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06章 无法解释的诡异

“恐怕,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了……”佐媚烟长舒一口气:“怕是我们在东瀛除掉的那个降头师,回来找我们麻烦了。”
最吸引眼球的应该是盘在身上的青色长蛇,最恶心的应该是那蜷成一团的黑色恶蛆……反正徐云看的越仔细,越觉得这纹身恶心。
而且他的脖子上却是纹的一只黑色的巨大蝙蝠!没错!肯定是的!因为林歌亲手割破了那家伙的咽喉,所以他记得非常清楚,那降头巫术师的喉咙断开之后,那脖子上的纹身蝙蝠也被扯成了两半!
佐媚烟早就想到这一点了,她在事发现场也没发现任何火机残荷,那莫名其妙的明火到底是如何点燃的,谁也无法解释。就连刑警队的人都说这事儿太诡异了,他们这么多年,从没碰到过这种事儿。
徐云的脸色再次阴沉了几分,这种时候佐媚烟是不会跟他开玩笑的,显然她已经掌握了一些什么证据。
“南洋有很多降头师的分派,也有很多人被各地誉为最厉害的降头师。但他们这些人和*图*书中,有一个派系最神秘,也最无人敢惹。”佐媚烟道:“就是我给你看的这个降头巫术派系,他们会把所有他们能利用来超控他人的虫类纹在自己的身上,并且注入虫血和灵魂。他们身上每一个不同的生物,都是用那个生物提炼出来的液体色彩纹在身上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的纹身都是有生命的,有灵魂的,都是活着的……”
佐媚烟把手里的平板递给徐云,徐云看到上面显示了一些佐媚烟查询的南洋古老的降头师资料以及一些传说的故事。
佐媚烟点点头:“或许不是蝙蝠,这就要看那个人到底在脖子上纹了什么了。这个我还没跟鸽子确认,但我想,回去之后问问他,我们就知道了。”
佐媚烟摇摇头:“不,就是那个降头师本人。”
徐云非常确定:“他被抢救过来之后,一度的反映根本不是他烧了人,而是他被人烧了,甚至于现在他都没办法接受他纵火烧人的事实,如果不是他妻子告诉http://www.hetushu•com他,他还在怀疑是自己被别人给烧了呢。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这事情的蹊跷,张飞国不抽烟,身上也从未带火机之类东西的习惯。你也知道天娱的规矩,保安工作期间是不能抽烟的,他们的身上也没有火机……”
“人死不能复生,这事儿我还是可以肯定的。”徐云道:“既然林歌确保他宰了那家伙,就不可能是那个降头师做的。肯定是有其他人,说不定是那个降头师的朋友,亲人,或者是同门师兄弟……”
“你的意思是说,虽然鸽子非常确定抹开了那个降头师的脖子,但真正死的并非是那个降头师,而是一只蝙蝠而已?”徐云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
徐云此刻的心情实在忐忑,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恐怕是得罪上了一个不好惹的家伙。这段日子还真是祸不单行,倒霉的事儿接二连三的:“那我们赶快回去问问。”
上面有一张图片,是一个浑身纹满了刺青的男人,从脖子到肩膀和图书双臂,到后背,腰腹,一路往下到脚踝!全部都是千奇百怪的刺图案。这人若是让脑残非主流和乡村杀马特看到,那绝对爆叫一声酷啊。
“你看上面的资料记载,这个派系的降头师,身上纹了多少种虫物,就说明他们有多少条命。”佐媚烟道:“一旦他们受伤,受伤位置的寄有灵魂的虫物便会代替降头师死去,而降头师则会复活……”
众人走出医院之后,徐云拒绝了齐克亮送他回天娱的客气话,目送刑警队的人离开之后,他便径直走到了佐媚烟的汽车旁,直接打开门坐了进来。佐媚烟手里正拿着平板电脑查着什么,看到徐云上车,马上扭头看向徐云,询问道:“到底什么情况,张飞国怎么说?”
徐云看着那个全身纹满了虫物的图片,图片里的人,脖子上赫然纹了一只巨大的蝙蝠……
林歌听完徐云和佐媚烟给他解释的这一切之后,脸色的神情也变得有些惊慌,是,佐媚烟说的没错,如果她不说,他还记不起来,现在想想,那家伙身上和图书的纹身的确都是虫物!各种各样的!恶心死了!
这世界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也多了,这倒不是说徐云迷信,也不是说他相信什么神鬼学说。但邪术巫术这东西他亲身体验过,所以他确定这东西的存在。
“给我看这个干嘛。”徐云深呼一口气,调整了呼吸。
佐媚烟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南洋古老的传说是真的,真有这么一类降头师,能用他们锁住控制的虫物灵魂拯救他们自己的生命和灵魂。
徐云也是深呼一口气,咒骂一声,世界太大了,无奇不有啊。真不知道自己现在面对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呵呵……想不到这么多年来,南洋邪术都没有被时间吞噬,留下来的反而都是更加阴狠更加恐怖的家伙了。
“你确定他没有说谎?”佐媚烟再次确认到。
佐媚烟听了这话,表情也开始变得严肃起来:“那之前呢,他来天娱集团之前的事情他还记得吗?”
“哥,那我们怎么办?”林歌虽然不相信自己亲手所杀的只是“一只http://m.hetushu.com蝙蝠”,但他还是关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但徐云仔细看了看之后,忍不住有些觉得恶心,因为他身上的所有纹身图案不是图腾,不是龙虎凤鱼之类的,更不是什么关公弥勒和观音。而是各种令人头皮发麻的虫类。
徐云呼的倒抽一口寒气,这听起来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虽然午饭耽误的没吃,但今天下午徐云恐怕也吃不进去什么东西了,只是恶心就已经把他给恶心饱了。
徐云看上去心情挺沉重的,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事情还是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张飞国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他的眼神告诉我,他绝对没有说谎,他的记忆只是在他自己也被点燃之前。至于他是如何开车来到天娱集团的事情,他都一无所知。”
“记得。”徐云点点头:“他说他跟一个客户约好了在一家茶楼谈事情,谈完之后,他还送走了客户。他只记得他的感觉,他说他的意识里一直告诉他自己很热,但是他之后做的任何事情,他都不记得了,直到自己被火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