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64章 三皇之女帝

麻三儿这嘴巴甜起来,还真是让人受不了。
这里面的东西,哪一件不是价值上亿的稀世珍宝啊!麻三儿一听,眼都直了,佐阿姨也太大方了吧!就算让他麻三儿叫亲阿姨他也愿意啊!
只是左冷月看起来真的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的让徐云实在叫不出口啊。
咯噔!咯噔!咯噔!
“师父!”白小叶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她眼神儿里对这个女人的尊敬,绝对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天玄境高手,这个世界上少之又少,神一般存在的高手。地下世界里提到过的天玄境高手只有三个人,那就是三皇。三皇之一的皇甫国徐云已经见过,那个已经金盆洗手不问世俗之事的老者是真心想要退出地下世界。而三皇里面另外一个缪波则是传言受了他干爹张太岁内伤而身亡的。
现在站在徐云面前的这个气息恐怖、实力强大到他完全不敢预估的女人,恐怕便是三皇之中被人称之为女帝的左冷月了吧!
就在麻三儿受不了这诱惑的时候,徐云一个凛冽的眼神m.hetushu.com看了过来,麻三儿瞬间冷静下来,把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麻三儿能给佐阿姨做事儿那是麻三儿的荣幸,怎么还好意思要什么谢礼,我没带些东西来看您,就已经是我的失礼了。”
但徐云又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左冷月!左冷月成名都已经将近二十年了,徐云觉得她至少也要四五十岁以上了吧?而他面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也不过是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给人一种气质少妇的感觉,这气质绝对不弱于看上起比她年轻十岁的白小叶呢,而且她的容貌是如此的惊为天人,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一点都不为过!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见过女帝左冷月的男人下场都是死,而女人都会成为她的手下。
太大的实力差距会带给人无形的心理压力,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避免的。即便徐云心无畏惧,但内心深处仍然会暗暗滋生一种无形的敬畏,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此时此刻徐云是多么想问问左冷月啊!和_图_书但万狂啸的警告却也再次在耳边响起:左冷月可不是谁都能招惹的!这个女人和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刚才被徐云反扣回白小叶头上那顶“井底之蛙”的帽子,徐云感觉再次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头上。
而徐云的心思却已经飞到了别处,因为就在几天前,他去见楚子国的时候,楚子国无意说出一番话,说只有左冷月才知道他父亲的下落!而如今,左冷月能轻易的识破他徐云的身份,看来楚子国的话是有依据的,并非空穴来风。
麻三儿的心脏跳的那叫一个厉害,若是他麻三儿也贪得无厌的真开口要了东西,是不是他的鼻子也会被挖掉啊?想想他都觉得一头大汗!左冷月这个人到底是温文尔雅,还是蛇蝎心肠,麻三儿现在算是彻底的不敢确定了。
“你还真的是有够好奇的。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知道的越多,就越不安全。”
这个女人绝对是徐云见过最气质的女人之一,如果拿她跟霜姐她们比较的话,她更成熟于她们所有人hetushu.com,但在长相身材皮肤和气质上又绝对不输于她们任何人!绝对是人间极品一枚。
“但是……好像你知道的事情也很多吧。”徐云反问道。
左阿姨,这个称呼听起来还真是挺有感觉的。
左冷月被麻三儿的话逗笑了,笑的花枝招展,这个根本让人看不出年龄的惊艳女人让徐云完全琢磨不透,笑过之后,左冷月才淡淡开口道:“南狗剩,北麻三儿。我之前先找过刘狗剩,他跟我说,这金缕玉衣绝对是真的,我让他随便挑东西作为谢礼,没想到他却说要我这幅最喜欢的富秋山居图,而且还要我家小叶去给他做老婆。”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哈哈哈哈,小鬼,你这个德行还真跟某人一模一样,竟然敢这样反问我?难道就不怕我跟你翻脸吗?”
等一下,麻三儿一怔,刘狗剩既然要了富秋山居图和白小叶,那为何白小叶也在场,而富秋山居图也挂在那墙面上呢?
麻三儿张大嘴巴,这刘狗剩也忒会挑了吧?那富秋山居图可绝对是价值连城啊,还要http://m.hetushu.com带一个白小叶这么漂亮的老婆回去。啧啧啧,狮子大开口啊。如果让他麻三儿选择,两者随便一个都可以。
徐云没有回避她质问的眼神目光:“你是……左冷月?”
徐云这下彻底被震惊了:“你怎么知道……?”如果对方是女帝左冷月的话,怎么可能对他一个小人物有所在意呢?这都是徐云搞不明白弄不清楚的疑问,但面对这个女人强大的实力气场,徐云又实在不知道如何强硬的质问。
“徐云,神龙大队万狂啸手下龙怒特战队的炎龙队长……我说的没错吧?”实力恐怖的女人微微一笑,对徐云开口问道。
“小鬼。你这个年纪,应该叫我左阿姨。”没错,这个气场如此强大,让徐云都心生敬意不敢造次的女人,正是传说中三皇之中唯一的女人,被地下世界的人称之为女帝的左冷月!
我勒个去!麻三儿的眼神儿绝对比第一眼看到金缕玉衣的时候还要震惊!女帝左冷月啊!地下世界关于她的传闻太多了,但真正见过她的人恐怕就是凤毛麟角了!
http://www•hetushu•com麻三儿马上马屁道:“左阿姨呀,我麻三儿早就耳闻您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做错的事儿,说错的话,我们绝对不敢对您有半点不敬啊。”
“我觉得他太贪婪了,所以就给了他一点教训。”左冷月虽然是笑谈,但麻三儿可就笑不出来了,左冷月就像讲述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我剁掉了他那只贪得无厌却又能摸出任何古董年代的宝贝右手,让他滚回江南去了。这以后呀,这行里就只有你北麻三儿了,南狗剩算是再也不用吃这行当的饭了。”
麻三儿想想刚才见到的那些女人,恐怕都不是普通小姐,都是她左冷月的手下吧?天呐,幸亏徐云跟着来了,不然的话,他麻三儿若是动了女帝左冷月手下的女人,那下场恐怕真的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呀!
左冷月淡淡一笑,对麻三儿道:“麻三儿,你不用那么客气。你帮我确定了这件金缕玉衣的真假,应该是我谢谢你,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自己选,我都可以送给你,当作是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