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66章 硬着头皮也要上

“这倒也算不上牺牲,毕竟席琳的身材相貌还是不错的。”凯文马修咧嘴一笑。
还有一点,就是徐云相信包石松虽然背叛了大圈,做了对不起华人自己人的事情,但之前却也应该有些苦劳。华人讲究的赏罚分明,徐云觉得顾国龙会给他一个公平的处罚,而罗德南拉维尼只可能将他折磨致死。
显然希尔顿的名气不仅仅在美国,就算是全世界都出名,花心富家女,各种绯闻满天飞,隔几个月就要换一个男友的艳女……
酒逢知己千杯少,茶逢知己千杯也一样显得少,几个小时过得很快,徐云和凯文马修也不知喝了多少壶茶了,反正顾家的用人这些事情伺候的很及时,每次茶还没喝完,就已经来换茶叶泡水了。
“其实你若把包石松交给黑暗天使的教父罗德南拉维尼处理,说不定他的下场会更惨。”凯文马修道:“毕竟都是华人,到时候看他可怜,可能就下不去手了。”
“这倒也不至于,到时候你在随机应变吧。”凯文马修道:“事已至此,总不能临阵退缩了吧?别忘了,只要这样http://m.hetushu.com做了,包石松今晚过后就再也没有黑暗天使的庇护了,明天一早顾老就能带大圈的人去把汽修厂给夺回来,再好好处罚那个叛徒。”
徐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他才请求席琳把包石松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因为他很清楚,若是罗德南拉维尼处理,包石松只有死路一条。虽然包石松做的事情的确够卑鄙,为人也的确够小人,但他毕竟曾经是大圈的人,要按照大圈的规矩来处理。
“席琳可是温哥华出了名的‘正经女孩’,她在温哥华的名气绝对不亚于帕丽斯·希尔顿在纽约的名气。”顾绮娅这话一出,徐云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不是吧,你俩别危言耸听。”徐云半信半疑道:“那晚上舞会只要她给包石松下完绊子,我就找机会脱身。我可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牺牲我的身体啊。”
徐云咧嘴一笑,做事就要考虑周全一些,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骨子里形成的意识是没办法改变的了。
时间过得很快,顾绮娅带果果周游了N多温哥华著名景和图书区之后,也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了,看到徐云和凯文马修都在,好奇的想要问问事情如何解决的。
凯文马修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别怪我当时没提醒你,因为当时我还没来得及提醒你,你就已经答应了她。”
凯文马修指了指自己略显纤薄的身体:“一般欲望强的女生都不喜欢我这类技术宅男的废材身体,你这类精壮的身体才是他们喜欢的,她们找男人可不是要自己伺候男人,而是让男人伺候自己的,你懂得。”
罗德南拉维尼若是将包石松整死,说不定还会引发大圈华人对黑暗天使更深的痛恨,不管怎么说,包石松也还是华人。加深大圈对黑暗天使的仇恨对大圈没有任何好处。
果果眼尖,看到两套晚礼服,大叫一声:“你们晚上是要去参加什么聚会吗?”
正是从多方面的原因考虑,徐云才请求席琳能把包石松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对啊,事已至此,徐云没得选择,去就去!大不了就被吃干抹净一次,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是一条好汉!
顾绮娅说这番话的和-图-书时候表情很不爽,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她肯定能在席琳的身上戳好几个窟窿!
“这事儿她必须要你们去参加才能搞得定?”顾绮娅反问道。
顾绮娅翻了个白眼,耸肩道:“这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是说席琳晚上才会对你下手。”
徐云一瞪眼:“既然你这么说,那不如今天晚上你就委屈一下,好好陪陪她,告诉她你会让她度过一个如入九霄云天的夜晚,我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啊。”
但徐云不太相信,今天他跟席琳接触过,觉得这女孩也并没有表现的太那个呀,女人吃起醋来还真的是有点不顾一切啊:“也不至于吧,就是去参加一个舞会,或许席琳对我并不感兴趣,你可以问马修,她没对我怎么样。”
这点徐云还真没考虑过,凯文马修似乎早已想过这个问题:“当然我们去了也帮不上任何忙,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如果我们不到场,席琳是不会给包石松穿小鞋的,所以……”
“你可把我坑惨了。”徐云苦笑一声。
规矩就是规矩,是死的,不管是重罚还是轻判,徐云都希望能让和*图*书大圈自己决定。这样才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把包石松树立成大圈的反面教材,让大圈的人好好看清楚,自己人背叛自己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当然,杀一儆百说的或许有些严重了,至少要让包石松起一个警示作用。
因为徐云跟席琳的高尔夫比赛结束的太快,所以即便他们回到顾家之后,顾家主人也没在家。顾国龙去处理大圈的一些事情,顾绮娅则带着果果去参观温哥华的著名景点建筑了。若想知道果果在哪很简单,关注阮清霜的微博就成,这丫头知道帐号密码,早已经把顾绮娅给她拍的照片随时随地的通过手机传到了网上,估计这时候远在华夏的阮清霜和仇妍也正抱着电脑刷新等照片呢吧。
马修耸了耸肩膀:“今天在高尔夫球场,她身边的那些保镖都是罗德南拉维尼的亲信,她可不会在她父亲亲信面前做出什么不雅的举动,这样会让罗德南拉维尼很没面子。”
“对。”徐云这才开口解释道:“我们跟黑暗天使的大小姐席琳达成了约定,晚上跟她一起去参加一个舞会,这个舞会包石松会到http://www.hetushu.com场,到时候她会想办法给包石松找一个下不了台的理由,让她父亲彻底排斥包石松。这样一来,大圈对包石松动手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不会的……”徐云倒抽一口寒气,目光询问的抛向凯文马修。
顾家只有佣人在,他们知道徐云跟凯文马修都是顾老的贵客,所以也不敢怠慢,给两人泡了茶请入客厅,便该做什么的去做什么了。偌大的客厅只有徐云跟凯文马修两人喝茶聊天。
“包石松在不是东西,也要给他一个死在自己人手里的机会。”徐云道:“若是大圈的规矩要让他死,谁也救不了他。若是大圈的规矩他还罪不至死,让罗德南拉维尼杀了他,多少都有些伤害华人自己的士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云愣了一下。
“你这脑子装的东西也太多了吧?”凯文马修是真服。
至于凯文马修为什么想要去华夏,徐云一直都没问,他知道如果凯文马修想说的话早就开口了,根本不需要自己开口。既然对方不说,那就有他不说的理由。徐云也没有问的打算。这到让凯文马修更佩服徐云的定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