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季 龙啸四海

第0110章 中邪

“你……”林歌还想要质问,却被佐媚烟拦住了。
林歌这才放开那出租车司机,跟他们一同返回。
巫天似乎也不想跟徐云纠结这个问题,他的目光依然深邃而无色:“你还能跟我父亲取得联系吗。我真的很想再见见他……在我八岁的时候,就认为他死了,这么多年过去,我从未奢想过他还活着。”
出租车司机一下就愣了:“我哪知道啊!他喝多了吧?大白天的一点意识都没有,若不是有人给了我五百块让我送他过来,而且他呼吸还正常,我还真不敢接这个活儿呢。”
佐媚烟从看到徐云跟那个恐怖的家伙离开咖啡厅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徐云的消息。虽然天娱大厦门口那个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威胁,她悬在嗓子眼的心却依然无法安放。
那个在车内蒸了一小时“桑拿”的家伙被林歌制服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很惊恐。当警方的人到来之后,他还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得救了,可他车内那无法解释的一桶汽油却还是让他被警方带走。
……
出租车司机一下就被林歌给问蒙了,是啊http://m.hetushu•com,什么人让他送他来的?他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巫天最后看了一眼:“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的居所,希望你理解。”
徐云背后多少还是惊出一些冷汗,如果不是他跟巫藏前辈的渊源,或许他将面对的威胁是自己毫无办法避免的。
巫天却深恶痛绝道:“所有的东瀛人都罪有应得!任何!”
林歌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忘了?!什么人让你送他来的,你不记得?在什么地方上的车你总该记得吧?!”
“可我跑了六百多块钱的路啊!”出租车司机瞪眼道。
紧跟着,徐云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他心中暗惊糟了!但一切都为时已晚,徐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直接栽倒在沙发上。
“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了!”出租车司机心都慌了,幸好他还记得他叫什么,记得红灯停绿灯行。
而警方也查不到他跟天娱的任何瓜葛和矛盾……
就在这时候,保安队长却惊慌失措的跑来汇报了一个消息。
“我……我忘和图书了。”出租车司机一脸诧异道。
“我都不知道自己离开南洋多久了。”巫天的脸色第一次露出表情,那是一抹苦涩的笑容:“那个地方有我太多痛苦的回忆,我不想呆在那里忍受煎熬,所以才离开,这么多年,我漂泊过很多国家,做了很多不知道是正确还是错误的事情。”
保安队长切了一声:“你跑一千也跟我们没关系!赶紧走,再不走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谁让你送他来的!”林歌继续质问,这时候佐夜明和王泽已经把徐云抬下车,徐云就如同熟睡的人一般,任凭阮清霜怎么摇晃叫喊,都没有反应。
徐云很惊讶自己竟然可以跟一个降头师谈这些:“我知道我不可能要求你什么,但有些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
徐总昏迷,被一辆出租车送了过来!
然而,在徐云坐下之后,巫天却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他抬头看了一眼徐云:“你能跟我来,并且告诉我关于我父亲的事情,我很欣慰。虽然我对你和杀了我一次的家伙心存很多恨意,但我还是觉得你给我的希望足以www.hetushu.com抵消我对你们的仇恨。”
“喂!你们还没给钱呢!”出租车司机开门下车,却被保安队长给拦住了,保安队长瞪了他一眼:“你刚才还说有人给你了五百!你这人怎么那么多事儿?还想多赚一份啊!”
佐媚烟低声对林歌道:“他没有说谎,现在不是追究这事儿的时候,先回去看看徐云到底什么情况吧。”因为他看到,出租车的计价器上,显示着683.83元的数字。
出租车司机本来还想数落他们那么晚才下来把人抬出去,却被林歌一把拎起了衣领:“我哥到底是怎么了!”
草!出租车司机愤怒的上车开往加油站,今天这是怎么了?中邪了?又是忘事儿,又碰到这么倒霉的情况!真他妈是中了邪了!
出租车司机一下就陷入了迷茫,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喝了遗忘水一般,根本不记得关于车上这个昏迷乘客的任何事情!什么人带他打车的,在什么地方上的他的车,他完全一无所知!什么都不记得了!
出租车司机也意识到自己的计价器,他脑子只记得自己开了一小段路程!怎么就六http://m•hetushu.com百八十多块钱呢!再一看油表,直接就见底儿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林歌得知徐云没有消息之后,跟佐媚烟一样陷入到紧张之中,他们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阮清霜,不希望她分心担心。随后,佐媚烟安排佐夜明和王泽跟林歌一同寻遍了整个咖啡厅附近,都没能找到任何一点有关于徐云的线索。
徐云也坐了下来,虽然这里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还是想倾听一下这位巫家“仅存”降头师的心声。
“抱歉。”徐云摇摇头:“我跟巫藏前辈只是在南洋接触过一次,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的话,不用你提出要求我也会告诉你他在哪。我只是觉得,他应该还在南洋。相信他也很想再见到你。”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阮清霜和夏秋雨都注意到了徐云不在的情况,佐媚烟知道瞒也瞒不住了,就准备把她看到的一切都说出来。
“巫藏前辈不会这么认为。”徐云道:“我理解你,我也痛恨那些东瀛人,尤其是现在他们的领导者,不禁厚着脸皮否认历和_图_书史,还不要脸的站出来和我们华夏争夺岛屿,三番五次的挑衅我们的底线。但这不代表所有东瀛人都该死,至少江口奈子这样可以坦然面对历史并且承认错误的人不应该。”
林歌首当其冲第一个跑出去,众人紧跟其后纷纷冲出办公室。徐云昏迷,这可把他们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
显然,这个人跟昨天的张飞国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他只是跟朋友吃了一顿饭,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当他回过神儿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几乎闷死在自己的车中,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异常的惊恐。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徐云谨慎道,这事儿居然能和平解决?自己现在不会是在做梦吧……徐云简直想掐一下自己大腿,试试自己会不会醒过来。
“我只想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得罪降头师,任何时候都不要。”巫天淡淡道:“因为降头师的复仇心理要比任何普通人更严重……这个忠告,算是我对你的谢意。”
巫天没有说话:“我也想解决安培老狗,但我没有办法接近他,这样我就没办法对他下手。我只能做我现在所做的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