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11章 线索断了

“阮超在赌场外被砍伤之后,是不是你找人把他带走了。”徐云字字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司机开车把金匡的干女儿送回学校之后,马上就返了回来。那女孩下车进入学校的时候,绝对是焦点人物,大学生看问题都已经变得比较全面了,所以不难有人看的出她现在的“职业”,之后,很多羡慕的目光也开始变得讥讽起来……
这顿饭吃的,真是没滋味……
司机回到那早餐店之后,金匡又邀何东风跟他一起去公司一趟,他可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何东风给放走。上车之后,金匡就当着何东风的面儿,笑呵呵的给徐云打了电话,告诉徐云他已经跟何东风在一起了,并且中午在南江最大的海鲜楼安排好了,让徐云务必赴约。
“金老哥,这话你自己说了恐怕都不能信吧?”何东风把面前的海参粥喝掉,无奈的对金匡摇摇头:“我就是心里没谱,这么一个能人找我,我能不心慌吗。”
唉,何东风这心里拔凉拔凉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但他却真的没有撒谎,他真hetushu.com不知道是什么人把阮超给带走了,阮超失踪之后,是死是活的消息他也打听过,但一点音讯都没有。
何东风的眼神里流露着恐慌和无奈,徐云相信这样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看来,他们还是扑了一空,最后的线索又突然在面前断掉了。阮清霜的失望很快浮现在面庞,但她不希望徐云担心,所以又很快收了回去。
这样的画面在当今的大学门口时儿发生,大家也就没那么少见多怪了,很快,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校园还是那样,拥有跟社会不一样的氛围跟环境。
“我知道这没道理,但这就是事实,说不定那姓阮的小子当年得罪过他呢。他出人头地了,所以就想当面给他炫耀一番?”金匡这当然都是瞎说八道,若是一个人有这种心理,那是肯定不可能达到徐云现在这个高度。金匡这辈子也跟不少人打过交道,成大事的人,没一个是小肚鸡肠的。
何东风脑袋嗡了一声,他就是怕对方跟他提这事儿啊:“不是,真的不是,我真的完全没有www.hetushu.com参与那些事情!我也没让老白狗打人,我只是让他把钱给弄回来啊,徐会长,我指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半句虚言,若是骗你,天打雷劈。”
何东风只能苦笑着接受了金匡的“奉承”,他心里的事儿,只有他自己明白。唉,这事儿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给解决了。若是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交交朋友,算他何东风命好,倘若这事儿就是一灾,他也不可能拖家带口的躲的开。
由于徐云已经被金匡给神话了,所以何东风没见到人就觉得低人一头,见到人更是被气场压得抬不起来,这才会说出这么略显低三下四的话来。这不符合他的身份,却符合现在的情况状况。
这话让何东风诚恐了起来,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直接,年纪轻轻,这气势却彻底的把他压在身下!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困难了起来。
阮清霜当然不会喝酒,但她没有拒绝金匡倒酒,因为她的心思根本不再吃喝上,就算那帝王蟹那么大,她也没心情去看,她只想知道hetushu.com些真相。
“我真的不知道啊。”何东风哀求道:“我知道,我当时不应该让他顶包,更不应该勾结老白狗在赌场坑他们的钱,这些事儿我都忏悔过,但我真的真的没害人,我没说谎,真的没说谎!”
金匡知道有些事儿不能让“外人”参与,不然他随随便便也能招呼十几个市里的领导来陪场子。今天这里只有他们四个人,徐云,阮清霜,金匡,何东风。一个外人也没有。
一旦时间陷入到等待,就过的格外显慢,阮清霜知道可以见见那个弟弟曾经所在的私矿老板之后,就开始变得迫切起来,若不是因为有徐云在身边时不时劝她两句,她还真不知道如何熬过这等待的几个小时时间。
金匡也没想到徐云的开场白这么直接,也没法打圆场呀,看来这事儿他是插不上话了,只能看何东风自己如何解决了。
徐云对金匡的办事效率还是感到非常惊讶的,这家伙的能耐和心机肯定异于常人,不然不可能把事儿办的如此利索。当然,他肯定会赴约。他们来南江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事http://m.hetushu.com儿。
“那我弟弟到底是被什么人带走了?!”阮清霜此言一出,金匡和何东风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徐云一定要找阮超呢,搞不好阮超是他小舅子呀!
金匡知道,这家伙心里肯定有事儿,他又不是刚入社会的愣头小子,什么人物没见过?什么世面没经过?怎么可能会心慌紧张。
终于到了中午,徐云和阮清霜按照地点赴约之后,金匡和何东风早已等在门口了。金匡热情的打了招呼,做了简单的介绍,就带他们到了房间。
徐云不会让阮清霜再等下去,他突然就毫无征兆的开口了,而且直来直去,开门见山,一点都没给何东风留任何情面:“何老板,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基本都知道了,你跟那赌场老板的勾当,我也一清二楚。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一件事情。”
但金匡没有点破戳穿:“你心慌什么,能认识认识,交个朋友,说不定也是好事儿啊。别想那么多,大家在一起就是交交朋友,我可不相信你何东风是这么一个‘狗肉上不了大台面’的人,我认识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豪华和-图-书的房间,十八个人的大桌啊!就坐了他们四个,实在显得有些“冷清”了一些。但是当菜上来之后,桌子就不显得那么冷清了,一支半米宽的帝王蟹就占了相当大的地盘。
这是这家酒店的招牌菜,自然是必须要点的。金匡一边亲自招呼倒酒,一边介绍着这里的这些特色菜,显然,他是这里的常客了。只不过,他在这里吃饭,还没自己给别人倒过酒。何东风可不会让金匡给他倒酒,在金匡给徐云阮清霜倒酒之后,抢过酒瓶先给金匡满上,又给自己倒满。
对此金匡也表示诧异,是啊,没道理啊,他也觉得没道理啊!但世界上不讲道理说不通的事情太多了,又不是只有这么一件,没什么好值得稀奇的吧?人家就是要找这个人,也没有跟他解释缘由的理由呀,金匡哪能去问为什么?
何东风好一阵子才在惊讶中回过神儿来:“金老哥,我知道你不会跟我开这么无聊的玩笑……但,但我想不明白啊,这么有能力的一个年轻人,为什么要找一个灰头土脸在我那小矿上下过矿井的农村小子啊?这……这没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