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52章 狗咬狗

山下一凉忍住剧痛,硬是咽下痛苦的呻吟声。
林歌这么说也是堂堂正正超级高手,对付两个东瀛上忍还是游刃有余的,几个回合下来,林歌非但没有吃亏,还给了这两人每个人的后脑门儿狠狠用木板子拍了一板子!小泉阳被拍的头昏脑胀,脚下都有点站不稳了。
“什么人派你们来的?”林歌控制住山下一凉,怒目而问。
“如果我说了,你会放我离开吗?!”山下一凉道。
林歌挠挠头,平时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啊。
不仅这两个中忍无力承受,正在苦苦支撑着跟林歌战斗的两个上忍都受到了波及,心神一阵松动,虽然只是刹那而过,但林歌还是抓住了时机,强有力的拳头击中山下一凉,山下一凉横飞出去重重撞在墙面上。
“甲贺流?伊贺流?”林歌瞪大眼睛道:“安培老狗还真是够下血本的啊……”
“你们头在哪里。”徐云问道山下一凉。
但山下一凉狠下决心之后,却发现他根本无法做到!因为他不想死,他害怕面对死亡!这是曾经的他不会面对的事情,http://m.hetushu.com而现在他真的怕,他怕死不仅仅因为他已经拥有了越来越高的地位,还有就是受到东条土肥原的影响。
幸好徐云听得懂,只不过,他真不喜欢说日语:“你还有脸反问我们?省省吧。我告诉你,你们安培老狗的阴谋诡计我们都掌握的非常清楚了,如果你想活着离开这里,那就把我们想知道的都告诉我们!说!为什么会起内讧!”
山下一凉这才下定了决心,把东条土肥原安排他们入住的酒店告诉了徐云,然后一脸谨慎的问道:“现在,你们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山下一凉哼了一声,闭口不言。
林歌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的坏笑着看着徐云:“哥,还是你聪明,这招儿够毒的!”
徐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用眼神儿和气息,就将两个中忍压迫的连连后退,他们身体的颤抖跟眼神的无助都可以看得出内心的恐怖。由于徐云的威压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这些实力最多等同于二流高手的中忍根本无力承受。
徐云摆m.hetushu.com摆手,对林歌道:“别整的跟拍电视剧似的,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眼瞅着两个上忍加入到战斗之中,徐云仍然淡定的站在一旁,以他现在的实力,还真不会把上忍看在眼里,就算是忍者的祖宗来了,恐怕徐云也都不会正眼瞅一眼。毕竟现实里的忍者可跟动漫里的不一样,他们体内可没有查克拉,也没有什么写轮眼之类的二次元技能,现实的东瀛忍者只是一群会耍诈的耍小手段跟使用迷药毒素的人,实力最强的上忍也顶多有一流高手的实力。
凛冽的威压犹如从天而降的无形牢笼,哐当一声将两个正准备逃出牢笼的中忍给拦住!
“我知道你们甲贺流的人善于用毒,你的武器上肯定都有各种毒,他们的厉害性你自己最清楚。如果你不想要我把这些都实验在你身上的话,那就乖乖回答我的话。”徐云说的轻描淡写,但却让山下一凉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
“当然。”徐云点点头。
“你说过!我说了,你就放我离开的!”山下一凉心中一惊:“你言和图书而无信!”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山下一凉用日语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跟谁有信,也不跟你们东瀛人有信。”徐云耸了耸肩膀:“况且你们的人都摸到我们燕京了,你们还有什么脸跟我说,让我放你们走呢?你太天真了,有什么觉得冤屈的,到地下跟阎王爷去聊吧。”
他们的毒有多厉害,山下一凉自然清楚的很。
并非东条土肥原就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也是一心想要让甲贺流发扬光大,原本甲贺流的上忍就少,不能跟伊贺流相比,所以他就更珍惜自己手下性命了。久而久之,这些甲贺流的上忍开始变得惜命,甚至忘记了忍者的初衷。
眼瞅着小泉阳挂了,两个中忍又被徐云的威压威慑到站都站不起来,按照忍者的规矩,两个中忍既然知道自己跑不掉了,便直接咬破了藏在舌下的毒包,服毒自杀!山下一凉马上便意识到大势已去,现在他连唯一的保命恐怕都很难做到。如果按照忍者的规矩,他也应该跟两个中忍一样,自杀了算了。
山下一凉没有反驳,hetushu.com也就是意味着默认了这个事实。
见山下一凉没有服毒自杀,林歌上前咔嚓一声,直接废了他的一条手臂!
两个中忍见山下一凉和小泉阳两大上忍合力都对付不了对方一人,当下便要脚底抹油开溜。但徐云可是不会让他们随随便便就在自己手下溜走的,想逃,先问问他愿不愿意。
“你们为什么杀他。”徐云指了指那个伊贺流上忍的尸体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听到徐云会东瀛的语言,山下一凉略微惊讶了一下:“内杠?哼,他是伊贺流的人,跟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流派,何谈内杠?”
甲贺流的东条土肥原是一个改变了传统忍者意义的人,忍者的第一堂课就是要明白,自己的行业可能随时丧命。而东条土肥原却灌输了他手下上忍一个“保命”的思想。
而小泉阳就更倒霉了,没有了山下一凉的牵制,林歌的所有攻击全部指向了他!面对林歌潮水一般的攻势,小泉阳完全无力招架,招架也招架不住啊,连中几招之后便,一头栽倒在地,直接折断了脖颈,口吐白沫,再也没有和-图-书生息。
山下一凉见状马上加入到小泉阳的战斗之中,他深知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如果他跟小泉阳合力,就更容易对付面前这个高手了。
“放你离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徐云无语的摇摇头。
见对方是高手,小泉阳当机立断,先发制人,手里的暗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招呼了过来!深知华夏高手不容易对付的东瀛忍者还是很清楚速战速决的道理!但林歌不知在何处抄起一块大木板儿,扬手一挥,所有暗器尽数都钉在了这木板上,根本没伤及林歌半分!
“伊贺流……”徐云喃喃自语了一句,恍然大悟道:“这么说,路上丢毒苦无的人,是你们……甲贺流的人!”
徐云冷笑一声:“安培老狗是够下血本的,只不过,他这智商似乎是有些低了点啊。明明知道两个流派为了争夺地位而不合,还要他们合作……这就好办了,如果能让狗咬狗,我们就完全不用费力了。”
徐云话音刚落,林歌便动手了,喀嚓一声扭断了山下一凉的脖子。对于这些被安培内阁所用无恶不作的东瀛忍者来说,死有余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