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45章 安培之怒

“当然有意义。”安培道:“他们若安排最好的上忍去华夏给我搞定这件事情,我就给与他们封赏。”
“那南千岛群岛呢,老美会为了我们给老毛子翻脸吗?”麻生大郎又道。
对于麻生大郎这点心眼,安培老三自然也心里清楚:“麻生,你没坐在我这个位置上,所以不知道舆论的重要性!现在连棒子也拿着我们独竹岛的事情说事儿!每天都嚷嚷嚷!甚至都不记得当年我们还一起举办世界杯了呢!八嘎!”
“但你把古山次郎和东条土肥原请过来也没什么意义啊?”麻生大郎道。
“争论在所难免。”麻生大郎道:“首相您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小事儿伤了自己的身体。再大的事情也总会过去的。”
麻生大郎对这样的事情到是喜欢去做,反正出了事情都推到安培的头上,最后舆论压力也都在安培的头上,安培做事越不靠谱,他麻生大郎就越是欢喜!因为越是这样,安培下台就越早!
安培看着麻生太郎离开的身影,冷笑一声,心道,你以为这些事情我不http://m.hetushu.com会提防你?我让你安排做这事情,就会留下你做的证据,一旦舆论到了我的头上,我还有你这个家伙给我当垫背的!我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安培愤怒的指着被自己抽翻在地的亲信道:“你马上把古山次郎和东条土肥原两个人给我找来!马上!!”
“你懂什么!这不是死一条走狗的问题!那小子虽然是贱,但他能在网上去胡编乱造一些历史,帮我们黑华夏人啊,一旦有无知的华夏人被洗脑,那就会变成跟他一样的脑残,替我们东瀛人说话,为我们东瀛人争取国际上的支持。”安培道:“现在他死了,我去哪找一个可以跟他一样污蔑自己的国家还维护我们东瀛的华夏人啊!这是我们严重的损失啊,你要知道,多一个这种无耻的华夏人,我们东瀛就多一点舆论上的优势!”
“只是如此,恐怕美国人不会帮我们说话吧。”麻生大郎摇了摇头。
“是!”被抽了一巴掌的亲信也只能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安培的办公室。和-图-书
安培老三这次却冷笑一声:“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就直接告诉他们,谁能帮我搞定这件事情,我就说谁的流派是最正宗的忍术流派,最厉害的忍术流派!看看谁能玩儿的过谁!他们两派一定比着帮我去燕京抓到凯文马修那个小子……哼哼,只要凯文马修那小子一到手,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美国人一定会眉开眼笑的帮我解决内乱的事情,还一定会在钓龟岛和独竹岛的事情上给我说好话呢!”
安培再次被浇冷水:“这事情能不能不提了!老毛子我们是不敢惹,但早晚有一天,让我把军事理论发展起来,我一定要老毛子们好看!敢占我北方四岛,我早晚都要讨回来。”
“首相啊,忠言逆耳,这可是华夏的老话,可有道理了。”麻生道:“我说这些也都是为了你好,既然你不喜欢听,那我就不说了。一会儿古山次郎和东条土肥原就到了,我就不打扰您安排任务了。”
被安培抽翻在地的亲信也没辙啊,他们安排出去的那个自称血殇狂龙的和-图-书小子就那么点背,刚到华夏就被汽车给撞死了,他也没办法啊,但事实就是事实,他只是把事实转达一下,就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这也太不公平了啊……但谁让自己的主子是个脑残变态呢,忍着吧。
“伊贺流跟甲贺流两派一直就不合,现在你让他们两派合作,这事儿恐怕是有点……”麻生大郎似乎就热衷于给安培老三泼冷水。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出现在了安培的办公室里,这个看似其貌不扬,个子不高的家伙,就是伊贺流现在的最高的伊忍——古山次郎!是安培现在最需要的人才。
安培点点头:“那你去吧,把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搞定。目前,我的内阁为博取人气所施展的伎俩已被越来越多的民众识破,我的支持率下降将成为难以改变的常态。竟然有媒体人士对记者说,我的内阁不但不通过彻底反省侵略历史改善与华夏韩国等国关系,而且还通过种种政治欺骗手段人为加剧与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这样的政策只会让东瀛更加孤立,对东瀛有http://m•hetushu.com百害而无一利!你必须把那个媒体人给我找到!狠狠惩罚他!让他死!我要让所有媒体人知道,反对我的下场就是死!”
“是,是会过去的,只要美国帮我们一把,我们什么事儿就都过去了!但现在他们不帮忙啊!华夏越来越强大了,美国都不敢惹他们了,我们必须篡改历史,毁坏他们华夏的形象!”安培老三愤怒道:“现在我们需要美国支持,才敢站出来胡说八道,但想要得到美国的支持,就要做美国需要我们做的事情,美国人想要那个凯文马修,但那个凯文马修很可能就在华夏,就在燕京,我们必须找到确切的消息!不然怎么让美国人信任我们?”
“麻生!你什么意思!总是给我说这些废话!”安培老三有些愤怒:“我能让你做我的副首相,那是因我看得起你,我随时都可以让你下台!”
麻生依然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笑了笑,如果安培老三得不到支持,对他来说更好!他可以利用机会,自己上台!
安培气呼呼的拍着桌子,似乎即便是这样也难以缓解他http://www.hetushu.com心头之恨。而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有副首相麻生大郎,麻生大郎就淡定很多了,他微微一笑对安培道:“首相,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再生气也没有用,只不过是碰死一条走狗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华夏走狗的命本身就贱,他们连自己的国家都抛弃了,难道你还指望他们真的对我们忠心耿耿,这种狗,死了也好。”
安培老三一瞪眼,心里骂到,怎么没意义!意义大着呢!如果他们两个人帮我搞定这件事情,我这首相就坐稳了,你就没戏!若是我坐不稳,你的机会就很大啊!孙子,跟我玩儿心眼子,哼,别以为我安培不知道!
“首相,您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麻生大郎道:“您尽管安排您的事情,我先回了。”
“八嘎!!!”安培一巴掌将站在他面前的亲信抽翻在地,这段日子他早已经饱受折磨,全世界都在鄙视他带领的东瀛政府所作所为,他心中的怒火正愁没有地方发泄,所以只能全部撒在自己的亲信身上,除了自己的亲信之外,恐怕也再没有人能给他撒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