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15章 徐云的气节

“首长,我无意冒犯。”徐云道:“但事实如此。没有你的命令,师尊是不会送我离开的。当时他让我走,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话怎么说……其实,你可以试着不那么让人对你敬畏,让大家对你多一些敬爱,少一些惧畏。”
“如果我是王逸的身份,我或许会那么做吧。”万狂啸道:“但是我不是。我知道,你或许没有办法理解我,但事实如此。如果你有一天能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没办法控制,王逸没办法制止。所有龙怒的特战队员都开始变得跟你一样有了消沉的情绪。”万狂啸道:“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会如何处理!?你想过没有!”
徐云继续开口道:“首长,说真的,我是真的很想回到神龙大队。我爱大队,那里就是我的家。但现在我真的回不去。不是因为我对外面喧嚣世界的不舍,而是我有了更多的责任,我需要担当那些曾经不曾有的东西。而且……我也承认,我心里的m•hetushu•com确有心结,我徐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别人说让走就走,说让来就来,气节何在!?”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龙怒特战队有史以来对队员影响最深的队长兼教官,你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影响是我所需要的,但你消沉而堕落的影响却是我绝对不准许存在的!”万狂啸道:“因为是你,我给了王逸一个月的时间,让他把你调理过来,但是一个月过去,你不但没有振作,反而心魔更重了。”
徐云苦笑一声,有些时候,他觉得拐弯抹角不如把话直说,尤其是面对军人:“首长,当年我做错的事情我承认。冲动只是我对我行为的借口。如果时间倒回去再让我重新做选择,我依然会杀了那个败类。”
“谢谢首长理解。”徐云道。
“或许吧。但我永远不会坐在你的位置。”徐云微微一笑:“首长,不论你是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就算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回到龙怒特战队,也不会这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你是不是http://m.hetushu.com觉得我这个总队特别混蛋?”万狂啸对徐云道:“是不是觉得我总是以命令者的身份站在你们面前,从未切身实际的为你们考虑过?呵呵呵,我这个做总队长的,做到今天这样,真不知道自己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啊。”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万狂啸道:“对不起你的人是我,如果我有办法让你尽快消除心魔,不再消沉,那就不用出此下策了。不过,好在你离开神龙大队之后,竟然能自己调理的很好,这我也就欣慰了呀。”
万狂啸点燃香烟,深深的抽了一口,缓缓开口道:“你以为我当时想要你离开吗……不是的。我只是想让你的心魔不要影响了其他人。当时你是怎么样子的状态你自己最清楚。你的心魔几乎把你吞噬,如果不是王逸一直在全力帮你,你恐怕早已成了废人。徐云,如果你影响的只是你自己,我宁愿你废在神龙大队,也不希望你废在外面!但你影响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你还记得当时龙怒特战队http://www.hetushu.com的那种消沉吗!”
万狂啸叹息一声:“是啊,如果我是你,或许也会这么想。我理解你。”
万狂啸这突如其来的决定让徐云真怀疑是自己的耳朵产生了幻听,再次回到神龙大队的事情是徐云想都不敢想的,而且当日万狂啸宣布让他离队命令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留情面,所以徐云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此时此刻所听到的。
徐云还真没想过,抬起头,苦笑一声,原本没打算在首长家里抽烟的徐云也忍不住拿出一支烟点燃,猛抽一口,回答道:“如果我是您,我绝对不会让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粥。”
事情的确如此,徐云承认万狂啸所说的一切。
神龙大队成立五十多年来,每一位龙怒特战队的队长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都是最终能成就大事者。
“首长,我这才明白。”徐云无奈的摇摇头:“亏我还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悟性挺高呢,原来我也就这点水平啊。首长,对不起。”
是啊,气节何在呀。徐云一番话是挺直了腰板说的,纵然你万狂啸是首hetushu.com长,纵然你万狂啸是地玄境的顶尖高手,纵然我徐云还有事情想要求你。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绝对不会因为那些便卑躬屈膝的虚伪奉承。
万狂啸只剩下苦笑,在神龙大队里,可不只是徐云一个人认为他是“坏人”而王逸是“好人”,而且事实如此,他每次都是唱黑脸的那个,王逸总是安抚众人的那个。久而久之,他也就有了僵面怪这个称号。但谁能知道他肩膀上担当的责任有多么重大!
“但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万狂啸是很少抽烟的,尤其是在家里,更是几乎不抽烟,但却突然在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盒白盒的特供烟,自己抽出一支,然后把烟盒递给徐云,徐云接过烟盒,并没有要抽的意思,而是顺手放在茶几上。
“怎么?不愿意回来啊?是不是外面的生活太精彩了,太丰富了,出去之后心也收不回来了。”万狂啸看着徐云惊叹的样子,咧嘴笑道:“比起那些世俗繁华,龙怒特战队就真的不让你留恋吗。”
这番话倒真是让徐云有些颜面无存,当时他的状态http://www•hetushu.com的确让整个龙怒特战队都消沉的犹如死蛇!哪还有半分神龙的威严!
顿了一下,徐云继续道:“我不是邀功讨赏,我只想说,龙怒无论在如何艰难的困境中,依然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我的兄弟牺牲了,我做了任何人那种时候都会做的事情,但却被处分,被记过,甚至因为心魔难消而被‘劝离’部队。首长,我都知道,师尊当年委婉的说让我外出调养生息,只是让我心里不要有压力的善意谎言,真正不能容我的是你。”
万狂啸一怔,他可没打算用这么不雅的比喻。
徐云身上这点气质也是万狂啸当年最欣赏他的,说起高手,万狂啸见得多了,天才他也见得多了,徐云如果只是因为那点天赋和努力,他是不会重视的。就是因为徐云身上的领袖气质,才使得万狂啸示意王逸给徐云更多的磨练。
万狂啸没有回避徐云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又有谁能理解他呢?作为领导整个神龙大队的人,有太多事情都是他需要考虑的啊:“徐云,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认为是我万狂啸容不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