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70章 特殊癖好

“那……还有什么吩咐?”凯文马修微微一笑:“这场合不太适合我们,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走一步的好。反正温哥华距离西雅图也不远,大家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但徐云若是不答应她,说不定她一个电话打给罗德南拉维尼,包石松又会得到黑暗天使的庇护,继续跟大圈做对了。
“我不喝也行,你……你说要感谢我,那今天晚上就陪我。”席琳醉意浓厚:“我……励志要收集全世界的帅哥陪我睡觉,但一直都没碰到中意的亚洲男生,你……你是第一个,我绝对不会错……错过!”
“好,我答应你。”徐云点点头:“我们现在就去卧室。”
“那我们走。”席琳做事的风格绝对继承了罗德南拉维尼的雷厉风行,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带着徐云跟凯文马修离开了。直到十几分钟之后,罗德南拉维尼才发现女儿已经离开了。
徐云虽然想早点回避席琳,但却并非过河拆桥的人,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席琳小姐,你误会了,我们只是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处http://m•hetushu•com理。所以……真的是不好意思,希望你能理解。”
“其他事情?”席琳故作不懂:“就算大圈准备对付包石松,也不急于今晚吧。我觉得我可是很够意思了,你们若是这样,我可真会不开心。如果你们不喜欢这里,那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席琳都把话说那么直白了,徐云和凯文马修也彻底是没辙了。
“马修?”徐云拍了拍凯文马修的肩膀:“醒醒了,不然我可不管你了。”
“难道徐云就不准备请我跳一支舞表示感谢吗。”席琳道:“等等,我想想,华夏是不是有个典故叫做过了河就把桥给拆掉?”
我勒个去,这算是什么威胁!徐云这辈子都没听说过这种要求。或许很多人都愿意去满足席琳的要求,但徐云却不能这么做。这只会让这个帮助过他的加拿大姑娘越陷越深。
徐云长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他也只能伪装出“上床现场”了。
凯文马修很快就在金发美女的攻势下沦陷了,徐云也只剩下苦苦招架,这些洋妹子http://www.hetushu.com实在好酒量,一番车轮战下来,凯文马修直接喝的不省人事。徐云清醒自己对酒精的抗体能持续保持战斗力,他可不想醉的一塌糊涂,第二天早上起来直接断片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去忙你的,反正我以后若去西雅图找你帮我做事情,你都欠我一个人情。”席琳道:“但是徐云不能走,他若一走了之,我想再见到他,就要横跨整个太平洋了,你知道我有恐飞症,坐船的话也熬不下去。”
包石松被拖出别墅暴打一顿,犹如一条死狗般被抛弃,徐云就无心在留下来,他示意凯文马修跟席琳提出告辞。凯文马修知道他归心似箭,也明白徐云担心什么,浅笑一下便对席琳道:“席琳,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有机会大家一起去打高尔夫,若是什么时候有时间到西雅图,我全程奉陪。”
“你一个男人,害怕我吃了你不成?”席琳激将道:“就算我们单独相处,出了事情吃亏的也是我们女孩子好不好,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没等席琳笑出声来,徐云hetushu.com便上前扛起席琳,直接把人带到卧室扔到床上,席琳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一把脱掉自己上衣便扑向徐云,徐云一记手刀适度的敲在席琳的后颈,席琳吟了一声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凯文马修继续帮徐云解围:“不是徐云,是我,是我有事情。”
这算什么怪癖!席琳的人生观价值观可完全超出了徐云的想象,或许这个出生就含着钻石,整个加拿大都没人敢招惹的黑暗天使的公主,生活经历让她沦落到寻求刺激的追求中,这是一种心理的疾病。
罗德南拉维尼行事作风雷厉风行,他不希望副手女儿的生日舞会被影响,发话希望所有宾客一切照旧。席琳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她因为绯闻也没少剥夺过娱乐新闻的头条版面,所以根本无惧旁人目光。
这就更让一切显得真实了,徐云希望席琳会相信她已经把自己给“收集”了,一切皆大欢喜。徐云扛起凯文马修便迅速离开,他知道,如果他今天晚上夜不归宿的话,顾绮娅和果果肯定也睡不好。说不定果果已经打电话回国,状告他出www.hetushu•com去“鬼混”了……
席琳接下来的安排让徐云相当后悔没有留在舞会现场,席琳把他们带到了她的私有房产处,并且打电话召集了一群好友闺蜜,这些金发碧眼的姑娘热情程度完全超出徐云的想象。
“如果你不答应我,那……我明天就告诉我父亲,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骗他的!”席琳道:“我说到做到。”
席琳对自己的酒量似乎相当自信,她势在必得要将徐云灌醉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是无奈徐云酒场上的战斗力实在让她所料不及,一番狂空乱炸之后,最终倒下的不是徐云,而是席琳。
琳琅满目的酒水摆满了整个桌面,席琳就一个要求,让徐云和凯文马修陪她们喝酒,就当做是对她今天晚上为他们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凯文马修很快就跟几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妹子打成一片,玩儿骰子,转轮盘,划拳……说起这些东西,跟国内到是大同小异了。
徐云无奈,只好答应下来:“既然席琳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席琳,我真的很感谢你,但你真的不能再喝了。”徐云无和*图*书奈道。
凯文马修一个翻身甩下沙发,却连半点清醒的意思都没有。
“你还没睡?”徐云背后惊起一阵冷汗,席琳的酒量绝对让人叹为观止。
好险好险,洋妞儿玩儿的就是不一般呐,徐云忍不住一番唏嘘,这是非之地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你们不会现在就要开溜吧?”席琳一语道破凯文马修的意思:“我可是才刚刚帮你们做完事情哦。”
我擦,就这点酒量刚才还敢拼那么猛,真是不自量力。
看着满屋醉酒横七竖八的金发美女,徐云起身去用冷水洗了洗脸,若是今天他没坚持到最后,恐怕自己和凯文马修就沦为这群洋妞儿特殊派对的玩儿物了。
席琳咯咯一阵傻笑,看得出来,她虽然没有醉倒,却也已经基本神志恍惚:“那……那是当然,这……这点酒,对我来说,跟……根本不算什么……来,咱们再喝!”
徐云无奈,正想要扛起凯文马修离开,却被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打断了:“你……想……逃走?”
……
随后,徐云留下一张纸条在席琳的床头:昨天喝多了,不论做了什么事情你都千万别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