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50章 情况没那么简单

风平浪静的机场让两人多少都有些轻松,显然,徐云肯定那些人不会再折回他们把守的区域,只是需要两人确定一下机场安全就好。
相对比其他那些已经随时随刻准备跟东瀛忍者碰面的兄弟们,这两人现在的现状绝对是相当的安逸了,钱风随手捡起一张素质低下的家伙丢掉的报纸,胡乱翻看着,突然就被一条新闻给惊讶到了。
事实证明,钱风制止花小楼捡起这东西是正确的,这枚苦无的上面的确是涂过毒液的!而且毒性特别强!是甲贺流东条土肥原故意让手下这么做的,因为他们知道,伊贺流的人已经到了,说不定古山次郎已经把他的人安排出来全面排查燕京任何一个角落,若是被伊贺流的人看到,还以为是谁丢的,只要伸手那么一捡,那就没的跑了,这种毒液可以通过肌肤渗入,很快麻痹人的意识,使人心脏麻痹,让人陷入到生命攸关的险境之中。
钱风和花小楼再次返回机场附近之后,东条土肥原的这波甲贺流忍者已经离开,机场的气氛早已缓和http://www.hetushu•com平静。两人不知道还有第二波鬼子的涌入,这一点对于他们所有特战队员来讲,都是一个暗存的危机。
“我勒个擦,花花,快看这新闻,牛大了!”钱风指着报纸道:“东瀛跨辈婴儿引伦理争议,一百一十名儿媳妇借公公的蝌蚪受孕!哎哟,这鬼玩意儿若是生出来,那这当男人的多尴尬啊,是叫儿子啊,还是叫兄弟,这称呼也太难了吧……”
手下忍者惊讶的看着东条土肥原,眼睛瞪的跟牛蛋似的,那种敬佩仰慕之情绝对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休:“东条大掌门,您实在是太厉害了!让我们无比钦佩,真不敢相信您的鼻子连古山次郎的几滴尿骚味都能闻的出来!看来我们要学习的地方还是很多啊!”
徐云不敢耽搁事件,再次全员通知了他们发现的事情,道路上发现的一切忍者武器全部用不触碰的情况下收集起来,最后他再统一想办法消毒销毁!
突然发现这东西,瞬间让两人警惕了起来,因为这些www.hetushu.com伪装成旅客的可疑忍者出现之后,两人就一直跟踪,可以完全确定他们没到过这个地方!而现在这个地方居然出现了这个东西,这意味着什么?
就在两人因为这种跨辈婴儿感慨东瀛人什么事儿都能办的出来的时候,一个奇怪的东西映入了两人的视线里,不起眼的一处角落,两人居然发现了一闪着寒光的峨眉刺,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并非峨眉刺,而是东瀛忍者日常使用的一种常规小型武器——苦无!
意味着除了那一批可疑人员之外,还有!还有他们遗漏的!
徐云接到钱风跟花小楼的通知之后,第一反应也是不要让他们触碰这个东西,他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徐云让霍雷霆和寒战两人留守这群东瀛人的酒店老窝,便跟林歌在第一时间赶到燕京机场附近,这把苦无被钱风和花小楼看管的很严密。徐云在口袋拿出一纸棒,这是虞美人在他下令所有任务成员离开神龙大队的时候给他的。
因为用毒和用药都是东瀛忍者的惯用伎俩,所以徐和图书云把验毒棒放在苦无之上,很快,验毒棒就发生了红色的颜色变化!而且颜色非常非常的深!虞美人说过,颜色越深,说明毒性越大,越是不能触碰的东西!
“是!”众人纷纷鞠躬道,态度诚恳的很,要说这帮人也真够拼的,就算是东条土肥原让他们吃屎,估计他们都会义不容辞的拿着缸子到公共卫生间,舀着吃!
钱风跟花小楼四目相对,眉头紧蹙,坏了,他们的擅自离岗可能意味着错过了很多不应该错过的信息!
现在所有特战队成员的任务马上改变了,由寻人阻击变成了寻找所有可疑的忍者武器,人民群众的安全高于一切!徐云是所有人的最高总指挥,他必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才行!
被吹散到一千米开外的屁还能闻到味儿!不愧是他们甲贺流的东条掌门人啊!这鼻子就算是狗也要汗颜啊:“掌门人就是掌门人,有东条掌门人您在,我们甲贺流就一定可以把伊贺流踩在脚下!请您务必教导我们千米闻屁辨味的独门绝技!”
“嗯。”花小楼点点头,没有触碰那和*图*书枚掉在地上的苦无。
“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得会。但我一定会尽全力指导你们的!”东条土肥原指着不远处一个垃圾箱道:“古山次郎就是把尿滴在这个垃圾箱的下方了,你们可以去闻一下,然后我指导你们如何辨别尿味中的酸度,然后你们可以互相品尝各自尿液的味道,以便于更好的学习!”
还有更恶心的凉拌线形虫,这东西是一类蠕虫,常见的是寄生在人体的蛔虫,一般是小孩体内寄生的最多,通常跟粪便一起排出。还有就是凉拌酱油鼠胎,就是把刚出生的小老鼠混着香甜的酱汁儿,满满地铺在刚出炉的土司上边……
钱风一把拉住他,制止了他:“这东西上面有没有毒,还是不要碰的好。这事儿我们还是先通知老大,等他给我们下达命令!”
“那是自然。”东条土肥原哼了一声:“别说是古山次郎的几滴尿味,就算他放个屁,被风吹散到一千米开外,我都能闻得出他中午吃的包子是韭菜馅儿的还是萝卜馅儿的。我告诉你们,我们作为忍着,鼻子是相当需要锻炼hetushu.com的一个器官。”
……
所以,这种“爹弟”婴儿对某些变态的东瀛人来说,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这种婴儿若是不成活,还会被他们用来做大餐吃呢。在东瀛,吃活人,吃死婴的变态多了去了,这些只需花上一万多东瀛日元,死婴儿或胎儿可以从医院买来,便宜的很。
因为东瀛人卑鄙,所以虞美人担心,这种纸棒是她最近才研制的一种辨别毒性的纸棒,跟迅速验孕棒差不多的道理,只不过这种验毒棒是接触到有毒物质会迅速产生变色的变化。
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可就大了,因为这种东西他们不知道路上有多少,万一被无知的路人或者顽皮的孩童捡起的话,那岂不是就危险大了!
“这有啥难得,他爹给他生的个弟弟啊,叫‘爹弟’啊!”花小楼噗了一声,怪事儿处处有,东瀛特别多,什么金粒餐(东瀛少女的粪便),就算需要等好久才能吃到这昂贵的粪便,依然会有很多人排队等候,还有青蛙汁,直接把青蛙扔进榨汁机榨成肉泥就喝。
“怎么办?”花小楼刚要捡起地上苦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