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06章 一挑二,完胜

“老板,我可是熟人啊。在你们还开录像厅的时候,就经常到这里玩呢。”徐云这番话显然是个诈,他什么时候也没来南江赌过钱啊。
金豹勒住了徐云的脖子,当即便怒吼一声:“虎哥!起来干他!”他对自己的力量相当有自信,被他在后面勒住的人,还没有几个能“翻身作主”呢!只要刁虎现在爬起来给这小子几拳,保准他老老实实的给他们兄弟俩跪下磕头!
徐云把阮清霜挡在自己身后,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虽然他现在还未恢复实力,但要对付面前的两个打手到也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我劝你们考虑清楚以后再跟我动手,天底下可没卖后悔药的。”
刁虎打了这么多年的架,早就习惯了自己的先发制人,在他记忆里,已经很久没人能挡住他迅雷之势的第一拳了!所以他根本没考虑过自身的防御,完全中门大敞,被徐云的膝盖结结实实的撞中了小腹!
“不想怎么样,只是不相信你的话罢了。”徐云淡淡道:“如果你不记得,那我再给你一点提示,当年有两个人,在你这里输掉了m.hetushu.com二十万,因为不甘心,所以折回来把钱抢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我看你们就不是来给我生财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想查我的店,那就拿出书面的搜查命令,不然想都别想。”老板娘如此紧张,完全是把徐云和阮清霜当成突击检查的公务人员了:“我告诉你们,我家小叔子可是检察院的,你最好给我识相点。”
这老板娘的声音一提高,一侧的暗门里马上钻出两个身上纹龙画虎的结实青年,两人的眼珠子狠狠瞪着徐云,毕竟阮清霜是一美女,就算对方是流氓混混,那也都有怜香惜玉的小心思,只能把恶狠的态度发泄在徐云身上。
徐云可以确定一点了,这地方的老板没换人,开茶楼的这家伙,依然是当年开录像厅的人。而且,这家伙对自己记人的水平相当有自信。甚至可以说,到了自负的地步。
茶楼老板的脸色也变的巨难堪,他当然不仅仅是茶楼老板,这身份他可开不顺赌场,南江三十六路地痞,他没有一个http://m•hetushu.com不熟的,在南江这地头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真没几个人敢跟他手下的刁虎动手!他忍不住感慨一声来者不善呐!
但可惜他面对的是徐云,即便徐云现在无法支配和控制自己的体内真气,但也不至于挨这家伙的拳头。徐云顺势格挡将刁虎的拳头甩到一旁,身体的条件反射让他提膝便猛撞向刁虎小腹!
看到刁虎一招就败下阵来,金豹哪能愿意!刁虎跟他可是出生入死的铁打兄弟,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刁虎被人给干趴下!
看着两个摔的骨头都散架的家伙,徐云不屑的拍拍手说:“还没摔够的话,那就继续来!别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
茶楼老板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说了我不认识!你还想怎么样?”
徐云没有继续和茶楼老板计较他是不是老熟人的事情,直接把阮清霜手里的照片拿过来放在茶楼老板的面前:“这么说来,这个人你肯定也记得吧?”
“有卖后悔药的也是你去买!”刁虎一看便是个打惯了架的高手,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挥拳就往徐和_图_书云脸盘上招呼!说实在的,刁虎这拳速还真不慢,搞不好还是打过地下黑拳的家伙。
这可是机会,刁虎强忍着小腹火辣辣的剧痛艰难站起,他绝对要让这小子跪下叫爷!
这家伙太狠了!茶楼老板和老板娘算是傻眼了,刁虎和金豹能打啊,能打的在南江都出了名了!单挑从未怕过谁,今儿却三招两式被人家一个人给放倒了!这还了得?难道这俩臭小子嗑药嗑多了,使不上劲儿?
徐云武力值虽然今非昔比,但长久的保持的身体力量,还是足够让刁虎跪在地上哭爹喊妈的。
徐云话音刚落,茶楼真正的老板忍不住露出了水面,终于在后面房间走了出来:“朋友,我这里就是个打牌喝茶的地方,我老婆也说了,要找人的话,最好去派出所,那地方的人可比我们好使,我们只不过是平头老百姓,恐怕帮不上你们什么大忙。”
“刁虎,金豹,送客!”老板娘不等她男人开口,便直接下了逐客令,那两个纹龙画虎的壮硕青年马上大步走向徐云和阮清霜面前准备动手。
“误会,误会。”徐云解释道:http://m•hetushu•com“我们绝对不是来搞什么检查的,你们茶楼的生意我知道,跟我没关系的事儿我又何必插一手,我只是想打听一个人,绝对没别的意思。”
徐云到并不在意这些,依然笑眯眯的对老板娘道:“我们只不过是打听个人,不至于剑拔弩张吧,老板娘,大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人,笑脸迎人,和气生财。何必大动干戈,这可不是什么吉利的事儿。”
但茶楼老板却愣了一下,他仔细看了看徐云,皱眉道:“朋友,你也太会开玩笑了,别说是我们这里的老熟人,就算是只来过一次的,我可都认识,做我这行儿的,若是认人不精明一点,指不定哪天就阴沟翻船了。但我对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但谁又能想到,徐云突然马步扎地,下盘发力,一个躬身背摔,身后勒住他的金豹直接就被徐云的背摔给掀翻腾空!那边刁虎才刚忍痛站起身来,就被金豹的身体重重砸落,啪一嘴巴摔在地上,满口的牙齿被瓷砖地面给磕掉了三分之一,血流不止。
虽说金豹还能坚持,但刁虎却已经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连和-图-书虎哥都废了,金豹哪还敢打?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这小子的爆发力也太他妈恐怖了吧!
刁虎果然忍不住疼痛,双膝打颤,直接双膝跪地,脸色也因为气闷而变得白里透紫。
“我……”虽然不至于哭爹喊妈,但刁虎还是疼得额头挤出豆大的汗珠,本想骂一句狠话脏话,但只说出一个我字,便再也坑不出声儿来了。
茶楼老板的目光刚刚扫在那张照片上,脸色就哗一下阴沉下来,但他的语气却相当肯定的否认道:“不认识!”
这样一个谨慎而又精于识人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忘记几年前在他自家店门口发生的砍人事件呢?
徐云磕出一膝,还没等他落下呢,金豹就恶狗扑食一般猛地窜到他背后勒住了他的脖子!徐云多少都有点郁闷,若是平日,他怎么可能反应不过来?但现在真气流失,他已然不再是曾经那个炎龙,他的力量虽然还在,但反应速度却大不如从前。
“老板,我可不是来跟你找麻烦的,你最好也别给自己找麻烦。”徐云也不客气了:“当年在你这门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