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69章 渊源

白小叶一怔,淡淡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白小叶摇摇头:“平日里师父讲究养生,根本不会让我吃这些东西的。我跟你说,若是师父知道我跟你偷偷吃涮羊肉,肯定会骂我的。”
徐云发誓,就算他今晚上带她吃一盘酸辣土豆丝,她都会觉得是人间美味,每天吃白水煮的东西,让谁谁也受不了啊!
“这就是燕京火锅啊,够特色吧,今天让你好好尝尝,口感绝对不同于电磁炉。”徐云道:“拿涮羊肉来讲,一只二十多公斤的羊可供选用的净肉仅六到七公斤。每公斤羊肉至少要切成一百二十片以上,厚度在一毫米以下,才能保证口感的鲜嫩滑润。若是羊肉切的不够薄,就没有鲜嫩可口的那种质感了。看到这些了吗,麻酱、麻油、卤虾油、酱油、辣油、韭菜花、香菜、料酒、豆腐乳,缺一不可啊!”
徐云这就好奇了:“你们养生都吃什么?吃药膳?”
涮火锅涮火锅,精髓就在一个涮。
“……”徐云无语了:“也就是说,你们一年四季,吃的就和-图-书都是白水煮的各种没滋味的东西?”
“你还有干爹呀。”白小叶惊讶了一下:“真羡慕你,我什么都没有,就只有我师父。你干爹,现在还好吗?”
白小叶吃了一口就上瘾了,真的是鲜美无比啊!
“你也吃,别只顾着给我夹呀。”白小叶收起那层冷漠之后,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亲近的,她也给徐云夹了些羊肉涮好放进盘子中:“别光说我啦,你也说说你呗,你呢,你是怎么进那个什么神龙部队的?你……也是孤儿?”
“不知道。”白小叶摇摇头:“我师父重来都不跟我说我的事情,我若问的话,她肯定是不理我,或者干脆就发脾气了。所以,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敢问了。所以,我只记得我自己记事儿之后的事情,就是受各种训练呗,小时候不懂事儿,就知道哭鼻子,现在才知道,师父都是为了我好……”
火锅绝对是北方人冬天极具特色的美食了,当然,现如今全国大江南北都有,就算是三伏夏天,依然会有人沉迷于火锅的美味和_图_书
“何止是听说过。”白小叶有点激动的放下手里的筷子:“我师父还带我去张太岁的墓碑前给他老人家祭拜过呢!我师父对张太岁还是很尊敬的,真的!我不骗你的!”
养生,还真不是一个说出来忽悠人的词儿啊。
“对啊,师父说了,吃油跟吃盐都不养生。”白小叶虽然这么说,但却不停的涮着羊肉,吃的津津有味。
“你不会从小就吃白水煮菜长大的吧?”徐云道。
“他老人家过世很久了。”徐云微微一笑,有些时候,心里的悲伤,只能通过微笑来掩盖。
如果把羊肉倒进去开煮,那根本就是不会吃,羊肉一旦煮的老了,那吃起来可就不是个味儿了。
“怎么样,平日里吃不到吧。”徐云道。
白小叶想了想:“我应该是从记事儿的时候,就跟师父在一起了。两岁?三岁?呃,也可能是四岁吧,这个我还真记不得,师父也从未跟我提起过啊。”
“什么是药膳?”白小叶一愣,摇了摇头:“我跟师父每天吃的都是养生菜,白水煮土和图书豆,白水煮豆腐,白水煮青菜,白水煮白菜,白水煮鸡蛋……”
“没什么,早就习惯了。”徐云道:“不过,我干爹这一辈子也值了。没有人不敬佩他老人家,就连我师尊跟我们总队,都要叫他一声张太岁。老爷子一生荣耀,值了。”
徐云点点头:“你小小年纪也听说过他吗?”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徐云也有点懵了,女帝左冷月可是当今地下世界传闻的第一人啊!她怎么能跟张太岁有什么结交呢?虽然张老爷子一生荣耀,但他的实力有没有突破天玄,依然是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题了。
这养生还有什么意义啊?如果说吃这些东西就能养生,让人年轻,多活一百年。但多活的这一百年里,还是要吃白水煮菜,多吃一百年的白水煮菜,那还不如不活着呢。
“对啊。”白小叶点点头。
“养生?”徐云恍然大悟,怪不得白小叶的皮肤看上去那么稚嫩,怪不得左冷月看起来跟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似的,功劳都在于养生啊。如果徐云猜测的不错,连楚子国都知m.hetushu.com道左冷月这个人,她还跟自己的父亲有交情,年龄肯定也不小了吧。
真可怜啊,徐云感慨一声,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至少在神龙大队里面的童年还有酱牛肉和红烧排骨可以吃,偶尔大厨还会给改改膳食,来个海鲜疙瘩汤什么的。
反正徐云是肯定不会接受这种养生之道,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种养生之道才是真正的养生之道,其他的都是忽悠人的。
徐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算是孤儿吧,我是被我干爹送到神龙大队的。”
真搞不懂现在年轻人为什么喜欢去吃什么披萨啊汉堡啊,有什么好吃的?来一顿正儿八经的燕京火锅也花不了几个钱,比吃那些油炸的垃圾食品可强多了吧。
白小叶算是见识了,怪不得都说舌尖上的华夏,在吃上那绝对是花样百出,先不说能代表了饕餮的什么都敢往嘴巴里面塞的广深人,就说燕京人,吃个火锅还那么讲究呢。比起老美千篇一律的汉堡汉堡还是汉堡,华夏这些传统美食才是真正的美味。
“你是怎么被她收留http://m.hetushu•com的?”徐云现在好奇心全部被打开了。
徐云是真不敢相信白小叶还真的是没吃过火锅,当她看到人家把点燃的木炭放入炉筒内,更是惊奇的睁大了眼睛,太不可思议了:“这是谁发明的?好有创意啊,虽然我没吃过火锅,但也见过,不都是电磁炉的吗?这个,居然是个巫师帽一样的铜锅,太有创意了吧!”
“张太岁?”白小叶这下嘴巴张的更大了:“你干爹是太岁张邈之?”
白小叶开车,所以不喝酒,徐云自己也没什么喝酒的意思,要了瓶二锅头,完全就当漱漱口,意思意思罢了。吃火锅嘛,重点还是在吃上!徐云夹起羊肉在沸腾滚烫的汤锅里那么一涮,马上就夹到白小叶的盘子里:“试试,口感够不够鲜嫩。”
徐云仍然默默的给白小叶夹着涮熟的东西吃,这女孩的身世跟自己一样,真的挺可怜的。但他是男人啊,而白小叶只是一个女孩,她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才能有今天啊。
“你是什么时候跟你师父的。”徐云一边给白小叶捞了些火锅里的涮好的百叶,一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