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81章 误会

只要东瀛人不是傻子,那他们就一定会寻找过来,这一点王大虎在接到顾绮娅电话的时候就已经肯定了。但王大虎跟凌峰是一类人,知恩图报,恩人让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无怨无悔,天经地义。
凌峰马上毕恭毕敬的站好,一点都没反驳,对徐云和林歌深深鞠躬,道一声:“对不起!”
林歌明白是什么意思,挠挠头对王大虎和凌峰道:“不好意思了,我还真有点不识好人心。两位别见怪,我也是……”
“够了!”王大虎起身怒瞪凌峰:“我跟你说过什么话你都忘了!!顾大小姐是我的贵客!我的恩人!她的朋友同样是我的贵客!她的恩人就同样是我的恩人!我是怎么教你待客之道的!”
王大虎道:“燃油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必须等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搜索结束才能离开,不然,你们防得住他们的人,却防不住他们的鱼雷导弹这些东西,相信我,我吃过东瀛人的亏。”
王大虎陪几个客人吃饭的时候,凌峰已经亲自监督,安排人把徐云他们的快艇藏了起和-图-书来。这附近的海域内,除了他们海上餐厅大虎海鲜城之外,再没有第二家这么有胆子的。
“不好意思,让两位误会了。”王大虎解释道:“他去藏船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他就是担心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会找过来。完全是为了避免给两位造成麻烦。绝对没有不让两位离开的意思。”
虽然这海域并没有进入东瀛领海,但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可阴险的很,没有任何声息的就搞了一次毒刺导弹乱射,直接就把王大虎的船给炸飞了!若不是王大虎因此受了伤,他绝对拼死也要闯入东瀛领海把那炸了他的王八犊子给宰了!
“老板,他们的船我已经安排藏好了,绝对不会有人找到。”凌峰走到王大虎身旁,低声道。
最终王大虎把他留在身边,留在他的大虎海鲜城的海上餐厅上,也就是他这么义气细心的原因。既然是海上餐厅大虎海鲜城的人,那就必须有厨艺。这船上不管是老板王大虎,还是扫地的杂役,都做得一手好菜。
王大虎身受重伤,船也www.hetushu•com被击沉,只能靠着一块板子坚持着往回游,这种时候,只要有一条稍微有些攻击性的鱼,恐怕他都搞不定。
“王老板这是什么意思?”林歌一听就不干了啊:“把我们的船藏起来,难不成你们这里是孙二娘的人肉包子铺?我们进得来……就出不去了?”
“理解理解。”王大虎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得不让我们有些戒心。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完全能理解。”
“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可猖狂的很,公海上没有他们不敢乱逛的地方。”王大虎道:“毕竟我这生意也是不缴税不纳税黑路生意,只能在公海上搞。所以也跟他们打过几次交道。”
“你们什么意思?”凌峰一听这话,马上开口维护王大虎:“我们老板好心好意,你们反倒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动手倒不至于,只要他们不动手,我也懒得给自己找麻烦。”王大虎道:“你们放心,我有我的办法,即便是他们找来了,和*图*书也不敢在我的地盘上怎么样。”
顾绮娅惊诧道:“你跟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动过手?”
因为这种海鱼的营养价值高,极难捕获,但是对降低胆固醇有相当显著的效果,很多客人喜欢点,就算价格再高也无所谓。王大虎自己又喜欢钓鱼,所以研究了这种鱼的习性和口味,意识到只有晚上才容易钓到。
自从找到这地方,王大虎就喜欢自己开小艇来这里夜钓。
凌峰是王大虎的得力助手,不论是在厨房里,还是在平日任何一件事情上,他总能给王大虎处理的干净清爽。用凌峰的话说,他的命是王大虎给的,所以他为了恩人做任何事情都无怨无悔,天经地义。就算是王大虎让他死,他都二话不说直接跳海喂鲨鱼。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王老板大度。”徐云道。
林歌佩服道:“王老板霸气,咱的地盘就应该写上东瀛人与狗不的入内!他们只要敢上船,那就打他们狗日的。”
“鸽子,不要那么无理。”徐云淡淡道:“我想,王老板不可能是这个意思吧?”这话http://m.hetushu•com的语气,带着反问,徐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也不得不提防,现在这年头,人心不古,很多时候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王老板,这次真的是麻烦了。”徐云认真道:“如果东瀛人找来,我们绝对不会把麻烦殃及到你的身上。这一点请务必放心。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只是,需要王老板借给我们一些燃油。让我们有回去的资本。”
一年前首次出海的顾绮娅便在这片海域碰上了王大虎,王大虎大半夜坐小船出来,钓一种只有晚上才会上钩的稀有海鱼。
因为同为华夏人的原因,顾绮娅对王大虎很照顾,因为他还特意停了两天的时间,等王大虎身体稍微好转,才给他一艘小船,让他离开。两人就是那个时候结识的,王大虎把自己的一切都给顾绮娅说了,并且给顾绮娅留下电话,让她不论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系他,不论任何事情,他都会全力以赴,倾其所有的给予顾绮娅帮助。
“对。”顾绮娅道:“这一点,我赞成王大虎。”
就在王大虎和_图_书几乎陷入昏迷的时候,顾绮娅的船经过,把他救了起来。
顾绮娅能记住这个号码,也是很多次碰到险情,想要打,却始终没有打过。但这次跟以往不同,她是不寻求王大虎的帮助,他们化险为夷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
这样一听,徐云和林歌都放心了不少,徐云轻咳一声,看了眼林歌。
如果说朋友关系分等级的话,级别高的叫同生共死,那是兄弟,在往下就是八拜之交,再往下叫君子之交……那么,顾绮娅和王大虎充其量是一面之缘罢了。
况且徐云和林歌完全不知道顾绮娅跟这王大虎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朋友关系。
而且这种鱼,恰恰在距离东瀛海域比较近的地方,有一个海流经过的地方,最适合这种鱼的生存。
顾绮娅担心的完全没有在这上面,她在王大虎刚才的话里,听出了另外的意思:“你刚才说什么?东瀛海上自卫队的人会找过来的意思是?”
林歌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骂谁狗呢!嘴巴放干净一点!”
王大虎点点头:“知道了。”
“我骂你又怎么了!”凌峰一点都不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