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季 龙捍八方

第0098章 火速救场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马不停蹄的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马上跟林歌驱车就赶往了燕京。原本林歌还琢磨着空闲下来去琴岛找方娅玩几天,但现在看来,美好的日子被强子的燕京一撞彻底给浇灭了小火焰。
“我们现在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凯文马修虽然心宽了,但着急还是必然的。
民警冷笑一声:“哟,你还懂法律啊?那我就告诉你,进到这里面的,那都是不懂法律的!少跟我装内行人,看你这门儿清的样子,估计也没少到派出所报过到吧,我可警告你,有案底的,那可是要重罚重判。”
徐云不需要凯文马修多说也能猜得透强子的想法,他是跟凯文马修一起惹的乱子,凯文马修的身份若是进了局子可就不是小事儿了:“放心吧,强子心里有数儿,不该说的绝对不会说的。”
“麻三儿那孙子见钱眼开,见利忘义,才不会跟谁交朋友呢。”徐云笑了笑:“只不过他这孙子欠我挺大的人情,他若不帮我办事儿,那我可对他不客气。”
凯文马修得知这事儿有和_图_书戏,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算是落了下来。
凯文马修这才懂了,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这样的关系那才叫朋友,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损友。正常朋友才不会这么做事儿的。真不知道是徐云交友不慎,还是,麻三儿交友不慎呀。
一进北京徐云便和凯文马修取得了联系,见面之后,凯文马修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强子还真有案底,一听民警这么说,到真有点怵了,没办法啊,谁让他小市民在燕京一点关系都没有呢。云哥啊云哥,兄弟的命运可就全部都抓在你手里面了。你一定要救世主降临,早一点救兄弟脱离苦海啊。
强子被带到派出所之后,一对一的录了口供,因为凯文马修也出现在监控视频里,警察问起的时候,强子咬紧了就是说不认识。而那个被吓尿的女人也被带到警局指控,她就一口咬定他们两人是同伙。
“你还真是说对了,你若是配合的话,就少受点罪。你若是不配合,那就乖乖熬着,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三天。”民m.hetushu.com警道:“就你刚才那一撞,一看就是嗑药磕大的人才会那么做!说吧,你俩到底是什么人。”
潘家园子做生意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嫌疑参与一些文物倒卖的罪,这事儿可大可小,说小了就是古董生意,说大了嘛,那可就……
“不会吧,美国不是讲究人权吗?”徐云道:“华夏的警察可都是秉公执法。”
“警察同志,冤枉人可不能这么冤枉呀,你们抽血验尿就是。”强子道:“扣屎盆子也要有证据了再扣吧。咱们可是讲究法律的国家。”
“你到底是在赞美呢,还是讽刺呢?”凯文马修这才明白了徐云的讽刺。
林歌也明白,徐云到燕京绝对不只是为了强子的事情,凯文马修的人情他欠下太多,这次是应该他出手帮他的时候了。毕竟徐云是在燕京长大的,虽然他呆的地方没有什么都市生活可言,但相比其他人,他还是要有很大的优势,关系路子多呀!
“强子被带进派出所之后就一直没出来。”凯文马修道:“我担心这跟我有关系。”hetushu.com
本来没什么事儿,但却引起了民警的警惕,他们经过一番排查,认定了强子跟那个同伙人之间有问题,一定要强子说出凯文马修的下落,强子嘴硬,一口咬定不认识。
林歌点点头,到了燕京,那就是云哥的天下,他的关系都在这里。就好比他林歌回到加勒比海域一样,到处都是熟人。有人有关系就好办事儿。
“是吗?”凯文马修瞅了徐云一眼:“前几天我还听说一条新闻,‘鱼咬咬’事件,说假释犯人失足掉落鱼塘,被鱼塘的小鱼给咬吃了,眼睛嘴巴都吃没了,怎么听都觉得跟零九年的‘躲猫猫’事件似的。你还挺信任人民公安嘛。”
徐云不再玩笑,他脸色有些凝重道:“我还真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临时工’对强子动粗……鸽子,你现在就去一趟潘家园子找一个叫麻三儿的人,我把门牌街号发到你手机上。就跟他说,我想在三环派出所捞一个人出来,让他帮我想想办法。”
林歌恍然大悟,明白咯,估计这麻三儿是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主儿,不然的话和*图*书云哥才不会嘱咐他这么多,这么嘱咐他,就是要告诉他,别把自己找麻三儿帮忙当作是求人办事儿,他若不办或者办不好,那就威胁他!
徐云耸了耸肩膀,只说了一个字:“等。”
徐云无奈的耸耸肩膀:“清华北大里也有花钱上学的学渣,小县城的师专里也有苦学成才的学霸。所以人民公安里面存在那么一批垃圾也是不可避免的,什么‘躲猫猫’和‘鱼咬咬’一类的事件在所难免,反正最终实在不行了,也有‘临时工’背黑锅。”
这下可把民警给惹毛了,一大早就开始审,一直到中午,连口水都没给强子喝。原本就没吃早餐,强子早已经是饥肠辘辘:“警察大哥,你们这是虐待,就算我是罪犯,那也要给口水喝,给口饭吃吧?你们这是准备用熬鹰的招儿对付我呀。”
……
“等一下。”徐云开口喊住了刚刚要走的林歌,嘱咐一声:“如果麻三儿问你,我为什么不亲自来找他,你就告诉他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如果他不肯帮我,那你就警告他,问问他在潘家园子里的店铺到m•hetushu.com底还想不想开了,如果不想开了,那就直说,我会找几个朋友去他那边查查的。”
“嗯!”林歌使劲儿点点头,这下心里有底气了。
这一等就是十几个小时,徐云和林歌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那也已经是晚上了。两人一路倒班开车,除了中途在服务区上了个厕所买了几块面包,其他时间都是在开车,开车,不停地开车。
凯文马修听了半天都没明白:“那麻三儿不是你朋友吗?怎么还要威胁他?”
“如果他说不怕查,那你就问问他,怕不怕砸。”徐云说完,看了林歌一眼,用一个“你懂得”眼神儿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徐云听凯文马修说了这事儿之后,脑袋都差点炸了,强子啊强子,你小子也太糊涂了吧,哪有这么办事儿的。徐云安排强子去,就是觉得他比较稳,却没想到他到反而给他惹了这么大的乱子。
凯文马修点点头:“这我也知道,他讲义气。但警方一定会想办法让他开口,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美国的警察怎么审讯的我也听说过,恐怕在华夏也轻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