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15章 救人

这时候金匡已经慌忙的给何东风的妻儿解开手脚,他一边安抚他们不要惊慌,一边准备带他们离开。徐云示意他快点走,这里有他们来处理。金匡才再也不犹豫的带着两个人质冲下楼去。
眼瞅着阮超那榔头大小的拳头又要往身上招呼,徐云能做的就只剩下抬手招架。徐云现在的身体情况,对付对付地痞流氓还是很轻松的,对付高手的话,显然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即便你再怎么样,也是阮家的人,也是爸妈的儿子,也是我的弟弟!”阮清霜心里的绞痛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阮清霜一声怒斥,大步走向前去,按理说,她终于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姐弟俩定然是抱头痛哭的画面,可是阮超对徐云的所作所为却让阮清霜非常生气。她毕竟是姐姐,虽然从小都疼爱唯一的弟弟,可对他也是相当的严厉。往往阮超做错了事情,宁愿让父母知道,也不敢让他姐知道,阮清霜对他的严厉远超于父母对他的严厉。但阮超心里都明白,这是因为他姐疼爱他,不然和_图_书才懒得管他呢。
“徐……徐会长,这事儿咱怎么处理?”金匡还是有点紧张,他或许不怕什么大领导大土豪,但他绝对怕这种不要命的主儿。对于这些个不要命的主儿,金匡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住手!”
“……”阮超哪还敢再多说话,他当然了解自己的姐姐,说一不二。
“姐!你这是要做什么!”阮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老姐是来给他拆台的,当即便皱起了眉头:“这是我个人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徐云庆幸这小子还有点良心,对他姐姐的话不敢违背,不然今儿个自己估计就被揍惨了。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再跟阮超计较:“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先把何东风的妻儿给放了。”
“金总,何太太他们就麻烦你给带回去。”阮清霜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虽然这件事情是我弟弟的错误,但我还是希望这件事情可以私下了结,毕竟他也没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我,我只是希望,事情不要闹大。”
和图书阮超扭过头,似乎不想让姐姐看到他的脸:“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什么人!”阮超怒瞪了一眼“坏他好事儿”的家伙,他姐可以命令他,可以打他抽他,怎么样他都可以,但一个外人可就不成了!
徐云都被一脚踹飞,金匡头上的汗珠子滋一下就冒了出来,哎呀妈啊,这还行不行啊,自己若是挨那么一脚,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吧?这可不是他金匡逞能的时候,他宁愿乖乖杵着,也绝不会贸然上前去帮忙,他相信徐云肯定能理解他。
金匡连连点头:“这事儿你放心,阮小姐,我跟你保证,这事儿何东风绝对不会往外多说半句,我敢拿生命做保证!”
徐云都被阮清霜这气势给震撼了,真的想不到阮清霜竟然也有如此强势的一面。这恐怕就叫一物降一物吧?但徐云现在更好奇的是阮超的身手,高手可不是谁说当就能当的!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初窥门径,而阮超失踪几年,竟然便成了高手……
听到阮清霜说回家,阮超和图书心里触动了一下,他知道姐姐离家出走的原因,所以很难想像姐姐还能回得去。
阮超被阮清霜骂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但却半句嘴都不敢顶,任凭阮清霜的训斥,任凭她的拳头和巴掌落在肩膀和身上。他又何尝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惭愧呢?他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义务,没有尽到一个做弟弟的义务。
阮清霜淡淡道:“这些年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都理解。但这绝对不是你走这条复仇道路的理由,家里还有父母,他们一直等待你这个儿子的消息,今天如果你要执迷不悟,姐姐就算死也要把你的警钟敲响。”
“你处理好什么?”阮清霜狠狠瞪向阮超:“我告诉你,现在马上给我把人放了!不然我现在就报警!如果你想阻止我,那就试试看。我是你姐姐,你了解我是什么样人!”
“我都这副样子了,不想让你们担心。”阮超知道自己的理由很牵强,但这的确就是他的理由。
阮清霜看到弟弟那怒目的样子,也理解他的想法,她没有和_图_书训斥他,而是站到徐云身旁,认真的对阮超道:“他是徐云,你应该叫哥。如果不是他,恐怕这辈子你都没机会见到我了,如果不是他,我这辈子恐怕也回不了家了……”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阮清霜能出言制止现在的阮超了,阮超的拳头就像是拉满的弓弩,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松软下来。但阮清霜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变慢,她一巴掌狠狠抽在阮超那还举着的拳头上,心中既是愤怒,又是心痛。
“姐!!”阮超这下彻底无语了。
这家伙……阮超心里一阵唏嘘,徐云,好一个徐云,能让我姐如此对你死心塌地的,显然也是个人才。不管怎么样,阮超对徐云的看法都稍微改变了一些,而且他在阮清霜的眼里看到的是不可违背的命令。
徐云知道自己开口在阮超面前也没什么说服力,耸了耸肩,这事儿看来还是要阮清霜来解决。
阮超并没有收手的意思,紧跟着欺身向前,直接把徐云逼到死角。徐云忍着胸闷,心里咒骂一声,混蛋,老子若是有之前一半的内力,www.hetushu•com也把你给揍趴下!现在却连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说实在的还真有些虎落平阳的味道。
有一点徐云可以肯定,他的身后必然有一个高人。或许,那个当年救了他一命的,便是让他成为今天这样的高人。
徐云使了个眼神儿,示意金匡去放人,金匡哆哆嗦嗦的向前走了两步,看到阮超没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你若再敢对他有半点不敬,就别怪我重新教你怎么做人。”阮清霜非常严肃道。
阮超心里虽然不甘愿,却也没说半个不字。毕竟这是姐姐的决定,他不能忤逆!况且他真正咬牙痛恨的人是何东风,并不是他的妻儿。
“如果我不出现在这里,你就犯下大错了!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绑架!这是犯罪!”阮清霜浑身颤抖着:“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死了……能再见到你,我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阮超,你知道吗,之前我多么希望你还能活着,但真的见到你,我又真的希望你死了!你既然活着,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家!难道你就不知道爸妈和我都担心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