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07章 主谋现身

“我去。”佐媚烟道:“我跟你一起,他没见过我,应该不会对我也反感吧?”
当徐云把那个可疑者指给林歌之后,林歌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家伙!
佐媚烟点点头,这事儿她当然明白,她马上去解决现在面对的问题。无辜的人因他们被牵扯进来,她有责任对他们负责。只不过这事情的真正原因若是说出来,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只能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佐媚烟却不这么认为:“对付这种人,即便是你把他整副皮囊烧掉,死的可能也只是那些被禁锢了灵魂的虫物而已。我们需要找到可以真正解决他的办法,不然谁也不能轻举妄动。上次在东瀛你能成功,是因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现在我们都在明处,他显然很清楚我们每一个人,再这么做就太冒险了。”
徐云微微一笑:“你现在可是我励志的榜样……霜姐,我原本答应过你,影视广场剪彩结束之后便带你去南江,把阮超的事情彻查清楚,现在自己却缠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阮清霜看到徐云脸色的愁云,感到一阵www•hetushu•com心疼:“我知道你对现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束手无策,但请你相信,不论什么困难,总会是有解决的办法。就好像……当年我对生活都失去了希望,但最终还是坚持了过来。不是吗?”
但徐云还是强迫自己抱有希望:“我们会找到他,会想办法让他帮我的。你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就不要再浪费精力在我的身上了,不然我会更内疚自责的。”
接下来二十多分钟的观察中,徐云终于发现了可疑的人物。就在天娱大厦对面的一家咖啡馆,一个身穿长裤长袖并且还围了围巾带着帽子的家伙进入了他的视野。正常人这种天气早就换上了短袖衬衫或T恤,如果公共场合准许的话,恐怕大部分男人都会选择赤膀出门。
没错!那家伙就是他在东瀛亲手干掉的降头师!虽然早已有了准备,但林歌还是被这“死而复生”的家伙惊的倒抽一口寒气,太邪了!想不到南洋那些传说中的邪术竟然还存在于当今社会之中。
“嗯!”林歌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事儿他一http://m•hetushu.com定会上心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林歌见徐云心意已决,自己也只能无条件支持。
“你自己去太危险了!”林歌这可不答应:“谁知道他们这种人有什么阴谋诡计!”
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天娱的保安队长试图立功挽回昨天的失职,他命所有人准备好灭火装备,时刻待命准备上前制服可疑者,但徐云却下了一道死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接近那辆汽车。
“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林歌道:“楼前那车里的人恐怕很难再坚持,车窗封闭,原本空气就不流通,就算他不会热死,也会因为空气稀薄把自己给闷死。我们必须尽快制止这情况的发生。”
“哥,让我去做了他。”林歌相信自己不会再一次失手。
徐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皇甫国的确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虽然他相信找到他只是早晚的事情,但自己又凭什么让人家出手相救?地下世界的实力巅峰有三皇,而皇甫国便是三皇之一,作为天玄境的恐怖高手,他http://www.hetushu.com徐云一个宗师境的高手完全就是一只蝼蚁。
……
徐云看了看林歌,微微一笑:“你觉得他会对一个曾经杀过他一次的家伙有好感吗,你若去的话,只会激怒他,让他没办法跟我心平气和的谈话。”
“你疯了吧?!”佐媚烟一口否决:“你不会真想这么做吧,谁知道那变态的邪术师会给你下什么术!就算你不在乎你的命,那也替我们想想。”
第二天的中午,同样的情况,同样的地点,一辆黑色的汽车如同前一天一般停在天娱集团门口足足一小时了。车内的人跟张飞国一样,没有发动汽车启动空调,也没有开车窗,犹如一个耐心的猎人,忍受着高温的折磨等待着猎物。
“那些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我也不在乎多等一段时间。”阮清霜道:“比起那件事情,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你的情况。我问过鸽子,就算我们培育了这固气草,仍然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才能炼制让你恢复实力的丹药,而那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这问题还真把徐云给难住了,徐云现在唯一能http://m.hetushu.com确保的是:“最近我们大家谁都不要吃外面的东西,鸽子,你亲自监督公司食堂里的厨师。如果有任何异常马上告诉我。对付降头师,最先要注意的便是自己入口的东西。”
徐云知道,他是时候应该站出来了:“他的目标是我,像这种高级别的降头师,肯定能感知到是我解除了他在东瀛给江口奈子下的降头术,所以,他要报复的人是我。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亲自去见他。”
一个蝼蚁的死活,跟他何干?
安排完事情之后,徐云便到了阮清霜的办公室。那几盆固气草在阮清霜的精心照料下,已经发出了萌芽,按照这种植物的快速生长周期来计算的话,不出两三天,应该便可以长出草叶。
徐云仍然坚定道:“我一个人去,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选择。你们谁都不要再在说了,报警,然后想办法把车里中了降头的人解救出来。我想,一旦我分散了那家伙的注意力,他就没办法全心控制那个人。记住,一定要小心那人车内携带的汽油。”
“如果我不去见他,将会有更多无辜的人被搅进来。”徐云道:“http://www.hetushu.com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因为我们而卷入不必要的麻烦。”
“媚烟,你让佐夜明负责保安家属的安抚,在他们提出的要求下再多给予一些物质和经济上的补偿帮助。这件事情起因于我们,他们都是无故被牵连的。”徐云道:“再托一下关系,通知警方那边,我们不会追究张飞国的任何责任,并且请求降低对他的判罚。原因我们清楚,他只是中了降头被利用而已,根本不是自己的意志和思想控制自己完成这件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来说,他跟我们一样都是受害者。”
阮清霜没有言语,她低下头,看着那几盆生机勃勃的固气草。她才是真正内疚自责的人,徐云那么多事情她根本帮不上忙,她能做的只是种种花,养养草,相比起徐云做的一切,她的内心特别挣扎痛苦。
徐云的直觉却告诉自己,对方这么做似乎并不想杀他,而是逼他出面。如果对方想对他动手的话,那一开始没暴露身份之前,可以找机会直接给他下降头,这样他才难以防备。而对方选择了这种手段,而且两次都是,给徐云的感觉就是想要逼他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