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59章 翻脸

“嗯,这是当然。”徐云原本就对顾绮娅心存感激,现在顾国龙又为了换回果果而不惜一切代价,顾家对他的这份人情他必须要还。
果果是自来熟,而且又惹人怜爱,所以早就在车上跟顾国龙建立了相当“熟悉”的交情,听到顾国龙这么说,小丫头非常感激的看了顾国龙一眼,并用恳求的语气对徐云道:“老爸,我们要帮顾爷爷。”
“他总归不是大圈的人!”顾天吉反驳道。
顾天吉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内心翻滚澎湃,他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顾国龙毕竟不是他亲生父亲,他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内心压抑自己多年的顾天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决定自己不要继续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还真以为你是我爸吗!”顾天吉咆哮道:“顾国龙,我告诉你,你已经老了,已经没有能力领导大圈了!既然你要亲手把大圈给毁了,那我也没必要对你点头哈腰,今天开始,我们断绝一切关系!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再也没有半分和-图-书瓜葛。你若再敢跟我动手,也别怪我不客气!”
“顾天吉!你这是人说的话吗!”顾绮娅当然翻脸了:“爸这么多年那一点对你不好!他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对待!比对待我都上心!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当顾天吉还在疑惑这华夏小女孩是顾国龙华夏私生女的时候,手下人又告诉他,这个小女孩跟顾国龙没有任何关系,跟大圈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徐云的干女儿。当时顾天吉就无法淡定了,第一时间赶回顾家。
“那你把汽修厂拱手相让给包石松,岂不是把大圈也拱手相让了!”顾天吉道:“在温哥华的所有华人都知道,十三街区的汽修厂是大圈的发源地,自从阿三卑鄙的把汽修厂占为己有之后,大家心里都清楚,我们大圈早晚有一天会拿回来!谁能拿回来,就是对所有华人宣布他的领导力,现在汽修厂给了包石松,他很有可能把华人势力占为己有,到时候大圈说不定就易主了!”
顾国龙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但他做人有做人的原则!在跟包石松谈判的时候,包和*图*书石松已经知道他们大圈把汽修厂在印度人的手里重新抢夺回来。想要他把果果放了,他就一个条件,就是要这个汽修厂!
所以顾国龙只能一口答应,用徐云夺回的地盘去换徐云要换回的人,天经地义!
说完,顾天吉甩袖走人。
顾国龙突然站起身,啪一巴掌抽在了顾天吉的脸上:“我做的事情虽然糊涂,但我的心不糊涂,你的心都已经糊涂了!不明是非的东西!”
若是平日,顾天吉绝对不敢反驳顾国龙的任何教育,但今天不一样,他的酒劲儿还有,而且他认为自己掌管了汽修厂之后,就距离接掌大权不远了。汽修厂突然被包石松拿走,他哪能承受这个打击。
“当然?”顾天吉没有因为徐云认同他的观念而对他有什么好感,依然出言讥讽道:“你拿什么帮?包石松可没阿三帮的人那么傻,他肯定早已做好迎战大圈的准备,他背后还有黑暗天使撑腰,你拿什么去夺回汽修厂?还想凭你的一己之力?算了吧!运气好一次就已经是上帝眷恋了,你还想走几次好运?”
原本汽修厂就是http://m•hetushu•com徐云夺回来的,现在拿它去换徐云要赎回的人,顾国龙虽然不忍,但也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他为了汽修厂放弃徐云要的人,那他成什么人了?他跟包石松那种背信弃义的小人还有什么区别吗?没有!
“外人?”顾国龙哼了一声:“天下华人一家亲,这是你进入大圈之后,我教育你的第一句话。除了包石松这类背信弃义的人,所有华人都不能把同胞视为外人!大圈能有今天的繁荣,能发展壮大,就是因为这个宗旨。如果你把大圈外的华人都当作是外人,大圈早晚有一天会沦入解体。”
“爸,因为一个外人,你就把汽修厂放弃了?”顾天吉没有回答顾国龙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很清楚,汽修厂属于包石松之后对大圈的影响!汽修厂交给包石松,还不如就烂在那群印度阿三的手里!大圈的威信何在,你的颜面何存?”
“包石松已经效忠黑暗天使了,我们动他,就等于动黑暗天使。”顾天吉道:“到时候你拍拍屁股走人,大圈说不定又会被黑暗天使逼上绝路!没有了阿三帮的牵www•hetushu.com制,黑暗天使会更不希望大圈继续发展。他们想要包石松那种傀儡,会帮助包石松领导大圈!我们把汽修厂给了包石松,就等于是帮了他一把啊!爸!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虽然顾天吉这番话刻薄,但徐云也知道自己再玩儿一次单枪匹马不太现实,就算他能通过顾绮娅的关系得到那群佣兵的帮助,拿下包石松,也无疑是让大圈给黑暗天使写下挑战书。到时候,麻烦可就没现在这么简单了。
顾天吉醒酒之后就听唐存善说了,昨晚顾国龙打电话安排他做事,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对此顾天吉还没来得及懊恼,紧跟着就得到通知,不需要他带人去接手汽修厂了,因为汽修厂已经被顾国龙拱手相让给了包石松,只是为了换回包石松绑来的一个华夏小女孩。
“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明白汽修厂对于大圈的意义。”顾国龙淡淡的对徐云道:“但你应该相信我,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我顾国龙一生行为磊落,让我因为保住一个汽修厂而放弃一个小姑娘,我做不到……”
顾国龙显然对顾天吉的突然闯入非常不满,原本还m•hetushu.com面挂微笑的他突然沉下脸色:“昨天晚上你到底喝了多少,我跟你说过很多次,酒可以是男人交际的武器,但绝非消愁的工具。”
顾国龙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只要我活一天,大圈就不会沦入包石松之流的手里!”
顾绮娅皱起了眉头:“哥,若按照你这么说,汽修厂是徐云夺回来的,那就证明了徐云对大圈的领导力,那大圈的人就都要听他的了?”
徐云的确没想到顾国龙会这么做,他很惊讶,虽然他知道顾天吉对自己的态度,他也懒得理会顾天吉,不过他依然不希望因为自己和果果的事情把顾家搞的如此鸡飞狗跳。
“爸,这是你这么认为。别人可不一定这么认为。”顾天吉今天竟然没有因为顾国龙拍桌子而腿抖,依然坚持自己的谬论。
顾天吉冷笑道:“哈哈哈哈,亲儿子?我要是他亲儿子,他早就把大圈的权力交给我了!!哼,从今以后,我们分道扬镳,就当我不配做你顾国龙的儿子吧!”
“顾老。他说的没错,汽修厂的意义对大圈来说太重要了。”徐云竟然开口站在了顾天吉这边:“绝不可以沦入包石松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