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77章 绝杀

顾绮娅亲自主持了众人对两个佣兵团兄弟的追悼仪式。他们很清楚,这种天气不可能任凭尸体在船上放置二十多天带回加拿大去火葬。他们选择了水葬,或许,这种葬礼更适合一生都在漂泊的佣兵皮纳特……
无论再结实的身体也非铜墙铁壁,就算是专练几十年金钟罩铁布衫的高手,也只能是抵抗刀斧。人身毕竟是肉做的,不可能弹射开高速旋转的子弹。枪绝对是战争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这玩意儿已经让不计其数的高手丧命了。
表面上,东瀛内阁的那些人都对他笑脸相迎,那是因为他做出了很多让他们满意的事情。但背地里,他在他们口中就是“一个心甘情愿被利用的杂种”而已。
没有人为此而哭啼,作为佣兵,所有人都清楚,这就是他们的命运终点站,即便他们离开了战场,依然会做危险的事情,面临的依然是来自死神的威胁。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要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
“我就没想过得到原谅。”武藤一郎用和*图*书最后的气力道:“我出生的那一刻就烙上了杂种的烙印!我是杂种,是走狗,是卑鄙的背叛者!从出生就是,一直都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换做是谁又能改变!”
这是命运的安排。
但高手的身体素质还是要强于凡人,武藤一郎体内的真气还是在最后关键的时刻消弱了子弹对他的伤害,子弹虽然射入了他的后心炸开,但却并未穿透他的心房,不然他早已毙命,根本无需徐云那记势大力沉的八极拳。
武藤一郎知道自己错了,一辈子都大错特错。
“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徐云说完,接过了保罗递上前的手枪,虽然保罗很希望亲手宰了这个杀他兄弟的人,但他相信,徐云更需要亲手手刃这个华夏的罪人,历史的罪人。
徐云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打扰他们,任凭他们用无声去发泄自己的情绪,示意凯文马修跟他回房间去。顾绮娅也没有了感慨自己生活的情绪,领着果果和徐云他们一同返回室内。
武藤一郎的尸体被和图书佣兵团的兄弟毫不留情的丢进海里,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历史罪人的生死。大家只会为此感到皆大欢喜。只是因为两个佣兵团兄弟的死,船上根本无法升起欢喜的气氛。
“没想到你到最后还能活的像个男人,敢承担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徐云冷冷道:“但一切都晚了,你不会得到原谅。”
砰——!
当这一切在脑海中闪现过后,武藤一郎意识到,自己的气数已尽。人只有在临死的时候才会审视自己的一生。不论是对还是错,只有在临死的时候,自己才会给自己做一个合理的判断和定夺。
武藤一郎死了,徐云的心里也落下了一块大石头。这种前所未有的舒心让他显得格外轻松。有时候他觉得生活跟海洋一样,不可能永远都像今晚这样平静,或许明天风起云涌,海浪又将高高升起。
这样才叫生活。
这一次凯文马修锁定的是武藤一郎的脑袋,依然可惜的是,子弹远不及武藤一郎的速度快,没有命中武藤一郎的脑袋,但却也误打误m.hetushu.com撞的击中了武藤一郎的后心。
“哈哈哈哈!!”心脉被徐云彻底震伤混乱的武藤一郎居然仰天狂笑了几声,他毫不避讳的嘶吼着:“我该死!快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我就应该下地狱!哈哈哈哈!如果我在地狱里有机会碰到那些丑陋的东瀛人嘴脸,我一定会狠狠的撕烂他们!”
空旷的海平面没有任何回声,枪声结束之后,海面重新陷入一片死寂,今天晚上格外的风平浪静。
这话还真是震撼了徐云的心灵,的确,他没有选择。就像他一样,从小就被送入神龙大队,他也没有选择的去做一个刚正不阿的铁血汉子。而武藤一郎出生就注定了要做走狗的儿子,继续给东瀛政府做走狗。
凯文马修惊心动魄的回了一个大拇指,若不是徐云能全力抵抗住武藤一郎的攻势,他也找不到开枪的机会。毕竟他若开枪之前,必须确定自己的眼睛可以锁定目标,这样才能通过无线芯片传递给手枪正确的“指令”,这种高科技的东西虽然够牛,但也不是http://www.hetushu•com随便乱打就能命中目标的。
中东,西欧,南非,北美……任何一块大陆上都留下过他们征战的脚印,而今天,他们将会随着太平洋平静的海面漂去一个谁都不知的地方,永远都不会再有战争的发生,一切都会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平静。
大部分佣兵都是上帝的拥护者,他们握着胸前的十字架祈祷着,为了死去的兄弟,也为了自己。
这一切武藤一郎都很清楚,但是他更清楚自己没有任何退路,他永远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和他的黑冢特战部队真的犹如一群食尸鬼一般,永远生活在见不得人的地方。
但他也清楚,每一任的首相都把他当作一条狗,身份卑贱的狗!他永远都不会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认同。因为他的父亲不是他们大和民族的人,只是一个华夏的叛徒而已。
“杀了我!”武藤一郎的脸上,是笑容还是悲愤,已经很难分辨的出。
他们做了太多太多不光彩的事情,他们让太多太多的国家和人民愤怒而怨恨。他们为了得到东瀛m.hetushu.com内阁那群王八蛋的认可,去做世界上最肮脏最卑鄙的事情,他们是毁坏人类历史证据的罪人。永远都不应该得到原谅的罪人!
重重躺在甲板上的武藤一郎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番强大威压,他沉重的喘息着,回忆着自己这一生所做的所有事情。他卖命与东瀛政府,每一任的首相都会重用他,只因为他掌握着黑冢特战队,为东瀛去抹灭那些不光彩的历史。
但即便是命运,徐云也不会原谅他为东瀛政府所做的那一切,他是历史悲哀的产物。或许,死对于他来说才是一种解脱。至少他不用再陷入到自己可悲身份的痛苦中了。
真正意义上来说,子弹扰乱了武藤一郎的精神力,而徐云这一拳才是真正震伤武藤一郎身体的罪魁祸首!才是绝杀的一拳!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但一切还是要照旧,生意依然要继续,买家依然要接待。绝对不会因为谁的死而发生改变……
子弹无情的击碎武藤一郎的头骨,这个被誉为七王之一的历史第一大罪人,将葬身于这片他作恶多端的海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