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06章 痛宰铁公鸡

“高……高少,我当然知道你,求您了,我有眼无珠,你们就给我一个机会,放了我吧?”付英东可怜巴巴道。
麻三儿心痛的摸了摸胸口:“唉,六十万也是我保守估计,我若是放上几十年,说不定不止这个价呢,这可是还珠格格漱芳斋用过的。”
付英东哭伤着脸就被那仨哥们儿给拖进了跑车里,老实的就像一支羔羊,明明知道会被宰,依然乖乖的等待着屠夫去磨刀霍霍。
“你是不是琼瑶阿姨的戏看多了?”林歌道。
徐云咧嘴对结账的麻三儿笑了笑:“让你拔根毛可真不容易。但是,等你把马修要找的人找到,想吃什么随便挑地方,我请客!”
“麻三儿,我兄弟的事儿你都听明白了吧。”徐云对正在撅着屁股扫地的麻三儿道:“你已经给我办砸了一件事儿了,这可是你弥补的机会。”
这小子,还真是够社会人儿的,说话比以前懂事儿多了。徐云微微一笑:“我这不有事儿马上找你们帮忙了吗,先去吧。让这小子滚的越远越好。”
“哥,兄弟们现在就带着他去趟百花山,带他感受一www.hetushu.com下自然保护区的清新夜色。”付天笑的要多坏就有多坏。
说实在的,在场的除了麻三儿,谁这一天都没正儿八经吃饭呢,尤其是强子,一天下来就喝了瓶矿泉水,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犯事儿惹来的麻烦,所以也只能忍着不敢说饿。
“云哥,你有时间了之后就给我打个电话,兄弟们绝对把云哥和几个哥哥们伺候好!”付天已经拍胸脯打了保票:“有什么事儿要弟弟帮忙办的,我随时有空,云哥你可千万别跟弟弟客气,那样弟弟才真是生气呢。”
麻三儿脸上又迎来了春天,这才对嘛,怎么说也是你们麻烦我呀,怎么能让我掏钱请客吃夜宵呢。
凯文马修还真不懂华夏的饭局文化,被徐云一本正经的开口一说,还真有点诧异。
“以后我若再请你吃饭,我就是你孙子。”麻三儿心疼道:“等着我把事儿给你办完,我一定狠狠宰你一顿,王府饭店的满汉全席我吃定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徐云道:“走吧,一起去吃宵夜,hetushu.com我这一整天还没正儿八经吃饭呢。”
凯文马修笑了笑:“云哥,三哥已经答应帮我找人了,他说他会很快就给我信儿的。”
“云哥,你行呀,这几个燕京有名的纨绔大少都是你小弟。”麻三儿佩服道:“刚才派出所捞人的时候你就该找他们办,他们手里有钱不当钱,办事儿简单多了。我这搭了人情,事儿还没办好。”
“哎呀,什么时候都升级为三哥了。”徐云忍着一股笑意咧嘴道:“不错嘛,长辈份儿了,麻三儿,我可告诉你,我兄弟这句三哥可不是白叫的,明天你若不给我个准信儿,那我可不愿意。”
麻三儿嘿嘿一笑:“正有此意呢,我怎么说也要尽到地主之谊呀。”
本来夜宵一般都不会吃太油太肉的东西,但徐云他们四个饿汉实在需要能力补充,直接就奔着涮羊肉去了。
“那我可不跟你客气,原本我是想请你的。但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徐云才不跟麻三儿说什么客套话,知道这小子铁公鸡,抓住机会若不宰他,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麻三www.hetushu.com儿嘴角抽搐了一下,只能应和徐云的话点点头:“是……是是。”
麻三儿把碎花瓶扫好,指了指那有年数的落地钟摆道:“看见没,亲哥,这都五夜了,我就算想打听也不好意思把人吵醒不是?你放一百个心,回去好好睡一觉儿,明天一早我把事儿查清楚,第一时间给你信儿。”
“你说是不是啊?”徐云回头瞅了一眼麻三儿。
要说这燕京的涮羊肉就是地道啊,麻三儿是没怎么吃,太贵了,七十八一盘儿呀,但徐云他们四个人一口气儿就干进去八十多盘儿!加上什么鲜虾、百叶、鱼滑等等等等……还喝了一瓶窖藏20年的黄瓶红星二锅头,一瓶酒都一千多块呢。
“我找你那是看得起你,你这不是也赚了六十万吗。”徐云指了指碎了一地的花瓶。
徐云摆摆手:“我们还有些事情要谈,今天就辛苦你们三个帮我把这小子扔出去。这几天我都在燕京,回头有时间我联系你们,请你们喝酒。”
付英东此刻的状态只能用一个屁滚尿流来形容,这徐云到底是何方神圣呀!他怎么就得罪了这么一个不能得和-图-书罪的主儿呢,一条短信就能把付天这种恶少给请过来撑腰,他付英东拿什么跟徐云斗啊。
“别,别,你可千万别这样。”徐云却马上开口制止了凯文马修:“你不了解华夏人,尤其是咱三哥麻三儿这么一个地地道道的京爷们儿,要面儿啊,在他的地盘上跟他抢着买单,那就是打他脸呢!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
“看吧。”徐云一摊手:“所以一会儿千万千万别跟三哥抢着买单,那样就是打三哥的脸,三哥会生气的。”
麻三儿无奈的把摔碎的花瓶清理到一旁垃圾桶,琢磨琢磨六十万,倒也真值了,早知道这小子的钱那么好坑,那就该再多开口要点儿。毕竟做古董生意嘛,三年不开张都是正常事儿,但一开张就必须能吃三年咯。
“这夜宵应该我请,我的事情麻烦诸位,算我的。”凯文马修不差钱的开口道。
麻三儿一结账就懵了,一顿夜宵都吃了他将近一万块!他本还琢磨着一千块钱能搞定呢!唉,这帮蝗虫,真是太很了。
聂力不屑的看了一眼付英东,燕京城里这种级别的二代多了去了,都拼命往自己脑袋上带一m•hetushu•com顶纨绔的帽子,然后就想往他们的圈子里面挤,却不知他们的差距犹如鸿沟。现实的确是这样,聂力他们这种级别纨绔的父辈,随随便便扔个几百万也不会感到肉疼。而付英东的老子听说儿子赌输六十万就已经开始心疼了。这已经说明的他们是两类人,在付天他们眼里,付英东真的就是个纯吊丝。
“云哥,这小子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会好好帮你教育教育他的。”高纨亚摩拳擦掌的走向前,一把将付英东在付天身旁抓过来:“既然你认识付少,那也认识我吧?知道我什么脾气不?”
麻三儿在心里真想狠狠拍自己大腿一巴掌,他就知道徐云肯定不会跟自己客气的,唉,早知道自己也不那么谦让了。
“我的亲哥哥啊,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麻三儿愤愤不平道:“我都说了我能力有限,你还非让这小林哥逼我,我可是尽了最大努力了。反正现在人出来了,那不就得了。”
麻三儿甩手也场面儿一次,徐云都一口一个三哥的叫了,他请顿夜宵也没啥大不了的,花不了几个钱儿:“没错!谁跟我抢着买单,那就是打我麻三儿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