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21章 世事无绝对

虽然说几个小地痞在皇甫国眼里只是蝼蚁般的存在……
“冷尘。”徐云毫不相瞒。
“如果你们来这里只是因为仰慕和看望我一下,我表示欢迎,还可以留下你们来尝尝我的手艺。”皇甫国不客气的打断徐云的话:“如果你们想要我帮你们做什么事情,那就不好意思了。我金盆洗手的事情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也是表明了我不再参与任何地下世界势力纷争。我这个人的原则性非常强,所以你们无需继续说下去。”
徐云突然起身:“看来皇甫老前辈心意已决,那我就不打扰了。”
徐云还能说什么?皇甫国的确是认真的,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上,徐云完全可以读懂他言语中不可违逆的意思。
林歌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千辛万苦才搞到固气草,费那么大功夫才找来这里,怎么能因为一句话就放弃呢:“皇甫老爷子,我们没有让您卷入地下势力纷争的意思,只是求您帮我哥炼制一颗丹药。”
什么意思?徐云一怔。
徐云准备开门见山,他来这和*图*书里可不是渡假顺便看望老者:“皇甫老爷子,我……”
“这事儿,你们也不能怪我。”皇甫国似乎有些松口:“固气丹这东西的确只有我能炼制,但有个前提条件,需要固气草。你们或许不知道,这固气草虽然不是什么奇珍异草,却也已经被东瀛一条卖国狗给霸占了。世界上已经没有这种植物了,只有种子被控制……”
“就算您把我们打出去,我还是要说。”徐云道:“因为我来此就只为这一件事情。虽然我不知道皇甫老爷子跟我们万总队之间是什么关系,还是希望您看在他的面子上,帮帮我。”
皇甫国先是一怔,随后表情很快诧异起来:“固气丹……怪不得我在你小子身上感觉不到什么,原来是被人给‘废’了呀。这我到有些好奇了,到底什么人把你搞成这样子的?”
徐云从怀里取出用密封袋装好的固气草的枝叶,放在皇甫国面前:“皇甫老前辈,如果你铁了心不帮我,那这些东西我留着也没有用,倒不如送给你做和_图_书个纪念。”
林歌看到皇甫国的惊讶之后,忍不住有些骄傲:“皇甫老前辈,世事无绝对。谁说世界上没这植物了,我们可是养了二十多盆呢。怎么样,现在原材料也有了,您是不是可以高抬贵手?”
“哥!”林歌却不想放弃。
皇甫国并没有被趁热打铁冲昏头脑:“冷尘死不死跟我没什么关系,反正我都金盆洗手了。就算地下世界被那家伙搅的再臭,也跟我没半毛钱关系。所以我依然没有义务帮你们。小子,你若还想让我客客气气的送客,那就别再提这件事情了。”
“嘶……”皇甫国倒抽一口寒气:“那个野心比天大的狂妄家伙不是已经死了吗?哦哦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小子还真不愧是老万那部队出身啊,连冷尘都给解决了。哈哈哈,做得好,做得好,冷尘那家伙也该得到点教训了,地下世界没有了那颗老鼠屎,就安宁多了。”
皇甫国没想到这小子敢跟他顶嘴,回头看了一眼,嘴上却露出笑意:“那你想让我怎么不亦www.hetushu.com乐乎?重起炉灶,你们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们做什么?哈哈哈,小子,你也太天真了!这世界上的炼药师多的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我皇甫国厉害的人也不是没有。你们还是另求高明吧。”
三言两语之后,皇甫国就直接下了逐客令,这还真是让徐云和林歌有些措手不及,这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根本不给人解释的机会。不管怎么说,他们刚才在门口也帮他处理了几个小地痞吧?
徐云这下愕然了,不用皇甫国说的太明白,他也意识到万狂啸跟皇甫国不仅没什么交情,而且肯定还存在过某种矛盾冲突。自己这关系拉错了,恐怕皇甫国就更不会松口了。
“我的话你没听明白吗?陆老头儿调教出来的弟子难道没学过语文吗?”皇甫国的脸色沉了下来:“金盆洗手的意思你若是不明白,那就回家去查查字典!炼丹制药这些事情我早就都忘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这地方你们恐怕是找错了。”说着,皇甫国摇摇头,有些失望道:www.hetushu.com“本还以为你们两个小子懂点人情世故,现在看来也就这水平,晚饭你们是吃不成了,我年事已高,就不远送了。”
“老万跟我可是一辈子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皇甫国严肃道:“他是国之栋梁,我是闲云野鹤。你不会以为我俩会是朋友吧?”
“陆老头调教出来的弟子还真都是跟他一个德行。”皇甫国看着林歌,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没有任何事情需要你帮忙,所以,你上刀山也好,下火海也罢,都跟我没任何关系。懂了吗,小子?”
皇甫国的家很大,纯木质结构而且又如此精致的楼房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基于这一点,也显示出了他尊贵的身份。虽然在两人被这个老家伙拒之门外整整三天,可一旦进入了这个房间,一点抱怨就都没有了。
不知怎么,皇甫国看着徐云这个年轻人的坚毅,竟然让他心神感到一些震撼,这小子是真有种!
皇甫国看到固气草的枝叶,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他一生荣辱什么事情没碰到过,但这后生实在让他和图书诧异啊!他在哪搞到的固气草?!
“是固气丹。这个只有您能炼制。”徐云迎着皇甫国的目光,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皇甫国哈哈一笑,舒舒服服的半躺在沙发上:“你若是知道我跟万狂啸什么关系,那肯定就不敢来找我了。”
“那到底怎么样,您才肯帮我哥!”林歌的情绪有些激动,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对方却是这种态度,这实在让他接受不了:“只要您答应帮忙,就算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眨眼!”
“皇甫老爷子,您不能这么不讲究啊,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虽然我们小辈不能劳您大驾接待,但也不用直接下逐客令吧。”林歌悻悻道:“如果我们不是走投无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您的。”
徐云一听皇甫国也反感冷尘,心里多少都松了一口气,林歌兴奋道:“皇甫老爷子,既然您也那么讨厌冷尘,那人又是我哥给灭的。那您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帮帮我们。我哥就是被冷尘重伤的,所以才流失了真气,这件事情我们只能求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