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102章 顿悟

马修咬紧牙关:“我一定全力而为,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尽我所能的把顾老救出来。”
“你以为白宫是你家啊?那地方有多少特工都不知道。”花小楼比起钱风,算得上是谨慎派的:“老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我知道你说话一项都是一个吐沫一个钉,如果真要那么干,一定记得跟兄弟们说。兄弟们就算被总队罚死,也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闯龙潭虎穴的。”
他选择了为国效力,就要负责任。不管他的下场如何,惨死也好,荣誉也罢。他都会为了自己的职业而感到光荣,国家的使命是光荣的。
毛爷爷在《为人民服务》一书中,曾用一句话赞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典范张思德同志: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徐云笑骂道:“省省吧你。”
“我懂。”顾绮娅道:“虽然我作为一个女儿,真的很想带你去美国换回我父亲……但我也很清楚,如果这么做,不仅是我父亲会怪我,列祖列宗会怪我,我不想做一个自私的人……希望你能在我和图书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快点离开。”
马修知道现在顾绮娅并不想看到他,便主动提出早点去见万狂啸:“我都想清楚了,我要见万总队。”
“老大,若是真闯一下白宫,可一定带上我……”钱风道:“干这么一件事儿绝对留名千古了。”
既然他马修有一个身背光荣使命而客死他乡无名英雄做父亲,他继承父亲继续为国家做事,为华人造福,岂不是天经地义!
今天顾绮娅一番话反倒像是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一般,让他恍然大悟。国强,则民强。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迟迟没有顿悟!真是可悲可叹!
钱风吐了吐舌头:“唉,交友不慎啊,自己信服敬佩这么多年的老大,居然是这么一个抠门儿的人,连点零花钱都不给哦。”
“救人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徐云淡淡道:“马修,只要你能有关系打听到顾老他们被关在哪里就好,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徐云的保证,顾绮娅百分之百的相信。
“我出去抽支烟。”徐云带了句话便走出顾绮娅的房间,这会儿他还真没什么烟瘾,而和图书且口袋也没烟。
徐云无奈的瞅了他们两眼:“行了,既然马修想清楚了,你们也别耗在这酒店了。军费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该省的一定要省。这住一夜也不少钱吧。”
“顾小姐,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尽量帮你找到你的父亲。”马修道:“但我实在没有自信跟你承诺,能救出你父亲……我……”
“说得好。”徐云点头认可道,有多少人能做到重于泰山呢?
他马修一身能耐,为国所用,为民所用,还用得着纠结吗?他可是堂堂神龙大队传奇人物暗龙的儿子,他父亲一生为了国家任劳任怨,从无怨言!即便是客死他乡,尸骨无存,仍然在一封写好多年的信里告诉马修,如果他死了,或者是失踪了,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马修对徐云的感激,一切尽在不言中。
马修今天做出了这个决定,就是改变他一生的决定。是否能跟他的父亲一样,死的重于泰山,全部都决定在他现在的这个决定上。
“顾小姐,谢谢。”马修不再多说,走到徐云身边,重重的给了徐云一个拥抱。
而徐云也感觉得hetushu.com到,马修的拥抱带着多么巨大的歉意,谢意,悔意,还有多么强烈的寄托跟信任,马修相信,徐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只要他找到顾老的下落,徐云一定会全力以赴把人救出来,帮助顾老和顾绮娅父女重逢。
对于马修来说,是否留在华夏的纠结也早已把自己折磨的多日无法入睡。
顾绮娅也再次安静沉默下来,虽然一切都做好了安排,但作为一个女儿,她的自责和担心却不是别人可以分担的了。徐云很清楚,这个时候顾绮娅需要的就是一个人的空间,只有一个人的空间,才能让她心情平复。
徐云也用力拍了拍马修的肩膀,兄弟之间有时候是需要互相鼓励的,而这种鼓励比语言上更能表达出内心深处的意思。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
马修在钱风和花小楼的带领下直接回神龙大队了。
钱风和花小楼对他们老大就更崇拜了,我勒个去,连白宫都该闯啊!他们老大就是他们老大,永远都是他们的偶像,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敢惹他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那也绝对不会放在眼里!
司马迁写下这句话hetushu.com的时候,心情必然极其激愤,为实现可贵的理想而甘受凌辱,坚韧不屈的战斗精神更是令人深思后而敬佩。
文天祥说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范仲淹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说罢,徐云转头对顾绮娅道:“我也只能对你说,我会尽全力而为,事情没有解决之前,我没办法给你任何保证。但我徐云可以保证,只要我知道顾老在哪,就算是黑巴马把顾老软禁在白宫,我也敢闯。”
顾绮娅点点头,理解道:“我理解,这的确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马修,我相信你会尽力而为。也希望你相信,这件事情,我的确责怪过你,但现在,我原谅你了。”
徐云真的想不到,顾绮娅居然会主动帮马修化解心理上的压力,不愧是大圈的顾大小姐,年纪轻轻就能做那么远线的军火生意,她心智的成熟绝对比她身体的发育更加成熟……
但马修能感觉到,徐云的拍肩是让他放下自己内心的负罪感,是支持他做出的留在华夏的这个决定,是对他的肯定和欣慰。这些东西,都在简单的一个动作里包www.hetushu•com含着。
“老大,你若真那么想替我们省军费,那这几天的房费,你给报销了呗。反正你现在是大老板,也不缺这仨瓜俩枣的小钱。”钱风厚着脸皮道。
马修认为,这句话同样用在自己的父亲身上:“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我父亲用他的生命向我诠释了,什么叫重于泰山。都说虎父无犬子,我若犹如鸿毛般离去,恐怕无言面对九泉之下的马家祖宗!”
这是他马修造下的孽,徐云是他信得过的兄弟,他相信徐云一定会帮他一起赎罪的。
“我会马上联系美国的朋友。”马修对徐云和顾绮娅道:“只要有了消息,我将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你们千万不要着急,美国特工很会清理自己做事的痕迹和证据,我托人的话,也或许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找到线索。”
人生一世,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做普通人。普通人为什么会普通,就是因为在面对有机会做改变,做大事机会时,根本不会想要去抓住。过度的压力和责任,都会让普通人无法承受。
“那咱现在就走。”花小楼道:“你还有什么跟我们老大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