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30章 早起的鸟有虫吃

这有啥好丰富的啊?林歌和强子都有些不理解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哥,你这两天到底去哪了,我们这一直等不到你的消息。”林歌道:“有什么事儿能让我帮上你也行啊,你是不是去了神龙大队?”
“你是虞美人姐姐吧?!”林歌一宿没睡好,所以即便是早上九点多了,还在床上赖着呢,看到是徐云的号码打过来,他接起电话就把昨天一直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强子精神了:“咋啦这是?云哥又碰到艳遇了?啧啧啧,这艳福,能给我百分之一,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啊。”
“停停停,你还是打住吧!”林歌忙喊咔:“说的我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你让人家国际友人可怎么过啊!”
麻三儿一听到有吃的了,也起床走了出来,牙都没刷就捏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老外这叫少见多怪,在美国,早上无非就是烤面包,喝的是麦片或着咖啡,要么就是喝牛奶吃薄煎饼,哪有咱华夏这么丰富啊。马修,这只是燕京,全国各地的早餐花样多了去http://www.hetushu.com了!长沙的米粉,武汉的热干面,汉中热面皮,兰州牛肉拉面,西安的胡辣汤,广州的粥,天津的煎饼果子,杭州的小笼蒸包,南京的鸭血粉丝……”
两人起床准备出门的时候,凯文马修就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堆吃的早餐:“还是燕京的早餐丰富啊,马蹄烧饼,吊炉烧饼,驴肉火烧,油条,薄脆,鸡蛋灌饼!还有粳米粥,杂豆粥,小米粥,豆浆,茶汤,面茶,油炒面,切糕……哎呀,我看都看的眼花缭乱了。”
林歌耸耸肩膀,没说这是麻三儿猜到的,而是归功到自己头上:“我多聪明啊,随便动动脑子也知道你肯定在那地方呢。要不要我过去?”
唯一起床离开的人就是凯文马修,他说他去晨跑,林歌再三阻拦,说早上晨跑无异于慢性自杀,燕京的PM2.5实在是导致肺癌的最先进“生化武器”啊。但凯文马修还是笑了笑坚持离开了,他对晨跑没什么坚持,只是对燕京的清晨充满了兴趣。
m.hetushu.com“等一下,哥,有件事情我得问问你。”林歌急忙道,避免了徐云挂电话:“你跟美人姐姐,昨天晚上……是不是……那个?”
“滚蛋。”徐云笑骂着挂了电话,这小子还真是够八卦的!
“那算了。”徐云道:“等他回来,你帮我告诉他。楚子国因为涉嫌很严重的泄密罪,早已经被特殊监控关押起来。不可能让人随随便便见的。我会先去看一看,看看他有没有必要来见楚子国。如果有必要的话,以他凯文马修的身份,说不定会得到通融。但是这通融肯定是有代价的。”
林歌一骨碌在麻三儿简陋的客房上下床上蹲了起来,他上铺的强子也把脑袋探了出来,没办法,谁让麻三儿就是个懒蛋主人,太阳都晒屁股了也没起床给他们几个客人准备早饭,他们也就一口气的赖在床上呗。
“人才就是人才,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想留下。”林歌感慨道:“这么说,咱大华夏也希望把这人才给留下了?”
不然的话虞美人也不会一大早起来离开寝室就不知如m.hetushu.com何回来了,这次可不是为了救人,虞美人没有借口给自己找了,她只能找了个理由跟大队请了一天的假,匆匆离开了总部。今天,她只想一个人去逛逛街,也坐在世贸天阶下的露天座椅上喝杯咖啡,让自己的心灵放空一会儿。
徐云叹口气:“我到希望他能留在华夏,但,是走是留是他自己的选择。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先这样吧。”
“虞你个大头鬼。”徐云道:“是我。”
徐云拖着疲倦的身体下床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这一晚上又是再虞美人这里过的,唉,昨天就应该趁着刚见王逸的时候就跟他要宿舍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总是在人家虞美人这里蹭床睡觉,像话吗!
说到处理事儿,林歌也就直接把徐云刚才打电话来说的话转达给了凯文马修,有些事情需要他自己考虑和定夺。
“所以啊,这谈恋爱还是要多坐飞机。”强子摸了摸下巴,感慨一声。
“不用了。”徐云道:“你把电话给马修,我有话要问他。”
徐云起来的这点儿也的确不早了,已和*图*书经早上九点多了,不知道龙怒的其他兄弟们是不是也在酣睡,还是说已经起床去做训练了呢?
强子点点头,这话有道理啊,夜总会里可找不到正经女孩。当然,没有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的意思,即便是有那么个别正经女孩,也不会不正经到跟夜总会里玩儿的男人搞真感情。
“你以后少去夜总会鬼混,就能多认识一点正经女孩了。”林歌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方娅跟霜姐他们在琴岛那边玩儿的怎么样呀,如果不是强子找事儿,他也不用千里迢迢跑来燕京了,唉,都怪强子这家伙太冲动。
第二天早上徐云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酸软无力,酒是粮食精,那也同样是害人精啊。若不是那么毫无节制的喝,徐云也不至于有这种浑身酸软的感觉了。部队真是应该禁酒,这玩意儿喝多了根本没法去打仗了。
凯文马修舔舔嘴唇:“馋啊,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一定把全国美食吃个遍儿!”
如果徐云还记得昨天晚上他在酒精的怂恿下做了什么,那肯定就更后悔了……当然这也跟虞美人m.hetushu.com脱不了关系,谁让她非要给徐云擦身体啊,男人喝点酒儿就会变得敏感很多,而且无意识做出的行为根本不受控制。所以昨晚上虞美人挂了林歌电话之后,就在半推半就下和徐云滚了床单。
“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了。”徐云一愣。
林歌笑嘿嘿的听着徐云挂了电话,他估计这事儿是没跑了,毕竟云哥跟虞美人姐姐俩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现在发展到这一步也是正常现象。
“飞你个头。”林歌既好气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咱也该起床了,麻三儿是铁了心不准备请咱们吃早饭了,咱们总不能就这么饿着吧?”
林歌挠了挠头:“马修他说去晨跑了,还没回来呢。”
当徐云咕咚咕咚喝下床头柜上的一大杯凉开水之后才有了意识。
徐云打开手机,这才看到林歌的好几个未接电话,他知道这小子肯定也是担心自己,连脸都没来得及洗便回过去电话。
当徐云拿过手机的时候,他看到一张纸条,是虞美人留下的:昨晚有人给你打电话,你回一下,今天我出去有事情,寝室钥匙我留在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