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94章 负责任的男人

一支烟的时间,叶法拉再次出现在徐云面前,她似乎早就知道徐云会来这个地方似的。
给她爱的保护吧!一个声音在徐云内心深处喊道。另外一个声音马上站出来打压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徐云可是堂堂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的教官炎龙!怎么可能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呢?这种时候她糊涂,你徐云可不能糊涂啊!
所以徐云心底强烈的道德底线清晰的告诉他,这种时候如果跟顾绮娅发生些什么事情,跟趁人之危没有任何区别!
毕竟是男人,若是都这样了还没点冲动,那十有八、九应该是基佬了吧?
徐云摇摇头,不能陪,今天晚上若是陪着顾绮娅,肯定会出事儿的。
人跟动物的区别绝不仅仅是简单的会直立行走,也不仅仅是人学会了用火。
徐云越是这样,顾绮娅就越是觉得徐云值得她信任:“那你去吧……对了,徐云……谢谢你。真的。”
因为此时此刻顾绮娅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理防线,她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只有徐云,现在唯一可以给她安全感的也只有徐云!徐云!只有徐云!她和-图-书在这个世界上,突然之间变得除了徐云就没有任何人了。
顾绮娅就这样,在徐云的安慰下慢慢进入睡梦之中。徐云不停的在她耳边轻声细语,顾绮娅终于忍受不住多日疲惫的侵蚀,慢慢闭上了眼睛。等到顾绮娅彻底熟睡之后,徐云才缓缓起身,脚步轻盈的走出卧室,管好房门。
徐云直接扑倒在顾绮娅的身上,虽然隔着被子,隔着衣服,隔着那么多乱七八糟,但徐云依然能感觉到那汹涌而柔软的弹性。但凡是个男人,道德底线再强大的男人,内心深处也都肯定会有那么一丢丢的冲动。
顾绮娅这时候最需要的同样是一个拥抱,她需要的是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给她带去此时此刻她最需要的安全感。
顾绮娅的确需要人陪一下,这几天的过度惊吓已经让她一个女孩难以承受,她需要有人给她多一点的安慰和安全感。
而徐云是清醒的,他明白不能这么做。这么做只会让他以后无法面对顾绮娅。
来到卧室,徐云让顾绮娅躺好,然后给她盖好被子,顾绮娅却突然一把抓住徐云的和图书手臂,往自己怀里一拉。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徐云轻拍了拍顾绮娅的头:“睡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不可能对你的事情置之不理。更何况,这件事情完全是因我而起。”
徐云推开顾绮娅的那一刻,顾绮娅并没有感到惊讶,如果徐云不是这样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她也不会那么奋不顾身不顾一切的爱上他。
“绮娅,你安心睡觉,我就在隔壁,有任何事情你只要喊一声,我马上就过来。”徐云尴尬的在顾绮娅身上爬起来:“快睡吧,时间不早了。”
“那……那你哄我睡着再离开。”顾绮娅道:“我只有这么一点点要求,难道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人的感情丰富,所以变化丰富,这一刻顾绮娅变得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我知道,这不是你的初衷,你肯定不想事情演变成这样子。”顾绮娅道:“你是个负责人的人,所以你才会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到中之岛救我。其实,你完全可以对我不管不顾的……”
徐云又点燃一支烟,可以看得出来,平日不抽烟的他,此时此刻肯定是满腹和-图-书心事。
徐云这下算是明白了叶法拉的苦心,他会心的笑了笑:“叶子,我真的是谢谢你了。”
“怎么样,哄睡了?”叶法拉微微一笑。
唉,好吧,徐云点点头,看着可怜兮兮的顾绮娅,只能选择妥协。
身强力壮而正常的男人谁会不动心,身子下面就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还那么那么需要你爱的保护!
“不知道,我就是那么觉得。”叶法拉道:“有句话叫做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你肯定知道。因为我觉得她昏迷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还叫不醒,所以就感觉她是故意的。所以我才先撤了,只是撤之前,故意诱导你开口说了那番话,因为只有你不是当着她的面说的话,她才能听得进去。”
有些时候,激情的火焰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触发。两人相拥的一刻,顾绮娅心头的情愫便犹如决堤之江,再也拦不住那波涛汹涌的感情,她需要面前这个能给予她坚强力量的男人。
对啊!徐云可不能糊涂啊,这时候若是动了顾绮娅,那他可就太不是东西了!
“那我就收好这座右铭,去酒廊喝一杯。”徐云对叶法hetushu.com拉的这个建议相当赞成,绝对受用,这时候就适合喝两口。
人会考虑逻辑性很强的问题,可是动物不会。人会利用感情达到某种目的,可是动物不会。人会不懈努力打拼做人上人,可是动物不会。人会创造和发明生存必需品,可是动物不会。动物只会想今天要吃些什么,可是人不止想这些。动物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不会装作喜欢,可是人并不是这样。动物只会做它想做的事情,可是人不止要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吻。就像一杯传统鸡尾酒首选的烈焰红唇一般,徐云享受着激情和温暖,也清楚潜在的危机四伏,那那种撩拨内心暗藏的火焰却迟迟不肯熄灭……
“你累了,需要休息。”徐云道:“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别抽那么多烟,尼古丁会让你更睡不着的。”叶法拉淡淡道:“你想让别人放下一切之前,首先自己要放下一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陪我。”顾绮娅一点都不遮掩自己此时此刻的内心想法。
“你没怪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怎么还说谢谢呢。”徐云尴尬的摇摇头。
“我不需要你和*图*书对我负责的。”顾绮娅淡淡道。
徐云摇摇头:“但是我需要负责。”
徐云一怔:“你怎么知道她醒了?”
烟雾缭绕中,他仍然是一筹莫展,只能祈祷老天爷保佑顾老他们大圈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吧。
离开顾绮娅的套房之后,徐云走到客房楼层的公共休息区的沙发前,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
当然明白,徐云点点头,微微一笑,还是接受了叶法拉的好意,直接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你去休息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那你就自己静一静,如果还是睡不着的话,那我就建议你去顶楼酒廊开两瓶红酒独饮一番。”叶法拉笑着起身:“送你一句通俗易懂的话,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儿,是事儿也就烦一会儿,一会儿就没事儿。”
对于一个负责人的人来说,他绝对不会这么做。对于喜欢不负责任的人来说,肯定心花怒放了。
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很复杂,而动物很简单。
“客气什么。”叶法拉拿起徐云的烟盒抽出一支,但并没有点燃,只是夹着,偶尔闻一闻。女人抽烟会加速衰老,这一点叶法拉还是很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