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36章 没有办法的办法

“包石松,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做,我们之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顾绮娅道:“不然的话,你很清楚大圈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自己好好考虑清楚!”
十分钟之后,顾绮娅得到回话,包石松的儿子已经被他们带走了,那几个保镖没打死,估计要去医院躺上半个月了。
做这种事情对于加拿大的地下势力社团来说并不算什么,徐云虽然不忍,却也没有阻止顾绮娅的做法。已经逼到绝境的他,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了。
既然包石松考虑了,就说明他对这笔钱还是相当在意的。
“这将会是你这辈子最容易赚的一千万美金,如果你放弃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徐云威逼利诱全部施加,既然已经肯定了果果在包石松的船上,就绝对不能让武藤一郎再次把她带走。
随即,徐云就提出要下船,主动出击去寻找。
如今在公海,若是他把自己的坐标位置告诉大圈头领的女儿,岂不是把自己扔在菜板上等待宰http://www•hetushu•com杀吗。大圈的军火商船是什么实力他清楚的很,雇佣军的身体素质,作战经验,对领导者的听命素养,均要高于他这艘船上的佣兵队。
“兄弟!现在是你有求于我,还轮不到你威胁我吧?”包石松冷笑一声,这并不意味着他有多大的胆识胆魄,他也明白,能上了顾绮娅的船,还给他开出那么高价格的人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这威胁也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哈哈哈,虽然这笔钱值得我去冒险,但还是让我考虑考虑吧。”包石松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顾绮娅继续讨价还价的机会。
顾绮娅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底牌在手,她只需要等待包石松自己主动联系便好了,为了庆祝胜利,她主动来给徐云碰了下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但我有不得不冒这个险的理由。”徐云的回答是肯定的。
正因为包石松的小心,他才能在势力复杂而体系庞大的加拿大地下势力中生存至今。任何一个在加http://m.hetushu.com拿大得不到华人大圈照顾的华人都很难吃得开,毕竟当地的黑暗天使不会真正的器重一个外来人口,华人的大圈也好,印度的阿三帮也罢,只有同一个国度和民主的人,才能更统一,更和谐。
“我现在就可以安排人去付钱。”顾绮娅道,显然徐云是不可能带那么多钱,但如果他需要,她绝对不会小气。
顾绮娅的计划一直在进行,她随时想到什么可以帮助到她的人都会打电话过去,安排了事情之后,也会每隔一阵就打电话过去问问结果怎么样。徐云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闷头喝着香槟,他现在真希望能有点烈酒。
顾绮娅皱了皱眉头:“你给我一点时间,容我再帮你想想办法。你放心,距离接近东瀛还有很长时间的海路,如果过了今晚还没办法解决,我就亲自带船去找!”
包石松既然能被大圈所唾弃,显然是做过相当卑鄙而遭人厌恶的事情。不被逼到绝境,他又怎么可能躲离大圈而去黑暗天和图书使那里混生活呢。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若不寻求黑暗天使的庇护,留在大圈只有死路一条!
徐云只是说了一声:“孩子到也无辜,尽量不要伤害他。”说完也跟顾绮娅一样,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半分犹豫。
不知道可怜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怕成什么样子了……想到这里徐云就忍不住自责自己的失职和大意,所以他紧跟着又加了一句威胁:“如果你敢把人放走,我发誓,不论是在太平洋的海面上,还是在加拿大土地上,我都会找到你……”
包石松会有所顾虑是很自然的,毕竟他是在这样一条路上混饭吃,如若平日不谨慎一些,恐怕自己这条烂命早已喂了狗,很多大哲学家的名言在包石松耳朵里或许都是狗屁,他只认同那么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
徐云虽然怀疑顾绮娅还能有什么办法,但却不得不感激她为他做的一切,说真的,若不是因为有顾绮娅,徐云现在早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老人常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听到电话挂http://m.hetushu.com断,徐云的心又沉了几分,他不能坐以待毙,如果说那艘军火船吃的是顾绮娅他们这条军火船同一海路上的生意,应该不会距离太远。
徐云感谢的看了顾绮娅一眼,马上给她倒酒,顾绮娅端着酒杯继续在房间来回渡步接打着电话,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她安排出去的人终于来了好消息。因为时差问题,加拿大那边还是白天,现在是放学时间,大圈的人已经跟踪到了包石松上初中的儿子。
包石松的儿子显然一副公子哥的做派,身边还有几个他老子给雇的保镖。但这都没什么意义,顾绮娅一声令下,安排出去的几十号兄弟蜂拥而上,别说就那几个保镖,再来十几个也撑不住。
最终,徐云艰难的点点头,顾绮娅已尽心尽力,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她一次。
顾绮娅得到徐云的认可之后,马上开始给多个人拨打了电话。有时候说汉语,有时候用英语,但徐云都听得懂。顾绮娅的办法虽然有些不择手段,但徐云却不得不承认,或许真的是唯一的办法——她在安排人http://www.hetushu.com去绑架包石松的妻子和儿子!
顾绮娅似乎能读懂徐云的内心似的,就在徐云琢磨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到酒柜拿出一瓶威士忌放在徐云面前,还指了指她自己的杯子,示意徐云给她倒一杯。
“顾小姐,你很清楚,即便以后冒再大的风险,我都不可能在公海上把我扔在你面前。”包石松淡淡道:“即便你现在不想杀我,一旦见了我,说不定就改主意了呢。不是我包某人不给顾小姐这个面子,只是,请容我想一个万全之策。”
“你疯了吧?”顾绮娅毫不犹豫的便拒绝了徐云提出的要求:“就算我知道他的位置,也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你根本连登船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轰飞!他跟我一样,是军火船,佣兵的武器装备什么样子的都不缺,我不会让你冒这个险的。”
听到包石松不配合,顾绮娅示意徐云把电话给她,徐云也没有其他办法,威胁太多又担心对方翻脸,即便他以后真找到他杀了他,若是果果被带走,那也无法弥补,他只能把电话转交给顾绮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