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09章 何东风的心思

明天他就把这事儿给办了,找个关系熟又有路子的旅游公司,给他一家办个工作签证,那种半年以上的,这样他就能出去待上一阵子了。他相信那三莲会的年轻会长可没功夫等他半年。
“东风,你小子有几个心眼是瞒不过我的。”金匡道:“我就问你,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了吗?不然人家怎么会不辞千里跑去南江找你谈谈?你若是连我都信不过,那你可就没有人能相信了,到底有什么我不清楚的事情?”
金老哥,对不住了,这事儿你再想办法吧。等明天上飞机之前,我再告诉你,我老婆重病要出国才能看的好,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吧。
“知道,知道,你就好好睡觉吧。明天下午见。”金匡挂了电话,狠狠在睡在旁边的干女儿屁股上拍了一把,啪一声把人给拍醒了:“穿衣服起床,跟我回南江。”
同样的夜晚,不同的人在做着不同的事情,有人缠绵于床榻之上,有人坐车在高速公路上赶时间,也有人失眠睡不着。但今年这个夏天的夜晚,大部和图书分人都守在电视机跟前,准备好啤酒和下酒小菜,等待着世界杯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结果。
“当然没有!”金匡道:“大半夜的,我又没搞清楚什么事儿,我说听说你在外地,明天才能回去见他。我明天就赶回南江,下午和你一起去见他。”
这一切可都归功于他啊!他不辞辛苦为了赚钱想办法,才能一直有闲钱来“帮助”这些为了虚荣可以连自爱都丢弃在一旁的女生。
多年前的往事又一次出现在了何东风的生活里,这让何东风相当苦恼。他的生活观念是过一天是一天,绝对不能为翻过去的日子后悔,这才使得他有了今天的成就。但这件事情他是真后悔了。
不行!何东风心里道,这事儿他绝对不能翻回去,就算是金匡要他给这个面子,他也没办法给啊。他要琢磨一个理由,明天一早就带着老婆孩子离开南江,出去避避风头。
“什么事儿啊,这大半夜的,不能明天一早再走吗?”
当金匡搂着“干女儿”走出酒店的时候,司机已经开车在和_图_书门口等着他了。像他这样的老板,全世界有千千万万个,因为他们的一己私欲而毁掉人生价值观的干女儿们,更是比他们这个人群的数字多了上百倍……
可是去哪呢?何东风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心道一声有了!他老婆不是一直都想出国去转转吗,那他就给她一个机会。虽然老婆已经是黄脸婆,但这么多年为这个家也付出了全部,也该得到点他的回报了。
人胖了可真没好处,金匡现在低头都看不见自己的脚尖,所以穿裤子都觉得费劲儿,穿鞋就更不用说了,只能劳烦身边这个陪他睡了一年,也快睡腻歪了的女孩。
如果当年不是为了捞回十万块,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三莲会会长找上门儿来的麻烦。他很清楚他自己做过些什么,这些事儿他一直烂在肚子里,以至于他都相信自己没做过那些事情了。
但事实就是事实,永远不可能因为时间的变迁而发生改变。
但是为了那巨额的生活费,她又不得不任凭金匡命令她如何如何。谁让自己是hetushu.com她的女人呢……唉,想想这一年来为了物质,她也受了不少的苦啊,金匡说一,她不敢说二,金匡说往东,她不敢往西,金匡说用嘴吃,她就不敢用手拿……这生活,都是犯贱自找的啊!
“我能有什么事儿啊,真的!”何东风无奈的摇摇头:“成成成,那你明天到了南江之后我们再联系。金哥,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
下定决心之后,何东风才去用冷水冲了把脸,重新钻回被窝里睡觉去了。他何东风半辈子啥事儿没碰到过,这点事儿算什么啊!天空飘过五个字,这都不是事!但他还是失眠了。
“没有啊!”何东风坚定道:“我能有什么事情不告诉你啊,金老哥,咱俩兄弟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了,这点你还信不过我吗。我是真没什么好说的,这事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跑出个翻旧帐的,我还真挺害怕是又调查当年矿难的事情呢……实话说,我真有点紧张。”
“哼!”女孩只能不心甘不情愿的拿起内衣,心里骂道这死胖子就知道顾着自己,刚才做和*图*书的时候差点没把她给压断了气儿,现在又不容她休息就催她赶路,不就是为了这一路的车上能让他摸索一下满足满足欲望吗,就不想想她刚才有多累!
金匡一瞪眼:“重要的事儿!”
金匡一边琢磨这事儿结束之后,他是不是也需要去大学再物色一个其他口味的?对于这些年龄足以当他女儿的女孩,金匡重来没有觉得自己不是东西,反而觉得自己特别对得起她们。如果不是他的慷慨解囊,这些女孩怎么可能背得起上万元的包包,怎么可能开得起五、六十万的豪车?
金匡闻言这才放松了一口气:“你放心,他们绝对没功夫去调查你矿难的原因,这事儿早就翻片儿了。你就听我的,在家里等我,我赶到南江马上联系你。见个面,就当是交个朋友,你卖我个面子。说不定他就是问问那阮超当时在矿上的情况而已,你挑捡一些好听又不得罪人的话说给他听下,大家一起吃个饭,这事儿就算完结了,你若是一直拖着,别说别人了,我心里都觉得你有事儿。”
金匡当了一辈子精和图书明人,有些事儿还是看的非常清楚的,他可没相信何东风的话,所以他要尽快赶回去。万一何东风给他整个幺蛾子藏起来,那他可就没办法跟徐云交待了,所以,他跟何东风说他明天才往南江赶,下午才到。但自己却连夜动身,争取明天一早就到何东风的家门口。
南江的何东风一宿都没睡好,挂了金匡的电话之后,他就一直站在阳台上抽闷烟,他老婆却依然酣睡在床榻之上,完全不知道自己男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有时间看球的人,都是幸福的。
何东风怔了一下:“金哥,你怎么对那家伙的事情这么上心?我见他干嘛啊,我又没什么好说的了,而且我也不欠他什么,也没打算去太弯做什么生意,我不见,你找个理由给我推了吧,我这没必要啊,能说的都说了。”
这样他何东风就算是想撂挑子,那也撂不成了!这事儿就得这么办,金匡想清楚之后,就一边给司机打电话,一边赶紧穿衣服。因为太胖的缘故,穿衣服也特笨拙,只能是身旁的干女儿穿好衣服之后,在伸过手来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