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13章 救命稻草

收到何东风的消息之后,金匡也懵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儿来,哎呀!这可是大事儿啊!
何东风的家里依然混乱一团,茶几上的一瓶白酒也所剩无几,当徐云他们赶到的时候,何东风面红耳赤的站起身,扑腾一下便跪在了徐云和阮清霜的面前,完全不再顾忌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说法。
抓到救命稻草之后,何东风深呼一口气,没错,徐云一定给他解决这个麻烦!他打开酒柜拿出一瓶白酒,直接对嘴猛灌一口,咽喉传来的辛辣让他的脑袋重新清醒了几分,迅速拨通了金匡的电话。
“除了这个,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吗?”徐云皱了皱眉头。
听完金匡的描述之后,阮清霜手里的东西一下就掉在了地上,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根本容不得她去消化,惊慌失措让阮清霜完全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她就像丢了魂似的,木讷的看着徐云。
“看来我们只能等了。”金匡叹了一口气:“只有阮超跟我们联系,不然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呀。”
何东风家别墅附近住的和-图-书也都是有钱人,普通人家是买不起这种别墅的。所以附近的人家应该没有开皮卡的吧?就算有,那也肯定少。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金匡就搞到了这一时间段的监控录像,传给徐云之后,徐云便迫不及待的看了监控录像,不出所料,一辆无牌照的皮卡在这个时间段内进出了这条路。徐云基本可以断定,这车就是阮超驾驶的作案工具。
徐云一边想,一边认真的勘察着地面留下的蛛丝马迹。很快,他发现有一道并不明显的轮胎痕迹,他俯身研究了一下,根据轮胎宽面和启动时抓地力的反应来说,很有可能是皮卡一类的汽车,当然,这是徐云的一种猜测,根据机率来计算的一种猜测。
署名,阮超。
徐云马上让金匡找人查这辆车的路线,最终开去了什么地方,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查这辆车的目的。金匡全部照办,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给了徐云答案。
可他们找到他可不想要这样一个结果……
“徐会长,阮小姐,有阮超的消息http://www.hetushu.com了!”金匡虽然是坐电梯上来的,但匆忙依然使他有些气喘。
金匡顾不上再等了,马上找服务台的小姑娘描述了徐云和阮清霜的长相,确定了徐云他们的房间之后,便匆匆忙忙赶了过去,他刚到房间门口,徐云和阮清霜就开门准备离开南江了。
这事儿对金匡来说很好办,他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匆忙离开了,徐云交代的事情,他当然要上一百二十个心!绝对办的漂漂亮亮的,让徐云只有感谢他的份儿。
“徐会长,你一定要帮帮我,救救我老婆孩子!”何东风丝毫不掩饰他的懊恼和后悔,他几乎带着哭腔哀求着:“我何家就我儿子这么一个独苗,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真无言面对祖宗了!”
“起来说话。”徐云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你放心,事情不会那么糟糕。我相信阮超不会做那么绝的事情。跟我说说,你都发现了什么。”
徐云没说话,安抚阮清霜坐下之后,自己便走出房门,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找到线和-图-书索。虽然金匡说的没错,等待是唯一的办法,但他不想等。因为多一分钟的等待,何东风的妻儿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何东风慌乱的站起来,把那张信纸递给徐云:“就是这个,只有这个……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自己到底是作了什么恶,竟然会遭到这种报复。何东风左手哆哆嗦嗦的拿着信纸,右手掏出手机,颤抖的播下1,然后又按了下1,当手指移向0的时候,何东风也不颤抖了,但却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了!
没错,阮清霜有些激动,有些兴奋,甚至还有些开心,至少她现在确定了一点,她弟弟没死!这对她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消息啊!虽然这种时候开心实在不合适,但阮清霜却真的没办法掩饰她的内心。
轰——!何东风觉得自己血压瞬间就攀升到了两百以上!几年前的这事情怎么就翻不过去了呢!阮超……这名字在何东风的眼里,无异于是个鬼魂一般存在。但何东风毕竟是何东风,经历过大世面的人,他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
或许是这突然的变故扰hetushu•com乱了他的思绪,当他冷静下来才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狠狠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能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呢!那徐云不是正让金匡给他找阮超的消息吗!这不就正是阮超的消息吗!
看到金匡之后,徐云还挺诧异的,心道这家伙怎么找来这里了呢?
如果阮超气血冲头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那可就麻烦了。即便他是阮清霜的弟弟,若是做出伤害无辜的事情,徐云也同样会把他移交有关部门给与他应有的惩罚,相信阮清霜也会这么做的。
他是明白人,知道碰到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就要报警,但他同样也太害怕了。对方如果真的撕票呢?那岂不是完蛋了吗……他敢拿自己冒险,也不敢拿孩子冒险啊!这可是他家的独苗,他的命根啊!心慌意乱的何东风最终还是没敢报警。
何东风摇摇头,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张字条。
……
“走!先去何东风家里!”徐云迅速做出判断。
内容很简单:姓何的,你老婆孩子在我手里。如果想让他hetushu.com们活命,那就管好自己的手,你敢报警,我就敢撕票!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这世界上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当年你勾结赌场老白狗坑骗我们的事情,我也应该给你好好算算账了,我们才刚开始,不着急,慢慢玩。等我消息。
徐云接过那张信纸递给阮清霜,阮清霜颤抖的双手接过来,看完内容之后,肯定的对徐云道:“这是阮超的字迹,一定是,绝对不会错的……他从小就喜欢把自己名字的超字偏旁拉的特别长,因为这个,我还没少说过他……一定是的,一定是!”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后,徐云就让金匡托关系找人把这条路两端的摄像头记录画面给调出来,而且还不能把绑架的事情传出去。徐云也担心出事儿,不希望阮超伤人,只要阮超不伤人,剩下的一切都好解决。
何东风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都没看到老婆孩子的身影,就在他心慌意乱的脑仁都要爆炸的时候,却看到了墙面上一个被水果刀钉着的信纸!嗡……何东风被自己的耳鸣折磨的头疼欲裂,双手颤抖的把那张信纸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