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62章 鉴宝

白小叶不太客气的看了眼徐云:“你有什么要求,我本没什么义务答应你的,但如今麻三儿先生开口了,那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
徐云当然感觉到了她含沙射影的意思:“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种人?”
“刘狗剩肯定说了,这是真迹。而你们只需要再得到我的确定即可。”麻三儿道:“你们根本就没打算做买卖,说什么卖三十亿能给三亿的抽成,只不过是想看看我麻三儿出头不出头吧?我麻三儿从不去给人家搞收藏的做鉴定,所以你们才故意弄那么大派场,让我相信你们是真打算出手。白小姐,真是辛苦你们了。”
麻三儿点点头:“当然会。这金缕玉衣的确是出土于西夏古墓的。你们真的不简单啊……连西夏的墓都找得到,还能把这么宝贝的东西完好无损的弄出来。在下佩服,佩服……”
“什么意思?”徐云怔了一下,白小叶这话说的有点奇怪,他们一边往蓝印会所深处走去,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些话题。
“这东西自从到了hetushu.com我们的手里,我们就把它处置于这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内。有些我们普通人闻不到的味道,相信只有你可以闻的出来。”白小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白小叶轻轻拍了拍手,也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金缕玉衣拔地而起,依然在那绝对密封的防弹玻璃内。
白小叶不再多说什么,走到走廊尽头,打开一道暗门,徐云和麻三儿马上便被带着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绝对是一个收藏家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场所,自从徐云走入这房间,就被震撼了,墙面上挂着的字画,地台上摆放的收藏,琳琅满目啊!
麻三儿站在金缕玉衣面前,详细的查看着这宝贝的每一片玉片,查看着这宝贝的每一根金丝!这宝贝甚至还带着出土不久的那种潮湿气味,而那种两年前古尸才会有的特殊气味也若隐若现。
“我的天呐……”麻三儿最终还是忍不住感慨一声:“就算是秦皇地宫的宝贝恐怕也没你这地方的宝贝值钱啊。”
白小叶眉头一皱,南狗m•hetushu.com剩,北麻三,这是这行里两个最有权威的家伙,别看他们头上没什么教授专家的光环,但那些教授专家若想跟他们比,那都是臭狗屁,一文不值。
麻三儿微微一笑:“这东西你肯定让刘狗剩鉴定过了吧,为什么还要找我?”
麻三儿嘿了一声:“因为我闻到了刘狗剩的味道。”
麻三儿大手一挥:“我都知道了,你让我来,不就是为了让我给确定确定这金缕玉衣到底是不是真的嘛。我又不是傻子,我麻三儿的鼻子跟刘狗剩的手,是这行里最靠谱的辨别真伪的东西,这事儿你们肯定也都调查过。”
麻三儿当然不需要像狗一样趴在上面去嗅,玻璃罩打开的刹那,麻三儿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东西的不凡。这是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所以根本没办法形容。
“没错,我们的确是调查过。”白小叶微微一笑:“不然的话,就不会请你到这里来了。”
麻三儿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甚至还有王羲之那被传闻失踪的草书字帖,和*图*书都是价值上亿的好东西啊!麻三儿混这一行也不仅仅是靠鼻子,眼睛也好使的很,是不是真迹,他仔细辨别之后还是可以确定的。
“麻三儿先生,这玉衣……”白小叶竟然破天荒的在麻三儿后面加了先生两字。
说话间,白小叶不知道按下了什么机关,金缕玉衣外面那层防弹玻璃罩直接打开。这价值连城的国宝瞬间暴漏在空气之中。
“伪君子就是说那些表面正派高尚,实际上卑鄙无耻的人。金庸老先生塑造了一个叫岳不群的人,就是伪君子的典型形象,他的言行举止,无不得体大方,处处退让,叫人佩服,谁知外表这样完美的人,才是最好恶贪婪的人。”白小叶道。
这种气味真的是普通人难以察觉,即便是狗狼之类嗅觉敏锐的动物,也很难察觉。想想,入葬能穿得起金缕玉衣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肯定都做足了防止腐烂和防止尸臭味道的工序。所以能辨别这种味道,才是麻三儿的独门绝技。
麻三儿回头瞅了瞅徐云,他到没什么要求,面对这种“大户人和_图_书家”,麻三儿还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但徐云恐怕就没那么好打发了……他无论如何也要跟他来,就说明徐云不会简简单单把这事儿给了结了。
“麻三儿,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方,我也就不瞒你们了。”白小叶道:“我请你来是另有目的。”
白小叶面对徐云这种毫不为其所动的行为,用诧异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个男人不简单,白小叶冷魅的眉心微微蹙起,今早在潘家园子里见徐云的时候,她还感觉这家伙也挺轻浮的啊,这性子也变的太快了点吧:“徐先生,你听说过伪君子吗。”
“谢谢麻三儿先生赞美。”白小叶道:“那么大老远麻烦你到这里,我们一定要尽到地主之谊。有什么要求,你随便说。只要合情合理,我一定尽力满足。”
白小叶脸上的惊讶,绝对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这麻三儿也太神了吧!他们在一周之前的确找刘狗剩来鉴定过。
“不不不,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徐先生现在的言行举止,无不得体大方,叫人佩服。”白小叶道和图书:“真小人容易识别,笑里藏刀,总是在笑;伪君子则是抛砖引玉,简单说就是你给他一块砖头,他给你一块玉,你给他一个玉,他给你一块砖。本质就是不符合投桃报李,礼尚往来的礼仪。伪君子习惯夸人,用赞美的话麻痹人,然后从中得到利益,如果不获利,就会比小人还危险。”
“我到没什么要求,你问我云哥吧。”麻三儿摆摆手。
“你怎么肯定我们让刘狗剩鉴定过。”白小叶疑惑道。
麻三儿都意识到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了,就是鉴赏一下金缕玉衣,至于那么麻烦吗?
虽然被揭穿,但白小叶却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麻三儿先生,不管怎么说,你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会给小女子一个答案吧。”
“白小姐恐怕是多虑了。”徐云无奈的摇摇头,搞了半天,是被人家误会是小人了,不是他徐云就那么不近女色,而是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提高警惕,什么时候应该意识到色字头上一把刀。今儿若是因为对方一群美女就沦陷了,接下来真不知道将会是面对怎么样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