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71章 左冷月的纠结

吃火锅?左冷月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的:“晚上,你跟他去吃了火锅?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吧?”
白小叶把徐云送回潘家园子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去,时间那么晚了,她就算回去师父也已经睡了,倒不如随便找个酒店开个房间,睡醒之后第二天再回去也不迟。
“当然没有啊!”白小叶怎么说也二十二岁了,男女那些事情也略有耳闻的:“我对徐云没有那种感情的,我……我就是觉得,昨天我们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他特别会关心人,让我觉得……他……他……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的照顾我。”
“师父,但我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啊。”白小叶道。
当然,徐云当时也的确是另有预谋,徐云的预谋就是金缕玉衣。只不过这金缕玉衣的主人是如此的出乎意外,这才让徐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不然徐云真会夺了玉衣便走人,那样徐云在白小叶的心里将会永远成为一个腹黑的卑鄙男人。
“你怎么可能跟他在哪见过。”左冷月突然收起和*图*书了脸上的笑容:“从你记事之后,就一直都在我的身边!我都没见过那个小子,你会在哪里见过?你就别多想了。我告诉你,世事无常,人世险恶,不管你觉得徐云这个人到底好还是不好,都少跟他有来往。”
“我有什么可不舒服的。”左冷月道:“我的话你听清楚没有。以后别再跟徐云有来往。”
左冷月一下就不淡定了,腾一下站了起来:“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什么吱吱唔唔的!说!徐云都对你做了什么!他……他是不是对你……做……做了那种事情?!”
可仅仅一夜之隔,白小叶居然会说徐云还不错?
世事无常,谁也不会想到一件事牵扯着另外一件事情,一个人又牵扯着很多个人……白小叶冲过澡,躺在床上,许久没能入眠,她很惊讶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会有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还不错吧?”左冷月这下就有点诧异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天的时候,自己这个最爱的徒弟对徐云www.hetushu.com可以说是恨到家了,徐云任何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动作,都会让白小叶有些愤愤不平。
左冷月还真不知道现在还能有什么事情能够吓到她的,除非是那个人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里面逃出来了,不然的话,就算是东瀛岛被核武器给炸沉了,她左冷月依然可以不以为然。
“我……我们……”白小叶脸上一阵囧相。
次日一早,休息充足的白小叶便驱车赶回去见师父。
“师父,一开始我的确是挺讨厌他的。但是,我现在知道他的身世跟我差不多,所以……我觉得他又没有那么讨厌了。”白小叶解释道:“对了,还有啊,我还听说一个特别惊人的事情,我说出来,师父肯定也会吓一跳的。”
“师父,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白小叶关心道:“怎么……突然……”
那徐云呢?徐云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呢?也会把白小叶当作是妹妹一样看待吗?还是说,徐云会有其他的感情?但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样子的hetushu.com感情萌生,左冷月都不会准许的!绝对不会准许!谁对谁都不可以。
白小叶看到师父沉着脸,也不得不妥协下来:“师父,如果你不希望我跟徐云有接触,那我就不跟他有接触。反正平日里也真的没有什么可值得接触的事情。等我们离开这里,那自然就……就见不到了……”
这下轮到白小叶茫然了,昨天晚上师父不是还对徐云赞不绝口吗,看上去还特别的欣赏徐云啊,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得这样了,不,不能说是一夜之间,应该说是一瞬间就转变了,刚才她提徐云的时候,还没这种情绪吧?
左冷月真的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早就准备好了面对徒弟的吐槽,但得到的答案却是截然相反,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年轻人的思想转变就是迅速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小叶多少都有些失落的神情。
“哪里呀!”白小叶的脸腾一下就红透了,一直红到了耳根上:“师父!你看你都说到哪里去了!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就是……就是我嘴馋,和-图-书破戒了,跟他一起吃了火锅……”
左冷月得知白小叶一夜未归并没有说什么,她的徒弟她了解,即便是三五天不回来,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定是有自己的原因。比如说昨天晚上,肯定是因为时间太晚了,开车又太累。
“徐云的干爹是张太岁,就是你带我去祭拜过的那个张邈之。”白小叶道:“师父,这个世界真的是好小,而且任何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好微妙啊,我突然就觉得徐云他好像,好像……跟我认识了很久似的,就好像以前在哪见过。”
“为什么会觉得他还不错呢?”左冷月道:“我觉得你很讨厌他啊。”
但随着她在外面接触的人多了,才开始慢慢意识到男人是一种什么动物,她见到过的大部分男人,都是贪婪的,好色的,占有欲望极其强烈的,腹黑的,阴险的,城府深厚的。
徐云的身影就好像是怎么挥都挥不掉了似的,让白小叶有些难以入眠。
“……”左冷月沉默了,她不敢相信,白小叶居然会有这种感觉。
自从师父放http://www.hetushu.com她单独外出之后,白小叶开始见识到越来越多的花花世界,她之前甚至连男人都没见过几个,所以她对男人一直没什么感觉,一开始,在她看来,男人只是一群跟女人不使用同一个卫生间的动物罢了。
所以,在白小叶初见徐云的时候,虽然徐云的眼神儿没有大部分男人眼神中的贪婪和欲望,没有被她划分到好色一类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小叶把徐云划分到了腹黑阴险的一类人中,在她对世界的认识中,她觉得,如果一个男人不好色,那就肯定是另有预谋。
白小叶一怔,一时半会的,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呢:“还不错吧。”
“小叶,你觉得徐云这个人怎么样。”左冷月突然开口道。
“说来听听,我还真想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能吓到我。”左冷月微微一笑,平日里,她也就只是在面对白小叶的时候才会这样笑吧。
左冷月脸色一沉:“昨天晚上你送他们回去之后,徐云都跟你说了什么,你们都做了什么?”
但毕竟是累了一天,白小叶最终还是陷入了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