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4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还用得着说吗。”顾绮娅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说吧,在什么地方见面。”
顾绮娅脑子瞬间就空白了,人质搞丢了?
顾绮娅点点头,是啊,她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司机话不多,只是点头奉命,便迅速带顾绮娅赶往白狼的二手车交易市场。在这里,绝大多数大圈的人都有自己的生意。比如说这个白狼,原名白浪,可能他老娘是在海边生下了他,才给他起了这么一个有“诗意”的名字。
待回儿,等他们一番烟瘾过足了,拿了这趟任务的额外奖金,一定就会迫不及待的跑去温哥华的红灯区,好好宣泄这么久以来压抑的子弹。
“小姐,我看我们就不要过去了,以免给自己和大圈惹上麻烦。”司机见状,放慢了车速,这时候开过去无疑是把自己送到警察面前做调查。
他们的船停在了史蒂夫斯顿,顾绮娅伸了个懒腰,对徐云微微一笑:“终于到了呀,等会儿你下船之后,肯定会觉得什么东西都是摇摇晃晃的,需要适应几个小时,几小时一过,脚就不发软了。”
“包石松他们船在哪?”徐和*图*书云下船之后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关于果果的。
“带我去见白狼。”顾绮娅跟徐云上车之后,马上吩咐司机送她跟徐云去目标地点。
“那我们现在要过去吗。”徐云点点头,他很快就明白了,包石松跟大圈属于势不两立的,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船的。
包石松冷哼一声:“你可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你们想要的小姑娘,顾小姐,就连顾老对我说话也没你这么火气冲啊。”
当他们来到白狼的二手车交易市场的时候,市场已经被围观看热闹的人包围了,一个巡逻警车停在交易市场的门口,徐云已经看到了人群里,警察跟几个被枪击倒在血泊中的华人。
原本这事儿就是人家顾绮娅帮忙,徐云怎么还好意思说什么:“我们继续到你说的白狼那看看,只有先知道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我们心里才有个普儿。”
司机已经在等待顾绮娅,看的出来,顾绮娅在大圈里面还是非常得人心的,大部分人对她的尊重并非因为她父亲,这就是顾绮娅的能力。
顾绮娅很快得到了回应,随即便和-图-书下令船长继续前行,他们几乎是在一路畅通的情况下经过了哈迪港,顺着海路往东南处驶去,经过了阿勒特贝之后,商船驶入约翰斯通海峡,再南下进入乔治亚海峡,历经了科特尼和鲍威尔里弗以及纳奈莫等城市,然后向东靠岸,很快就到了弗雷泽河的入海口。
“那你也别忘了,我的手里还有你儿子呢。”顾绮娅真怀疑这包石松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所以,加拿大的警察还是少惹为妙,司机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不希望把车开过去遭受盘问。
加拿大的警察可跟我们华夏的警察不一样,那地方选拔培养一个警察费时、费力、费钱,能通过层层严格选拔出来的警察都是非常优秀的,警察局还会主动承担因警察工作失误而造成的各种后果。
当晴空万里的时候,碧蓝的海洋是显得如此祥和,而一旦开始兴风作浪,却又如此让人恐怖不安。十一天的跨洋航行,徐云经历过两次较大的风浪,当然,对他而言相对较大的,顾绮娅根本就没当回事儿,虽然商船都差点被掀翻……
“我儿子?”包和-图-书石松突然仰头哈哈笑了几声:“顾小姐,如果我早知道我儿子在白狼手里,这一路上就不用跟你低三下四了!我告诉你,我儿子在我自己手里呢,你没什么筹码跟我得瑟了。告诉那小子,想要人,就给我准备好之前说过的一千万美金,不然的话,就让他等着收尸吧!我给他二十四小时准备,明天下午的这个时候,我会再跟你联系。”
顾绮娅船上随行的佣兵运送着这趟收获的美元下船,交给来接应他们的人由一辆防弹的大型商务面包车拉走。船上的所有人都纷纷走到陆地上贪婪的享受着干燥的阳光和空气。
“我……”顾绮娅一时之间不知应该如何是好,恳请的看向徐云,希望徐云给他指一条明路。
船长说已经靠近了温哥华岛的北部,再往前驶入便正式进入哈迪港东北方的海域。顾绮娅迅速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人联系,他们想要顺利回去当然也需要得到一张“通行证”。
顾绮娅在车上就拨通了包石松的电话,想要跟他确定一下下一步如何计划。
顾绮娅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一定会担心这个问和*图*书题,你放心吧。包石松的船可不敢停到史蒂夫斯顿的岸边,这地方是我们大圈的地盘。包石松现在有黑暗天使给他撑腰,肯定能直接驶入英吉利海湾,说不定他现在人已经到了温哥华的市中心呢。”
然而,令顾绮娅没有想到的是,包石松一回到加拿大,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说话骄横的态度完全提升了上百倍:“顾小姐,我还以为你不准备跟我联系了呢,有什么事儿就快点说,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圈子。”
徐云知道,弗雷泽河的北岸就是列治文,在往北过了温哥华国际机场,然后在往北才是温哥华的市中心。
徐云的心也终于放松下来,但目前为止他依然在怀疑包石松的暗杀真的能让武藤一郎葬身海底吗?如果武藤一郎死了,对徐云来说是一件好事儿,解决了他很大的麻烦。倘若武藤一郎没死,徐云可不会再次大意了。
真希望包石松把武藤一郎推下海的时候,在他脖子上抹上两刀以防万一了……
不跟国内似的,大部分正式警察都年龄太大了,秦婉儿这类年轻有责任心的毕竟是少数,那一批通过关系混进去的www•hetushu.com二代跟三代们,平日都坐办公室喝茶聊天,有事儿也是那么几个临时工协警出去转转,出了事儿也是他们临时工协警扛着……
徐云到没感觉到腿脚发软之类的问题,他现在担心的是果果,既然他们的船到了,那么包石松的船也应该到了,但是他看了看周围,只有他们一艘商船孤零零的停靠在码头上。
徐云当然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还真是他妈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这家伙要的是钱,不会轻易伤人。
后来因为这家伙做事干脆利索,手够黑,心够狠,所以就逐渐被人叫成了白狼。久而久之,他自己也就习惯了,反正都是一个发音。
顾绮娅啊的惊呼一声!倒在血泊里的人,其中就有白狼!
说完,没等顾绮娅反应过来,包石松就重重的怒挂了电话。
有些佣兵已经迫不及待的点着一支烟,拼命的抽了起来,因为顾绮娅对他们的管理非常严格,不准许他们在船上抽烟,所以这些接近四个星期都没闻到烟味的家伙早就受不了了。
顾绮娅点了点头:“嗯,我现在先带你去把包石松的儿子接上,然后一起过去交换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