿顾绮娅收了他们的钱,那样一清二白他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