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02章 登岸

欧文不再说什么,默默转身离开。顾绮娅的确是个有能力的女子,至少她的魄力和能力甚至远高于很多顾家的男人。这就是她能出来领导他们的最基本原因。
“说正经的,我们还是先回琴岛才是眼下要做的事情。”佐媚烟伸了个懒腰:“坐这几天船,我可是真没劲儿折腾了。看见那边大广告牌了吗,东台中华鲟自然保护区,我们现在身处苏杭,回济北的话还有一段路呢。”
快艇在林歌的娴熟操作下,很快便驶入了华夏的领海,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还是尽量避绕开海军和海警方面的巡视。因为小艇的速度足够快,所以几分钟之后,军火船上的人便再也看不到那首小型快艇。
“很显然,这是你应得的。”佐媚烟道:“人家那不受禄的是因为无功,就你拯救江口组家大小姐的功绩,五百万美金而已,真不多嘛。”
“顾小姐。”欧文突然走到她身边,有些话他一直都想说,但是碍于时机又一直没有开口,现在船上的“www.hetushu.com客人”已经离开了,他终于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我知道你接管军火海路交易的真正原因,你只是不希望呆在家里,这样可以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躲开一些人。但这只是一时的办法而已,你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我跟了老板这么多年,你进入家族事业之后,我也一直在你手下做事,我了解你,请你相信我,我说的这些都是为你考虑的。就算你不理解我的这番话,也应该替老板,替大圈考虑一下……有些感情是不能随便动的。”
徐云最后一个回到快艇,当只剩下他自己的时候,顾绮娅对他说了一句话,徐云没有回应,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大当家的都发话了,众人马上行动起来,再次踏上征途之路。高铁列车的车厢里,佐媚烟和夏秋雨都眯上眼睛睡去,反正钱箱子有林歌抱着呢,用不着她们担心。
顾绮娅扭头看了一眼欧文,想不到这个雇佣军的小队长居然还是个心思细腻http://www•hetushu.com的人,连她一个女孩最近两天的心思都看得出来。的确,她进入家族企业之后,欧文就一直是她的左右手,很多时候,欧文做的甚至比从小就跟在她身边的近身保镖伏力还要多。
快艇慢慢变小,最后成为消失在海天相接处的一个小黑点,顾绮娅长舒一口气,这种不舍的感觉她以前还真没体会到呢。她觉得,即便是徐云留在这船上,就算是三个月,三年,她也有跟他说不完的话。
佐媚烟和夏秋雨不想听那些酸溜溜的告别,早早在顾绮娅手下的安排下上了快艇,林歌也跟欧文几人纷纷抱肩道别,这群雇佣军倒也都是豪爽的爷们,所以林歌跟他们挺谈得来,到了分别的一刻,这群豪爽的佣兵爷们儿也都有点依依不舍的。
顾绮娅还没有准备好为大圈牺牲她的个人幸福,但同时她也不希望因为她自己的个人幸福而牺牲损伤大圈的利益……这是相当矛盾的一件事情,所以她选择逃避,代替父亲来到海上接m.hetushu•com管海路的生意。
“这么说的话,这个钱夏秋雨更应该拿着。”徐云道:“我去东瀛是为了固气草,不是为了救人。”
就像欧文说的,躲避只是一时的办法,不可能解决问题。
对徐云来说,这几天的海上航程就像是做了一个不错的梦,顾绮娅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军火商给了他意想不到的帮助,而且一直到最后徐云说要离开,也没说任何一句需要他们做什么事情的话来,反而提前给徐云他们那艘小快艇加满了燃料,还把安全保证性的救生衣全部换了新的。
“对,这才是正事儿。”徐云也知道他们四个人带着几百万美金在街上闲逛纯属犯神经:“打车去高铁站,争取天黑之前赶回去。”
欧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老板有办法的话,也绝对不会这样让顾小姐为难了。但是这世界上太多的事情太复杂了,不是一两句话或着一两件事情就可以说清楚的。人和人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
“你的话我会多考虑一下的。”顾绮娅道:“但是,和*图*书你也知道,感情这东西,永远都是不能勉强的。虽然我从未踏上过一步华夏的土地,但我却知道很多华夏的古谚。有句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我宁愿在这该死的海上漂着,也不希望自己回去迎合一个我根本打心底就不喜欢的家伙。”
徐云则是把玩着手里那个透明的小玻璃瓶,看着瓶子里十几颗黑色的固气草种子,想不到他能不能恢复武修气息,竟然要指望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能不能短时间把固气草培育起来,就只能寄望于阮清霜了。
夏秋雨摆摆手:“别什么事儿都牵扯到我身上。真搞不懂你,这年头还有谁会嫌自己手里的钱多呢,也就你这种奇葩了。真觉得手里的钱太多,就包一架飞机带我们回琴岛吧。”
千辛万苦之后,徐云他们终于算是登陆了。那艘在东瀛开回来的快艇虽然不错,但却没办法开回家,只能被废弃。至于顾绮娅没有留下的那五百万美金,徐云想过要给江口奈子还回去。
但其他三人都不这么认为,林歌更是直言不讳:“不管怎和图书么说,你都是替江口奈子解了降头术,江口小五郎出点钱也是应该的。别说这点,就算他再多出一倍,如果咱不去东瀛出手帮他,他女儿就没得救了。”
人生在世,就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就有不得不为了某种目的而牺牲的原因。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顾绮娅的目光飘去远方:“但是想想总没关系吧?如果我连自己的思想都不敢有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们只管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操心。”
阮清霜向来对种植花花草草都很有研究,就算是金老爷子笔下相当难种的“十八学士”和“抓破美人脸”,阮清霜也一样培养的出来。或许种活固气草这事儿,对她来说绝对算不上是难事儿。
对于顾绮娅做的这一切,徐云只能发自肺腑的道一声谢谢。而顾绮娅却笑着说没什么,这就叫缘分,如果碰到其他人,她或许会见死不救,如果徐云碰上的不是她,或许也会惹上更大的麻烦。恰恰命运安排他们相遇了,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