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55章 叫不醒装睡的人

徐云具备这种大局观的素质,是不可多得,未来可以领导大局的人。王逸庆幸当年万狂啸让徐云的离开,庆幸徐云能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把爆发的心魔压制,庆幸徐云又机缘巧合的回归神龙大队。
“麻三儿,够兄弟,真照顾我们。”徐云道:“我们的确是累了,这样,我们歇一会儿,你去杨记羊肉汤那给我们买两份儿羊肉汤。”
没办法,羊肉汤他也想尝尝,买就买去吧。
“不用……不用了……”东条土肥原为了保命豁出去了:“我真的跟他们不一样,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们,只要你们给我一条活路,什么都行!安培首相的任何计划我都会告诉你们!他想要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找什么人,我都可以告诉你们!”
一旦这样,必然会有人员伤亡的。徐云这么做,有效的避免了自己人的伤亡,就从这一点上看,就是一个领导者应该必须具备的素质。
徐云冷笑一声:“可惜,你的消息对我们一点价值都没有。我们早已经在一条卖国走狗的身上得到这个消息了。”
东条土肥原强忍着断裂刀口的剧痛:“留得m.hetushu.com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活着,就是我赢了……我不会像他们那么傻,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统统……统统都告诉你们!只要你们不杀我,让我怎么样都行!我说的是真的,绝对不是儿戏。”
他们唯一付出的就是一宿没睡,等把一切处理干净,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已经清晨五点了。路上也陆陆续续的出现了晨练的人。
“我……我不配,我是败类,你怎么说我都可以,只求你给我一条活路。”东条土肥原央求道,他似乎看得出徐云是这群人的领头者了:“我求求你,领导,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
“我……我求求你们……求……”即便是再强的人,变成这样,也难以忍受剧痛的折磨,东条土肥原被钱风踹了两脚之后,已经几乎说不出话语来了:“安……安培首相让我……让我们来……找,找……凯文马……马修……”
“外加啊十个羊肉包子,二斤羊肉煎饺。”林歌补充完就闭眼睡觉了。
一切事情都结束了,燕京城再次恢复到风平浪静的样子http://www.hetushu.com。六十个特战队员的办事效率是绝对超出你想象的,短短两小时之内,所有一切都处理的干干净净,即便是第二天有人经过这里,也不会感觉到任何异样。
林歌点点头:“是啊,我也听说了,就那店铺开的位置也是黄金地点啊,一份羊肉汤要三百八啊,据说那高汤是清朝给皇帝做羊汤的高汤,这么多年下来,火都没熄灭过。这羊肉汤绝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啊。必须尝尝。”
“你特么又用我们华夏的话!”钱风再次一脚踹在东条土肥原的后腰上,让这个已经被削成只有身体的废物又滚了几圈。
林歌嘿嘿一笑,往床上一躺:“哎呀,那我们就能歇歇了。”
这个较为偏僻,人烟稀少的公园空地,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说话间,麻三儿已经穿好了衣服,他老人家在床上装睡,所以徐云跟林歌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关于徐云这次带领众人的大作战,王逸还是非常欣赏的,有些时候,只需要动动脑子就能解决的问题,的确没有必要打打杀杀。这就是他欣赏徐云的地方,因为徐http://m.hetushu.com云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动手,什么时候应该动脑子。
这一滚牵动了浑身的痛感神经,东条土肥原痛苦不堪的呻吟着,他只想留下一命,现在医学科技发达,他相信即便他这样了,也是一样可以通过医学科技把四肢接上,重新站起来做人。毕竟古山次郎只是让人砍了他两条腿,并没有砍掉第三条腿。
“只可惜这些我们都知道。”徐云摇了摇头:“我看你还是省省吧。做忍者居然做到这么怕死的份儿上,你还真是一点忍者精神都没有啊,甲贺流怎么可能让你这种败类领导呢?虽然那个伊贺流的古山次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跟你比起来,他反而还挺有种的。至少他敢咬破嘴里的藏毒,你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到,还配做忍者?”
“任务暂告一个阶段,所有人及时归队,随时待命,有任何异常情况,必须第一时间应战。”徐云下达了最后的命令,所有神龙大队的人都再次返回总部。
“嗯。”钱风点头,迅速掏出匕首,没等东条土肥原再次开口,就直接将其抹杀!
被选中了任务的特战队员本以为这次出来起码要几天日子http://www.hetushu•com,完全没有料想到,因为徐云一招狗咬狗的计谋,一夜就把事儿给平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龙怒特战队几乎没有浪费一点精力。
“老子也说了,不准你们小鬼子用我们华夏的古语!”钱风上前就是一脚,泄愤的把东条土肥原踢的跟皮球一样滚了好几个滚!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求生欲望真强,都这样了还不死,他到底是有多怕死啊,才会让他有这般忍耐力啊,真的是不服气不行呐。
“那必须啊。”麻三儿已经精神抖擞的等待去尝尝那三百八一份儿的杨记羊肉汤了:“你们累一夜了,我应该做点我力所能及的。”虽然麻三儿嘴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琢磨着,快点走吧,哥们儿都饿死了。
“算了,反正他也没醒,我听说燕京最贵的早餐是什么杨记的羊肉汤,羊肉包子,羊肉煎饺什么的,都是清一色的小青山羊羔子的肉。”徐云咳嗽一声,对林歌道。
有句话说得好,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嗯,那咱走吧。反正麻三儿没醒,睡的太香了,咱别叫他了。”徐云道。
当然,徐云并没有回神龙大队,他跟林歌也熬了一宿没和*图*书睡了,回到潘家园子之后,发现麻三儿正在店铺二楼睡的跟死猪一样。
如果昨天的大混战里,神龙大队的人也加入的话,不但不会让鹬蚌相争,反而会让鹬蚌联合,到时肯定有人挡得住伊贺流的忍刀,却防不住甲贺流的涂毒指虎!
“麻三儿,行啊,精神觉悟那么高了。”徐云感慨道。
麻三儿突然一个翻身,挣扎着伸了个懒腰:“哎呀,一大早的,嚷嚷啥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唉,算了,我理解你们,忙了一夜了吧?累了吧?那个……你们去干嘛啊?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
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宿命。不管怎么样,徐云都命中注定,将是成为统领这个团队的人。
徐云踹了三下床,麻三儿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依然睡的跟死猪一样。
麻三儿张大嘴巴,我勒个去,老子中计了啊!擦擦!你们就是画个圈套等着我往里面钻啊!唉,现在这社会,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麻三儿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唉,真是上辈子作孽了,这辈子这么倒霉啊。
顿了一下,徐云对钱风道:“给他一个痛快吧,我们华夏人可没他们鬼子这么变态,我们可没有折磨人的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