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38章 横穿太平洋

徐云感激顾绮娅的安慰,但除了这一点的担心之外,他还担心海上的风浪。都说水火无情,面对如此浩瀚的大洋,别说是一艘军火商船,就算是世界最大的航母也只不过是一叶方舟而已。
佣兵队长保罗听到,几个家伙正在猥琐的谈论徐云昨晚睡在顾绮娅房间的事情,上前就分别给了一脚,这话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聊一聊就罢了,现在顾绮娅就在甲板上跟徐云吹吹海风谈谈恋爱,万一听到了,他们谁都别想好过。
“那你……”
“没关系,我习惯睡沙发。即便你不在,有时候我也会蜷在沙发睡一晚,感觉不一样。”顾绮娅也去进行了简单的洗漱。
只是徐云没有想到,他这一觉居然睡的如此安逸,既没有被甲板上的摔跤大赛影响到,顾绮娅也没有喊醒他。当徐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升起了,而顾绮娅正舒服的窝在沙发里,嘴角微微扬起,不知道梦到什么美好的事情了。
碧海天蓝,这种让人一望无际的气势,恐怕只有www•hetushu.com海洋才拥有。徐云一边感受着自己的渺小,一边感慨着世界的伟大。
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自己去收拾就好,怎么还好意思麻烦你。”
“他……已经……算了,不说了。”顾绮娅打断徐云的话,自己却也没说完整,看得出来,提到这件事情让她心情非常沉闷。
佣兵们看到两人出来,脸色都带着蕴含特殊意义的笑容,他们都清楚,昨天晚上登船的这家伙着实让他们女老板忙得不轻,而且最后徐云还睡在了女老板的房间。
“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有意要睡着的。”徐云觉得自己特抱歉,在人家顾绮娅的船上,睡了她的床,还害的她去睡了沙发……作为一个客人,不得不说他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等到徐云洗刷出来之后,顾绮娅已经揉着朦胧的睡眼站在他面前:“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徐云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这是他第二次来到他们的船上。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徐云也不好意和-图-书思拒绝,便乖乖去睡一会儿。他也的确需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了。
一群佣兵围着徐云叽叽喳喳了半天,让徐云也露两手。有几个人上次在林歌的调教下都长进不少,现在有想挑战一下林歌“大哥”的意思。
看到老板离开,佣兵们就闲不住了,纷纷围了过来问长问短,保罗虽然是队长,但也融入进来,他还没忘记林歌呢,向徐云打听林歌现在还好不好。
“没什么。”顾绮娅道:“不同的人,都有自己这一生不同的活法儿。但最后谁都难逃命运的结束。大家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不论贫富贵贱,不论长寿还是短命。谁都难逃一死。”
能说出这话的人,往往是经历过太多生老病死事情的人。徐云没有做什么回答,他很清楚顾绮娅不需要他笨拙的安慰,这种事情上,这个年轻的女孩甚至比他看的都要开明。
“我知道你会担心包石松搞不定那几个东瀛人。”顾绮娅道:“但我在这一点上还是很信任他的,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www.hetushu.com人,他的儿子陷入了危险,就算做出再卑鄙的事情,他都会搞定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好了。”
徐云还从未体验过坐船横穿太平洋,如果是平日闲来无事,他到很想体验体验这种一路经历各种风浪的感觉,毕竟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有机会体验这种历程。若是诗人,或许早已站在甲板上写下两句留名千古的句子。但徐云现在可没心情去体验。
这时候徐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记得上次来,你身边有个大块头……”
徐云闲来无事,也的确应该找点事情打发打发时间,就答应跟这群佣兵玩玩,出几身臭汗也好,身体的疲倦总会让心灵上得到相应的放松。
想到这里,徐云忍不住感到自己有些矫情,单人帆船环球都能有人做到,更何况他们那么多有经验的航海者呢。
徐云怕吵到她,非常小心的起身下床,然后去简单的洗刷一下,昨天晚上入睡太快,他连脸都没洗。或许是酒精加上坐船的原因,所以才让徐云睡的那么踏实。和图书
徐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唉,不知者无罪,或许那个忠心耿耿的大块头已经遭遇了什么不测:“对不起。”
顾绮娅却指了指自己的床铺:“那就去休息一会儿吧。”
冰箱里有很多微波食物,顾绮娅拿出直接加热一下,挺丰盛的早餐就放在了徐云面前。
“怎么,害怕我吃了你不成?”顾绮娅道:“你又没有提前通知我要来做客,我去隔壁帮你收拾一个空房间。别把我想的那么开放,我还没开放到会让你留在我房间过夜呢。”
徐云点点头,说了一个好。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林歌因为这件事情被伤的那么重,虽然都是外伤跟骨伤,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内伤,但至少也要一段日子躺在床上度过,如果他那小女朋友方娅知道了,肯定会心疼的不行了。
“我有些累了。”徐云是想给顾绮娅要一个可以让他休息的房间。
吃过早餐,顾绮娅就领徐云到甲板上感受海风,欣赏海景。
徐云喝下一口酒,轻道一声谢谢。比起之前的绝望,这已经好很多了,至和*图*书少他看到了希望,只要横穿过这世界第一大洋,他就能重新把果果接到自己身边。别说是十天,就算是二十天,三十天,他也一样能等。
……
不一会儿,顾绮娅接到一个电话,要回房间做一些资料,徐云就独自留在了甲板上。
甲板上一群大男人,除了做这种事情还能做什么?他们总不敢想女人吧,船上就老板一个女人,打死他们也不敢碰啊。
“你就别在跟我客气了。”顾绮娅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这段日子都经历了什么样子的事情,但我看得出来,你的确是累了,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睡会儿,一会儿我手下那群佣兵还要在甲板上开一个睡前的摔跤大赛呢,我还希望你去指点一下。”
“这段路程或许会让你感到非常漫长,但至少有我陪你聊聊天,喝喝酒。”顾绮娅看得出徐云的惆怅,微笑着坐在他身边,是啊,她早已厌倦了这种整日在海上漂泊的生活,自从接管了家族的生意,她每个月至少有二十五天是在太平洋渡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