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36章 真假难辨

麻三儿摇了摇头:“云哥,咱实话实说,甭说这个了,任何一件古墓里出来的玩意儿,隔着玻璃都没办法判断真假……这么跟你说吧,现在造假的确太简单了,就说前几年出的一件事情,原博物院副院长等五名顶级鉴定专家,为一骗子自制的金缕玉衣开出二十四个亿的天价评估。建行两位行长由此轻信了那骗子的经济实力,发现被骗贷六个多亿后不但未报案,还继续为其违规提供资金四个多亿,导致银行最终损失五亿多呢。后来那几个专家承认了,评估时大家连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没打开,只围着走了一趟。所以隔着玻璃看金缕玉衣,能辨别真假那都是扯淡。”
三亿要做多少单生意才能赚的到啊,毕竟人终究是人,那种贪欲是不能控制的。就像有句老话儿,钱多了难不成还烫手吗?当然不烫手啊,不但不烫手,反而还暖心窝呢。
“红酒那玩意是高富帅喝的,咱可喝不起。”麻三儿道:“你若是整瓶二锅头,我到是能闻的出是什么年份儿的,也能闻的出是红星的还是牛栏山的,和-图-书这个不在话下。”
在潘家园子做买卖,若是没点本事,恐怕也开不到现在啊。这一点徐云到是相信麻三儿,他肯定有他的本事,吃这口饭的本事。
“你说的那些专家连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的确是让人恶心。”徐云道:“但……即便没有这玻璃罩,你能有多少分把握断言这东西是真是假呢?”
林歌不信的摇摇头:“得了吧,谁还没有个看走眼的时候啊,你别说那么自信。”
“的确,这么贵重的东西,是不应该隔着玻璃看。但这地方我可不放心。”女子道:“如果真的有兴趣的,我们再安排,我会让你们看个清清楚楚,但那是之后的事情,就不是随随便便你们在场所有人都能看的了。懂了吗?”
眼瞅着就要爆发的一场战斗,被麻三儿的笑脸给压了下去,他可不想惹麻烦,对方能有这东西,绝对不是好惹的!就算是徐云,那也要掂量一下吧?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搞不好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啊。
最后一问,显然是抛给徐云的。徐云www.hetushu.com干笑两声,他又不识货,而且也买不起,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没想到就让对方的人有如此大的反应。难不成,这玩意儿真的是假的吗?那这玩笑可就开的有点大了吧。
这小子还玩儿神秘呢……徐云也没再说什么。
除了在场的人和离开的人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潘家园子中心这块空地上,刚才到底发生过了什么事情。
大概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十几个真正有路子有背景的老板都看过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主意。
“很好。”女子重新在她的宾利上走出来,打了个响指,四个人马上把金缕玉衣抬回那辆GMC上,女子继续道:“不管你们看的怎么样,我都可以很肯定,没有正儿八经接触到金缕玉衣之前,你们谁都不敢说是真的。但你们也要理解我们,如果你们没有准客户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真正接触到金缕玉衣的。所以,一周之后,谁能有信心联系到准买家的,就跟园子长说一声,如果园子长信任你的话,自然会告诉你去什么地方见我。到时候,m•hetushu•com我才会让你真正见识到金缕玉衣,没有任何东西的阻隔。如果到时你认为是假的,我恭敬送客,如果认为是真的,我们再坐下来谈买家,谈价格。”
“哥啊,亲哥,你没听人家说吗?下一次去人家不一定选中你呢!”麻三儿道:“再说了,我哪有准客户啊,那金缕玉衣若是真的,那女人敢狮子大开口要四十亿!甚至是五十亿!我去哪找这种喜欢买死人衣服的富翁啊……不行不行。”
徐云可没功夫听他们瞎扯:“麻三儿,那一周之后,我要你去闻,到底是真是假。”
顿了一下,麻三儿又道:“现在这一类专家可真不少,私下里收点好处,哼,假的也被他们说成是真的。大爷的,市场都被这群狗日的玩意儿给搞乱了。就因为那么几个败类,坏了一锅粥啊,专家成了砖家,教授成了叫兽,唉。我认识的一个老教授,为人那么好,就因为几个败类教授对女学生动手动脚被媒体曝光,搞的他都觉得自己没脸对外人说他是教授了呢。”
“还有,我还需要声明一个问题,这件金缕玉衣的价值和*图*书可不止三十亿。”女子说完,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宾利车内,而那金缕玉衣则是在十四个一流高手的保护下,被潘家园子里的十几个真正大生意老板们反反复复的欣赏着,判断着。
“三哥,你牛啊,连尸味儿是多少年的都能闻出来?”强子感慨着:“那,要是给你一瓶红酒,你肯定一闻就闻的出是八二年的还是八八年的吧?”
这女人的心思可真够缜密的啊,徐云感慨道。
“当然是百分之百。”麻三儿一边说着,一边关好门:“我麻三儿说话你是知道的,一口唾沫一个钉,我说百分之百,就绝对不会是百分之九十九。”
麻三儿眼珠子一骨碌:“云哥,这事儿咱们私底下再聊。这里人多,不宜多说。”
“麻三儿,就这么看看,你能有多大把握。”徐云微微一笑,低声问道。
“不信是吧?嘿嘿,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但我还告诉你们,眼睛,肯定是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是用鼻子闻的话,可就没有错的时候了。”麻三儿得意洋洋的笑了笑:“金缕玉衣若辨别真假,必须靠闻的,这玩意儿是穿在死人身上http://m.hetushu•com的,西汉时候的古尸啊。那味道很特殊的,即便是通风晾过,去除过尸味,但绝对会有残留。我一闻便知真假,这就是咱的本事。”
“不行也得行,你自己想办法。”徐云道:“我就等着,这事儿你必须给我解决了。我先去洗澡,一会儿你给我拿出个方案来。”徐云才不管麻三儿呢,他肯定有办法!
没等其他人再有什么问题,那女子已经返回车内,车门一关,那些一流高手也纷纷上车,车队跟来时的阵形一样,离开了潘家园子。刚才那么一场看似随意却暗藏杀机的金缕玉衣露面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就跟开始的时候一样,也是悄无声息的。
再次回到麻三儿的店铺之后,徐云仍然没有忘记刚才的问题:“没有玻璃罩的话,你能有多少把握判断那金缕玉衣的真伪?”
现在就算有人有些小疑惑也都没再开口问,谁也不想惹恼和得罪了这女老板。若是感觉不对劲儿,不搀和这事儿不就得了吗。但所有人又都充满了兴趣,不管怎么样,这东西有百分之十的佣金,若是卖到三十亿的天价,那佣金可是三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