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66章 送客

麻三儿最早培养起来的几个贫困学生,现在也都燕京大学上大一了,他们都跟麻三儿说过,只要他们一毕业,马上就去找工作努力赚钱,赚了钱,他们不买房子不买车,就算不娶媳妇都没事儿,留够正常吃饭的生活费,其余的钱都交给麻三儿,让麻三儿多支助几个穷苦人家的孩子。
徐云瞅了白小叶一眼:“月姐,你这徒弟真够霸道的。”
“没有。”徐云摇摇头:“只不过,我觉得这些东西永远被珍藏在看不到的私密空间,远不如放在博物馆,让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看到这些稀世珍宝。这些东西都代表了人类发展的历史,都是有相当大的历史价值的。但如果永远都放在一个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私人空间里,那它们的价值就得不到体现,它们展现出来的那些逐渐被人们遗忘的历史,就得不到展现……所以……”
“你不会真当这地方是什么普通的会所了吧?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白小叶道:“我师父没让你们走,你们谁都不能走!”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他的确和图书就打这个主意了,而且也差点就在她左冷月这个太岁头上动土了。
“是吗?那我会好好跟她说说这个问题的。”左冷月微微一笑:“你们如果真的赶时间回去,那我让她送你们。就算对她这态度的一个道歉吧。”
徐云一愣:“难道就只有这些?”
麻三儿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点头连连叫了两声阿姨,只要左冷月能心情爽爽的,然后让他们毫发无损的离开这里,那他麻三儿就心满意足了!千万别因为徐云找点麻烦,把左冷月给惹的恼羞成怒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小子,少跟我讲这么大的道理,你就算把天说破了,我都不会把我这些珍藏品白白捐献给博物馆的。博物馆拿我的珍藏品赚钱可不会给我的。”左冷月道:“与其这些宝贝赚到的钱被某些大老虎给贪了,倒不如留在我自己身边,只有懂得欣赏它们的人,才配拥有它们。”
左冷月看到麻三儿那紧张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道:“你还是叫我阿姨我听着舒服。”
白小叶眉头一皱m.hetushu.com,师父这是怎么了!竟然帮着这两个家伙说话?凭什么啊,就因为他们俩嘴巴甜,一口一个阿姨,一口一个姐姐,真把师父给搞的迷糊了吧?如果师父真迷糊了,她白小叶可不会迷糊,一定不会让他们两个那么轻松就离开这里。
顿了一下,左冷月继续道:“如果我想让这些东西展现它们的价值,那我也可以开放,免费参观,我不需要什么国家拨款的维护费用。这样,这些东西岂不是更有价值?而且,我相信不会有人傻到在我左冷月头上动土,敢打我珍藏品的主意吧?”
“走!走!马上走!”麻三儿连连道。
而左冷月也一挥手:“小叶,送客!”说完,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那道暗门之后,任凭徐云在怎么呼唤,也没有半分回应。
“我怎么知道你身份的?呵呵呵,就你那股子威压,一看就是万狂啸和王逸调教出来的,那种罡正的气势,显然就是神龙大队出来的人。”左冷月道:“如果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见得事情多了,也就自然能知道了和_图_书。”
“行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啊!快走啦!潘家园子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们去做呢。”麻三儿拉着徐云就走。
徐云摇摇头:“博物馆怎么会拿你的珍藏品赚钱呢,咱们博物馆不收费啊,只需要预约领票就好了,身份证有效就没问题的。不会有什么大老虎拿你的收藏去赚钱的。”
徐云终于鼓起了勇气道:“月姐,在我离开之前,想问你一个问题。”
“左阿姨呀,那……那个……如果没什么事情了的话,我们就先走一步,时间也真不早了,我回潘家园子还有事儿呢。”麻三儿道:“咱,咱们离的那么近,以后有的是机会聚,您说是吧?您有什么事儿,吭一声,我马上帮您办。”
麻三儿一听徐云居然敢厚着胆子跟左冷月要东西,连忙把徐云拉到身边,赶紧跟左冷月解释:“月姐啊,他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怎么敢跟您手里讨东西呢,您可千万别介意!就当他放了个屁,什么都没听见。”
白小叶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徐云:“你若再不走,惹恼了我师父,和-图-书她可不会轻易原谅你的。徐云,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左冷月见徐云不再开口说话,微微一笑道:“从我见到你来,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想把我这些个人珍藏都上交国库对吧?”
有这些成熟成才的大孩子的话,麻三儿就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
“说的好听。”左冷月白了徐云一眼:“但我不答应啊。”
“你还想让我知道些什么?”左冷月道:“我可不会识人看相。”
左冷月道:“人们参观之后呢,博物馆肯定就需要有各种维护费用,这些钱是不是就需要国家出?只不过是参观参观,有什么好维护的。我说的可不是表面上的一点门票费那么简单。一个博物馆一年乱七八糟的费用可真不少,而这些钱是国家给的,国家的钱是纳税人给的。最终还不是一个道理?而维护费用就是没有标尺的数额了,这个无形看不到的金钱才是让我不懂的。”
但徐云根本没理会麻三儿挤眉弄眼的表情,非常认真的对左冷月道:“月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你http://www.hetushu.com还知道我的什么事情?”
徐云有些着急,语言组织上也有点不知道如何表达:“我是说……你,知不知道我的身……”
“哎呀,这都几点了,还问什么问题啊!左阿姨需要休息好不好呀,你这家伙怎么那么不懂事儿啊,走啦!”麻三儿是真怕徐云口无遮拦说错了话啊。
徐云最后看了一眼这会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也不想连累麻三儿,反正已经知道地方了,他自己再前来便是。如果左冷月不想跟他说,那他就来一出现代版的三顾蓝印会所,用诚意打动她,让她见自己。
“意义不一样。”徐云道:“月姐,其实,没那么多隐藏的黑幕。博物馆维护费用都是正常的。国家的确有一些大老虎存在,但咱们政府现在不都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打回原形吗?华夏政府会越来越努力的做好,越来越努力的为人民办实事儿,办正事儿!”
麻三儿可不愿意招惹左冷月这种人,要知道,现在还有几千号贫困学生等着他麻三儿的救助款吃饭呢!如果他麻三儿出点什么事儿,那就等同于这些学生也没饭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