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34章 严重的判断错误

顾绮娅摇了摇头:“东瀛人虽然不是东西,但还不至于到华夏骗那么小的小姑娘吧。”顾绮娅道:“据我所知,他们到华夏的确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肯定不是人口拐卖。几百万的船票可不是拐两个人口就能赚够的呢。”
女人当然喜欢听好听的话,如果徐云说实话,他当然没想到“顺路来看她”,但现在为了让顾绮娅心情好一些,一会儿能帮助自己,徐云不得不说了违心的话,他伸手轻抹了一下鼻子,点点头:“是有来看看你的想法,毕竟你之前帮过我那么大的忙……”
如果是以往,徐云一定会有会会这位华夏土豪的想法,在这做事风格上来说,这华夏土豪一定是个有气魄的人。可现在徐云无暇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他脑子里嗡嗡乱响,武藤一郎到底会带着果果去什么地方?
顾绮娅一怔:“什么孩子?”
徐云无奈,他现在只想跟顾绮娅聊聊武藤一郎的话题,但顾绮娅却执意的把那杯香槟端在徐云的面前,徐云没办法,只能接过来一饮而尽,一杯香槟对和-图-书他来说并无大碍。
一杯酒喝过,徐云切入正题:“顾小姐,那几个东瀛人相当危险,我想还是快点……”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四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东瀛人却说出一条惊人消息:“我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他们是跟我们同一天要搭船的,只不过跟我们搭乘的不是一条船,而是另外一条!也是加拿大来的军火船!”
而顾绮娅却眯起眼睛,轻咬朱唇,低声咒骂一声:“包石松这个王八蛋,竟然还在暗地里跟我们大圈抢生意……哼,以前抓不到你的证据,这次回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了……”
顾绮娅看到徐云的表情严肃,意识到他是碰上了大问题,便不再跟他嘻笑玩闹:“你跟我打过电话之后,我就知道那几个东瀛人有问题,我已经帮你把人控制住了,走,我现在就带你去。”
徐云刚想要开口,顾绮娅却伸出食指轻点在徐云上唇:“先听我把话说完,你在开口也不迟。”
“……”这是顾绮娅的船,徐云又有求于人,武藤一郎就窝藏在这艘船的某一个地http://www.hetushu.com方,他需要跟顾绮娅说明原因,谨慎小心的商议对策。顾绮娅有话要说,作为客人,徐云理应听完,他点点头,示意顾绮娅继续说。
“你要找的人在船上是肯定跑不掉的。”顾绮娅道:“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找我,就只是为了找那几个东瀛人?还是……也有顺便来看看我的想法?”
看到那四个一脸诚恐,并且被保罗他们打的鼻青脸肿的东瀛人,失望瞬间充满了徐云整个内心,根本不是武藤一郎和他的人!一看这四个东瀛人满脸的猥琐样子,就知道做的不是什么好生意。
并不知道徐云心情的顾绮娅还准备了香槟,她几乎把这看成了一场约会,一点危机感也没有的浪漫约会。
“当然。”顾绮娅道:“只要上了这艘船,那就要听我的,我让他们在哪,他们就要老老实实呆在哪儿。这船上可是我的地盘。”
难道说他们出海只是障眼法?实际上又兜回华夏准备对付他或者伤害其他人吗?
顾绮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徐和*图*书云,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儿,你居然还会对我说谎?呵呵,你明言也无所谓呢,我心里很清楚,你不可能闲到要来公海上见我。你知道吗,男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喜欢轻摸下鼻子或着搓搓手,女人说谎的时候则是喜欢撩一下鬓角的头发。”
徐云一怔,刚说谎就被拆穿,早知道就不那么虚伪了,他尴尬的看着顾绮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应答。
“我要见那几个人!”徐云坐不住了。
让这几个“东瀛摸金校尉”万万没想到的是,华夏土豪拿到刀之后却不给余款了!还找人暴打了这四个家伙一顿,还说让他们回去有机会就转告安培老狗,别让他看见他,不然的话,就用这刀直接砍了他。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卑鄙的人,付过的五百万美金也没讨回来,这刀的历史价值也的确值这个价钱。这四个东瀛人也没赚到钱,其中四百万付给顾绮娅买了“船票”……
一听顾绮娅把人控制了,徐云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显然,这几个东瀛人绝对不是武藤一郎他们!以武藤一郎的实力是不可m.hetushu.com能被顾绮娅跟她这一船雇佣兵能制服的!
所以在华夏土豪预付了五百万美金的订金之后,便带刀来到华夏。
徐云的神情瞬间凝固,果果被武藤一郎掳走,如果他们是通过军火商船做摆渡回去的话,怎么会没带上果果呢!难道自己搞错了?!
徐云出于礼貌,自然是乖乖的坐下来,但顾绮娅倒了一杯香槟递给他的时候,他还是推开谢绝了,他来这里可不是跟朋友聊天喝酒的:“那几个人东瀛人已经在船上了吧……”
但即便如此,徐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跟顾绮娅去见了那几个东瀛人。
“绮娅。”徐云轻道一声,他还能怎么样?只能听顾绮娅的安排,才能继续自己的话题:“我真的没时间跟你解释,我需要你的帮助。绝对不能让那几个东瀛人把孩子带走。”
这个想法让徐云心里燃起了无尽的后怕,他当然担心,而且非常担心。如果武藤一郎这一招调虎离山计把他掉出来,那么星凯大酒店的所有人都将陷入到危险之中。
这消息让徐云的内心再次升起了希望。
“我的船上也很危险,我的http://m.hetushu.com人也很危险。”顾绮娅打断徐云的话:“你能不能不要叫的那么见外,我更喜欢你叫我绮娅,如果你再顾小姐顾小姐的喊我,我可就真把你当作不熟悉的‘徐先生’来招待了。”
“你来的还真是挺快呢,你怎么知道我的船会停在直线距离申江最近的公海海域。”顾绮娅见到徐云,微笑的大方伸出手拉着徐云往沙发上坐:“怎么,那几个东瀛人‘顺路’跟我到申江,是找你的麻烦去了?”
“那几个东瀛人难道没有带一个孩子上船,七岁的小女孩,大约这么高。”徐云比量道:“穿了一身杏黄色的蓬蓬裙!”
不需要徐云再盘问,已经把他们“屈打成招”的保罗就说明了这几个家伙到华夏的原因,他们在东瀛盗了一个大墓,搞到了江户时期东瀛一位非常出名的将军佩刀!那把刀绝对是削铁如泥的宝刀,但在东瀛买不上大价钱,到华夏就不一样的,多的是土豪开出上亿的高价!
“不过嘛,你说谎也是为了讨我欢心,鉴于你的出发点是为了我考虑,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顾绮娅道:“陪我喝杯酒就当赔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