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27章 二十四小时的煎熬

林歌和阮超面面相觑,迅速跑去地下一层。当两人才出现的时候,徐云突然怒吼一声,紧跟着,嘭——!一声巨响,整个木桶直接被徐云真气产生的威压震裂,热水溅了林歌和阮超一身……
皇甫国不愧是皇甫国!虽然看似简单的手法,简单的炼炒丹药,却能在短时间内让人产生巨大的改变和效果。徐云知道,他虽然才煎熬了一半的时间,但只要他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半的时间,他体内的真气便足以全部回笼。
整个过程里,徐云的身体由于无法散热而滚烫到令人恐怖!整个木桶的水根本不需要任何加热,徐云就好像一个巨大的人体加热棒一般,如果不是有周身这些水需要他去“加热”,他的身体或许会更加发烫无法控制。
“皇甫老爷子……他们?”林歌的心还在下面呢,只有阮超一个家伙在下面,他当然不放心啊!皇甫国不会是应负他呢吧?
皇甫国把手里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啪的一声:“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徐云那小子至少要在固气草和_图_书的水里浸泡足够二十四小时,不然根本承受不住固气丹的副作用。如果你想他好好的,那就乖乖坐在这里吃饭,然后睡觉等着!明天这时候,我保证他没事儿。”
人这辈子,可以没有金钱,没有物质,没有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没有对生活的希望。一旦这个都没有了,人的思想就会陷入到绝境。那些自己选择放弃生命的自杀者,往往便是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到时候,他依然是个人见人畏的宗师境高手!
“刚吃了药?什么情况?什么反应?”林歌急急忙忙道:“我哥什么时候上来啊,那个,我下去看看……”
……
时间又过了两个小时,皇甫国一直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林歌依然站在一旁伺候酒水。皇甫国没邀让他一起吃,他也真没什么心情吃。
因为两人年纪相仿,而且又有共同语言,所以很快便熟悉起来。阮超听林歌说了很多徐云为阮清霜所做的事情之后,对徐云的那种感激就更加强烈了。他知道,这些不是用一两句和图书谢谢就能回报的。
每当想到父母晚年能有现在的幸福生活,阮超就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着谢谢,所有的感谢,都是对徐云的感谢。我们谁都没有办法理解他心中的那种感激和感谢,因为我们谁都没有陷入过他的那种家庭绝境之中。
阮超对自己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自然不好意思接受什么感谢。他只是告诉林歌,比起徐云对他们阮家做的一切,他做的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他只是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徐云给了他们的却是一家四口人对生活和未来的希望。
林歌做饭的手艺也不差,不到一个小时就用皇甫国买来的食材搞了几道菜摆放在桌上。过了一阵子之后,皇甫国就一个人走了上来,他洗洗手就直接到餐桌前来吃饭,试尝了一下之后,点点头,表示对林歌这顿饭还算满意。
终于,二十四小时过去了。皇甫国对两个小子淡淡道:“下去收拾残局吧,唉,可怜了我一个木桶……让姓徐的小子回头赔我一个。”
得到皇甫国这http://m.hetushu•com话,林歌就放心多了:“但,那木桶的热水……时间久了是不是需要换啊。”
徐云要保护的人太多了,他不得不站出来面对所有的一切。即便是敌人再强大,他也决不可以退缩和畏惧。
“怎么,怀疑我没尽心尽力?”皇甫国道:“小子,你们的运气已经非常好了。若不是阮超回来请求,你们想都别想我会答应帮你们。阮超在药理思维上是个人才,虽然他跟我这段时间里,武力水平仅仅才到了二流水准,实在丢我这个做师父的人。但他的药理思维却精通的很,不是我显摆我自己看上的小子,只要他拿了我那本日记本。这世界上就没有他搞不定的疑难杂症!”
这种身体迅速发热的情况,每隔一小时会发生一次,十分钟之内,徐云会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内脏都被融化了一般。就这样连续十多次的折磨之后,徐云彻底忘记了时间,他只知道,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回笼了百分之五十之多!
折磨在持续,皇甫国早已睡自己http://m.hetushu.com的觉,醒来按部就班的吃着粗粮早餐看看早间新闻,然后泡一壶花茶,品茶之余给花浇浇水,给那两条金龙鱼喂喂食。活的像是老神仙一般清闲。
林歌却时不时的感谢阮超为他们做的这一切,感谢他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出现在南海岛,感谢他说服皇甫国帮了他们。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皇甫国道:“固气丹的副作用会让徐云的体温足以维持木桶的水温。现在他需要的是安静。虽然过程会有些痛苦,但也对他有意义,至少让他知道,以后别不把这当回事儿。少逞强去面对那些自己根本抵挡不住的家伙。”
林歌和阮超就没那么轻松了,两人时不时走到院子里抽着烟,焦虑和不安中,夹杂着希望和期待。阮超跟林歌讲了徐云和他姐如何在南江找到他的事情,林歌对阮超也大致的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林歌倒抽一口寒气,牛啊,太牛了,三皇之一的人就是有气势,说话都那么坚信肯定。若是皇甫国都帮不了徐云,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做到了。这一点是和图书肯定的,林歌一边连连点头,一边给皇甫国倒酒。
林歌长舒一口气,谁也不愿意去面对那些强大的对手啊。但人家找上门儿来,你能怎么?逃,永远不是解决根本的办法。只有站出来对抗,才能让一切结束而平静。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终于,阮超满头细汗的走了上来,他一边用手背擦了擦两鬓的细汗,一边对皇甫国汇报道:“师父,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两个小时之内给他服用了五剂固气汤,然后才刚刚让他服用了炼炒成丹丸的固气丹。”
这是徐云一生度过的最煎熬的二十四小时,那种来自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让他几乎想要放弃!固气草在体内发挥作用的时候,他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真气的回聚,就好像身体的每一个毛发细孔都缩成密封的状态,将流失的真气一点一点逼回徐云的体内。
用一个最贴切的东西来形容,他就像是大学宿舍里盛行的烧水禁品“热得快”。
“嗯。”皇甫国并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点点头,对他道:“坐下吃点,这小子手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