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04章 一个花瓶六十万

徐云微微一笑:“连三十万都没有,还追谬柔轩,你跟我开玩笑呢?她都跟我说了,你爸是天容贸易公司的董事长,身价虽然不高,那也是破亿的主儿吧?三十万你都拿不出来,那只好留下一只手了。”
徐云来到麻三儿在潘家园子的店铺,推门而入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强子怎么样,而是对麻三儿道:“你这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吧?我担心有人想来找麻烦。”
她除了感谢徐云那次帮她之外,还感谢徐云这次帮了她。那个付英东是她的中学同学,在中学的时候就对她狂追不舍,但她一直没答应,本以为到了大学之后就可以淡化关系。但每年假期的中学同学聚会之后,付英东都会对她死缠烂打一阵子。
“你干脆抢银行呀!”付英东无语,哪见过涨价这么快的东西。
直接剩下付英东一个光杆司令,他还能干嘛?打架肯定不是对手啊:“我……我也拉肚子……”
当徐云的汽车远离小区之后,谬柔轩才失望的低头返回家中。她没有注意到,在徐云和*图*书的汽车离开之后,有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汽车紧跟了上去。
人总是怕什么来什么,麻三儿就怕这孙子伤了自己那宝贝花瓶,但那孙子却一把拎起他那宝贝花瓶,哐当一声砸在地上!这一摔,就是宣战。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全家命的……这几个自称“混社会的人”充其量就是“楞的”,碰上麻三儿这种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往死里打的人,自然不敢造次了。
看到刀之后,付英东彻底软脚了:“我给,我给!马上就给,别动手,咱们有事儿好商量!”
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软了,全部嚷嚷着吃坏了肚子要赶紧走。就连地上被麻三儿打成猪头的家伙也挣扎的爬起来说自己拉肚子跑掉了。
哐当——!林歌已经把一把水果刀扔了过来。
“兄弟们……上……上啊……”付英东喉结耸动,连混社会的兄弟都怂了,更别说他了。
不等徐云解释,几个怒气冲冲的小青年就推门而和-图-书入!为首的正是被徐云一巴掌抽到脸肿的付英东。他哪能咽的下这口气,被徐云打了之后,他就一直潜伏在小区门口等着呢,还联系了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都是中学的时候能打的,现在都是混社会的。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徐云才终于赶了回来,谬柔轩实在太热情了,一个劲儿让他多坐一会儿,但时间太晚,徐云觉得实在不方便,一定起身要离开,谬柔轩也坚持把徐云送到上车。
“我操你大爷!”麻三儿这么多年没动过手,眼瞅自己的花瓶被摔碎,整个人直接饿虎扑食的冲了上去,一把将这纹龙画虎的家伙给按翻在地,雨点般的拳头噼里啪啦的就砸向他的脸上。
“拉你妹!”麻三儿一把将刷卡机拿出来摆在付英东面前:“赔钱!那花瓶我收的时候是十三万,按照现在的市价还有未来不可限量的潜力,你至少要赔我三十万!不然就甭想出这个门儿。”
“东子,我肚子疼!你们先顶一会儿!”已经有人撒腿溜走。
“啥意思?”和_图_书麻三儿一怔,在这潘家园子周边,还没什么人敢对他麻三儿下手呢。
麻三儿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少特么给老子废话,六十万,一分不能少,再废话老子还涨价!老子的店儿,老子的东西,我想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有本事你去物价局里告我呀!”
“小腿儿不长,追得挺快呢。”徐云懒得搭理他们,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有林歌有强子呢,他根本用不着动手。再说这是麻三儿的地盘,麻三儿自然会护着自己的地儿。
……
麻三儿回头对徐云道:“云哥,刀呢!”
徐云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无助的谬柔轩脱离困境,怎么能让谬柔轩不会觉得感动和惊奇呢,难道这不也是一种特殊的缘分吗?对,就是一种缘分!谬柔轩很快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不是缘分的话,为什么不是其他男人出现帮她脱离困境?
谬柔轩就好像被爱神丘比特给射中了一箭似的,倾心就在那么不经意之间。
眼瞅着十几拳疯狂砸下,几秒钟之前还嚣张跋扈的纹身青年就www.hetushu•com直接废了,原本消瘦的脸蛋直接肿成了猪头……
麻三儿这疯狂的举动直接把其他几个“混社会的人”给吓蒙了,他们不是没打过架,但真没见过打架这么狠的,深仇大恨有如杀父之仇啊。
付英东带这几个混社会的朋友冲进来就有点傻眼,没想到对方也好几个人,本来计划好的群殴看起来是没戏了,算算人手,单挑到是足够呢。
“你们要动手给我滚出去动手!这里面给我小心点!!”麻三儿的神经瞬间就紧绷了起来,这纹龙画虎的孙子旁边就是一个价值十几万的清代花瓶呢!虽然不算什么名贵的收藏,但麻三儿却特喜欢,因为据说这花瓶,曾经还珠格格用过呢。
林歌带强子离开派出所便直接奔往潘家园子,凯文马修此刻正留在那里跟麻三儿说他的情况呢。因为徐云再三向麻三儿强调了凯文马修是自己的好友兼贵宾,麻三儿自然不敢怠慢,虽然凯文马修让他找的是一个老一辈的人,而且他一点头绪也没有,但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有了“混社www.hetushu.com会”的朋友给打气儿,付英东心里就踏实多了。
“我没有。”付英东怔了一下。
我勒个去……徐云嘶了一声,麻三儿这反应有点过了吧,不就是一个花瓶吗,他这店里又不缺,怎么就跟自己的骨灰盒被人摔了似的,至于下手这么狠吗。
“不!是两只!”麻三儿一听这孙子有钱,马上变脸了:“现在这花瓶是六十万了!”
今天依然如此,又死缠烂打的追到了她家小区楼下,谬柔轩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而这次付英东想必以往,大胆了很多,甚至有些动手动脚,这让她心里就更反感了,正愁不知如何把他赶走,徐云又天神下凡一般的出现。
“敢打我兄弟,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老子今天就好好收拾收拾你!”付英东身后一个混社会的兄弟怒骂一声,一把将衬衣脱掉,露出一身花花绿绿的纹身出来,看上去很是凶悍呢。
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是徐云,为什么徐云总是会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才出现呢,这若不是缘分,恐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能算得上是缘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