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68章 交锋

“哦?!”罗德南拉维尼这才恍然回过神儿来,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叫徐云的年轻华人,能跟凯文马修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礼之后,罗德南拉维尼不动声色的弥补道:“徐云先生,幸会,幸会。”
“给你介绍两个朋友。”席琳回答的轻描淡写。
凯文马修干笑一声,并没有跟包石松握手:“大家都是朋友,不用那么客气了。”
包石松的直觉告诉他,他要倒霉了:“席琳小姐,这么多年,我对黑暗天使忠心耿耿……”
而另外一个,可以肆无忌惮的和席琳聊天喝香槟,显然地位也绝对在他之上。
“我们之间没什么误会。”徐云淡淡道:“今天我找你,就是警告你一件事情,做人不要不留余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循环。做人,做过的好事儿会得到回报,做过的错事也一定会遭到报应。”
席琳明白徐云的意思,马上冲着包石松招了招手。包石松看到席琳的召唤,回头看了看,又四下大量了一下,才恍然大悟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虽然他臣服黑和图书暗天使已经很久,但这个黑暗天使骄傲的席琳小姐还从未正眼瞧过他。
因为大圈跟黑暗天使之间的微妙关系,除了他这一派的亲信之外,几乎没有华人会跟黑暗天使走的太近。所以包石松看到徐云跟凯文马修的刹那,居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包石松也明白,席琳在外面的名声在风流,能跟她传上绯闻的也都是公认的帅哥型男,他这类“中年怪蜀黍”型的华人,席琳肯定是看不上眼儿。
徐云见状反正是拦不住了,也就不再回避包石松惊诧石化的表情:“包石松,久闻大名。”
“教父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会拘束。”凯文马修看得出徐云不想跟罗德南拉维尼沟通太多,便主动接过话:“席琳小姐一定要徐云做他的舞伴,我想,你一定不会介意吧。”
罗德南拉维尼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欢迎和热情,才转身离开。
或许是人的第六感,使包石松也意识到有人观察自己,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席琳身旁站了两个华人的时候,表情相当诧异。他认识其中一个和图书,凯文马修,武器军事天才!而另外一个跟席琳打得火热的他却并不认识。
包石松原本还一脸谄媚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
席琳点点头:“你就放心好了。好像还有不少人在等待跟你打招呼,你快去忙你得事情,这里有我呢。”
包石松参与到这次舞会到并非是他有这个资格,说白了,他就是来这里打杂混脸熟的,没什么地位。甚至是任何人都可以使唤他去做事情或者拿东西。而包石松永远都是一副乐意效劳的表情。
“哈……哈哈。”包石松尴尬的笑了笑,原本准备去跟徐云握手,想想也没再自讨无趣,收回手看向徐云,等待席琳的介绍。
他就是徐云?!而且还跟黑暗天使的席琳小姐搅合在了一起?包石松僵化的谄媚开始变得惊慌失措,没错……徐云便是一直想要在他手里讨回那个小女孩果果的家伙!
但有一点包石松可以肯定,能跟凯文马修站在一起,并且还认识席琳的,就一定是能人!
席琳点点头,包石松终于确信了席琳是示意他过去,马上一路小跑,飞奔和*图*书到此:“席琳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惺惺相惜的感觉消散以后,包石松的内心便产生了强烈的羡慕嫉妒恨,都是华夏人,凭什么相比较而言,他就混的那么“凄惨”,只能当作黑暗天使身边的一条狗,得不到平起平坐的待遇。
包石松刚才的羡慕嫉妒恨迅速抛到了九霄云天之外,连忙狠狠的在裤子上擦掉手心里的细汗向凯文马修伸了出去:“荣幸至极!荣幸至极!早就听说马修先生的大名,今天终于有机会一睹真身。”
“这到不必了,我们还没碰过面。”徐云远远的看向包石松,没有一点骨气的样子让他感到恶心,这家伙简直就是在丢华夏人的脸。现在华夏的经济和军事水平都已经强大起来,在世界上完全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包石松却一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根本就是在抹低华人在其他人眼里的形象。
席琳也没想太多,当徐云想起来要提醒她一下的时候,她已经脱口而出:“这是徐云,我的贵宾。”
徐云这番稍带讽刺的言语自然是罗德南拉维尼无法理解的,罗德南拉维http://m.hetushu.com尼哈哈一笑,全部都当作是恭维的话语来听了。得知徐云跟凯文马修是一起的,他的态度绝对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徐云先生,你能参加我副手女儿舞会,是黑暗天使的荣幸,千万不要拘束,在这里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只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地位恐怕不能跟两人相提并论,凯文马修不必多说,别说是罗德南拉维尼不敢不给面子,就算全美的黑手党老大也不敢不给面子。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席琳才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打断他的话:“想表忠心,这些话留着跟我父亲去说。”
徐云转过身,将后背露给包石松,对面前的席琳道:“他似乎已经看到我们了。”
徐云,这个名字在华人圈里太响亮了!他在顾国龙手里讨来的汽修厂,就是徐云单枪匹马在阿三帮手里夺回来的!包石松虽然没见过徐云,但这个名字已经在短短一天内响彻整个温哥华的华人圈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徐……徐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是存在一些误会。”包石松连忙解释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和_图_书,我……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化解这个误会……”
包石松深呼一口气,揭穿性的对席琳道:“席琳小姐,你或许不知道,这个人……他,他是大圈的人!你怎么会跟大圈的人搅在一起,这事情如果让教父知道的话,他……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包石松一时之间彻底没有了注意。
“嗯哼,姑且不说徐云并非大圈的人,就算是,又怎么样?”席琳挑衅的瞪了包石松一眼:“你觉得我父亲更相信我,还是更相信你呢?”
“哦?”罗德南拉维尼多少还是迟疑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脸上的笑容:“当然,当然不会。席琳,徐云先生跟马修先生都是我们的贵宾,如果我有什么照顾不周的,你一定要替我弥补。”
看到罗德南拉维尼主动握手的意思,徐云倒也不计较他之前的冷眼相待,大方的跟罗德南拉维尼握了手:“久仰教父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非凡。”
席琳端了两杯香槟递给徐云和马修,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见到人便点头哈腰的华人道:“你们要找的包石松就在那,需要回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