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095章 独酌

“徐哥说笑了。”周万佳道:“等有时间咱们再约,再约。”
“徐哥,酒这东西喝多了伤身啊,还是少喝点的好。”周万佳道:“兄弟不胜酒力,就不陪哥哥喝了。”
说完,徐云又满上了。
“你都这么大了,还有门禁啊?”徐云笑了笑:“家教严格,呵呵,名门子弟。”
“徐总,好酒量。”对方只是泯了一口红酒,笑着道。
“看样子万佳兄弟不胜酒力啊。”徐云道:“不急喝酒,不急喝酒,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万佳兄弟有什么需要徐云帮忙的地方,只要徐云力所能及,绝对不会推三阻四的。”
徐云把酒倒满了整杯:“这杯酒我必须敬,若不是兄弟出手相助,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要不然两个人一起。”对方说完就给徐云面前的红酒杯倒满了红酒。
这事儿还是省省吧,毕竟能把叶法拉在监狱搞出来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他周家虽然家大业大,但也深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简单道理。就算不能发展成基友,交个朋友,等他老子退休之后,他上位也能有点自己的关系,碰到个什么麻烦事儿,也能www.hetushu.com有个帮手。
“不客气,不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周万佳嘿嘿笑了笑:“徐总实在是太客气了。”
周万佳放下酒杯,急忙在桌子上捏了两枚杏仁扔进嘴里。虽然这家伙平日爱酒,而且也非常会品酒,但这么大口的喝,还真不是他的强项。
“一个人挺好的。”徐云笑了笑,但却没拒绝对方倒的酒,端过酒杯,一饮而尽。
“万佳兄弟,我是爽快人,酒的确不是好东西,但酒逢知己千杯少啊。”徐云道:“你帮了我那么大忙,我若是不好好敬你几杯酒,那我就实在太不会做人了。”
“来!喝!我干了,你随意。”徐云说完就一饮而尽。
悲哀的种子种到了人们的心灵深处,任其发芽,任其肆虐,却找不着可以医治的良药。忙碌而行走的人群之中,寂寞孤单无处不在,心的流离失所让疏离的世界有如一座空城。
喝完之后,徐云马上往一支干净的威士忌杯里倒满了酒,推给这个年轻的高个男生:“礼尚往来。”
但徐云又是一饮而尽,周万佳却连红酒也干不了,硬着头皮去喝,那www.hetushu.com才喝下半杯而已。
见对方没有喝的意思,徐云又补充一句:“就是酒有点不够档次,不过,够劲儿,我喜欢。”
“一个人?”
周万佳走后,又只剩下了徐云一个人独酌。
起伏跌宕的旋律中,吟唱的正是在日渐坍塌,近成废墟的精神家园中的人们不想放弃也不愿放弃的坚持与信念。荒漠之下,人们总是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自我放逐,劫后重生之后,懂得了回到生命本真的价值……
徐云怔了一下,这家伙怎么像是给携程网做广告似的?说的台词都跟邓超一模一样的,当然,徐云不可能跟广告里的妹纸似的,低头婉儿一笑就同意了一起去旅(yue)游(pao)。
若是连这点规矩都不懂的人,注定是交不到朋友的嘛。
在这个现代都市里,人和人之间似乎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沟通。快乐的灵魂越来越少,不同的故事,却同样的伤感。
徐云也不强让,给自己杯子里倒满,端起来就喝掉大半杯。
“听叶子姐提起过几次。”对方淡淡道:“可能她没跟你提起过我,我叫周万佳。你这次出海的那艘快艇和*图*书,就是我的。”
“徐老板真是爽快人,我就喜欢跟爽快人交朋友。”周万佳道:“徐老板若是不介意,以后我就叫你一声徐哥。”
周万佳脸上虽然是笑的,但心里哭啊,人家敬酒,若是不喝,那就是不给面子,那就是吃罚酒的意思嘛。他是真撑不住这酒劲儿。
有时候自己独酌两杯小酒还是挺有感觉的,在星凯大酒店顶楼俯视整个申江,听着杨三十二郎的那首空城,喝着叶法拉珍藏的法国红酒。这感觉还是很符合徐云现在的心情呢。
若是平日,叶法拉肯定上去陪徐云喝两杯了,可现在不合适,现在徐云就应该自己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什么都不要想,才能放空自己。
叶法拉是酒店老板,徐云也是酒店老板,领班不敢忤逆,不再去拿珍藏,直接改上二十一年特级威士忌皇家礼炮,怕徐云喝的没滋味,还拿了些开心果、腰果、杏仁一类的干果搭配。
周万佳原本是想多聊几句呢,但看到一整瓶威士忌又上来,直接就怕了徐云了,这么喝下去,就算他拿着红酒一口一口的泯,喝到最后也回不了家了。
对此徐云相和*图*书当满意,直接给这领班点了三十二个赞。
徐云这么爽快的一杯一杯的敬酒,周万佳肯定撑不住啊,他只能起身找理由:“徐哥,不是兄弟不陪你喝了,第一是我不胜酒力,第二是我家里对我有门禁的规矩,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回到家,这也到时间了,哎呀……我是真不能陪你喝了。”
那边的领班见状,已经准备好第二瓶皇家礼炮了,等到徐云这瓶喝完,随时准备送上前去。叶总嘱咐过他,徐总的酒量大得很,绝对是一个他想象不到的酒量。
华夏人酒桌上的文化很特别,喝酒的人都知道,一旦有人说他干了,你随意,人家那是表示要照顾你,但你不能真随意!真随意就是坑爹了,那也要跟着干杯,那才是看得起人家呢。
两瓶红酒对于徐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不知不觉中,很快就被喝光了。酒廊值夜班的领班马上按照叶法拉的吩咐准备去给徐云拿酒,却被徐云喊住了:“别拿了,我这么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随便给我拿两瓶威士忌就好,别那么浪费。”
就算真的是不胜酒力的,那也要喝一半,表示对敬酒人的尊敬,这是华夏酒桌和-图-书上的文化。
就在徐云一人独酌享受这份清闲的时候,一个人却突然来到徐云面前,坐在了对面的位置上。个子挺高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瓶价值不菲的拉图庄园珍藏品。
徐云嗯了一声,点点头。
“啊?”徐云一下就热情起来,这可是个人情啊:“哎呀,实在太谢谢万佳兄弟了。我刚才还问叶子呢,让她安排安排,我怎么也要好好敬你两杯酒。”
“当然不介意。”徐云道:“万佳兄弟,你能这么说是看得起我。来,我再敬你一杯!”
“客气客气。”周万佳被徐云的豪爽搞的措手不及,急忙端起酒杯。
原本周万佳是想跟徐云好好唠唠的,但看徐云这酒量,显然就不是一个适合搞基的男人,绝对豪爽的汉子,自己若是表明自己的意图,恐怕会被直接爆扁一顿吧。
酒廊领班看到徐云这喝法儿,赶紧又开了一瓶送过去,看上去徐老板对这酒的口味还是挺喜欢的。
“绝对没有说酒不够档次的意思。”对方道:“只是我实在不胜酒力,高度数的白酒呀,威士忌呀,伏特加啊,我都喝不了,还是来点红的就可以了。”
徐云一愣:“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