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季 游龙戏凤

第0105章 深不可测

一清二楚?那你还问!!耍我玩儿呢?
“王大虎是个例外。”左冷月道:“好了,轮到你了,你来这里找我,不是也有问题要问我吗?”
“好一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左冷月浅笑一声:“那好,我问你,你在东海外的公海上都做了些什么?”
我去……女帝不愧是女帝啊,左冷月瞬间有一种如来佛祖那种一切事情都了如指掌的感觉,高大上的光环简直把徐云逼迫的抬不起头儿来。
或许是徐云太嫩,也或许是左冷月城府太深,徐云虽然不太明白,但也感觉得到,左冷月这么做似乎是再为了他着想。
左冷月却直接把话给挑明:“你可能在东海外的公海上做过的事情太多了,那我就给你缩小一些范围,东瀛沉了一艘驱逐舰,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说跟你没有关系。”
徐云还满脑子琢磨着这些事儿呢,左冷月便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左冷月反问道:“这么好的机会留名于社会,不是挺好的吗。”
这个女人现在在他心里的印象就更没万狂啸www•hetushu.com说的那么恐怖了,挺好的一个知心姐姐啊,反正徐云对左冷月的感觉是真的挺好的,多温暖啊!
“当然。”徐云道:“我代表我能代表的人都谢谢您,您还给国家的那些文物都是无价之宝,真的谢谢您。”
徐云当场就愣住了,难道左冷月是古醉人附身了?还会掐指一算了?
“月姐……您这是不相信我?”徐云试探性的问道。
徐云心里平静了一些:“那,新闻上肯定应该报道过了吧?难道说这驱逐舰沉海的事儿跟我有关系了?”
“因为我相信,王大虎不会跟我说谎话的。所以,你在我面前,完全可以承认一切。”左冷月轻描淡写道。
现在徐云对左冷月就更是充满好奇了:“月姐,你不是只收女弟子吗?”
“是啊,肯定会……”徐云道:“但是,月姐,连东瀛人都没肯定这事儿跟我有关系,您怎么就断言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呢……这种事情一定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肯定不能乱说。我今早听汽车广播里的新闻,倒是听到东hetushu.com瀛外交部发言人说,找到的攻击他们军舰的导弹残荷是美国产的。”
“月姐……我……”徐云一边开口,一边飞速的思考如何不动声色的把这个问题给踢走。
左冷月见徐云不肯承认,脸上神色反倒是轻松了很多的样子:“好,很好。死不认账。这件事情的确不是一件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事情。以后不论任何人问你,你记得,都一定要一口否认。”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左冷月淡淡道:“徐云,现在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都是你和那些文物,绝对不可能把你跟东海外的公海沉船事件联系在一起。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东瀛人并不是蠢猪,有些事情他们一直追究,追究,再追究,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牵扯到你的身上。而现在,没有人怀疑你。”
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我徐云不懂?这还用你们说啊!当然不能随便乱说啊。
左冷月看到白小叶的反应,面无表情,再次对徐云道:“我不管你来这里是感谢我,还是质问我。都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和_图_书云差点就一口口水把自己给呛死,大虎海鲜城海上餐厅的老板王大虎,居然跟左冷月还有交情!?!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此话怎讲。”徐云到也淡定:“月姐给了我这么一个露面的机会,就算是为了表示感谢,我也要来看望慰问一下吧。”
如果对方是旁人,徐云肯定早就翻脸瞪眼了,但女帝的这个面子他不能不给啊。
“您说。”徐云道:“月姐想知道的答案,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毕竟对方是女帝,再有眼缘,她也是当今地下世界公认的堂堂第一人,捏死他徐云应该还不算什么困难的事儿,而且徐云也很清楚,他自己早晚都会开口相求左冷月关于他父亲得事情。
“是啊,师父,徐云没有恶意……”白小叶也站在徐云的立场上帮着他开口讲话,这还真是让徐云有点大吃一惊。
“就你的表情上看来,应该很清楚我想要你说的重点是什么吧。”左冷月的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徐云的身上。
啥?!王大虎!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徐云心里咯噔一下,和图书他总觉得跟左冷月说话太累心了!左冷月就好像完全明白自己脑子里想的什么事情似的,徐云刚才说那么多,就好像不是跟她说的,她依然自信这事儿就是徐云做的,还让徐云不要乱说,不要承认,这就做对了。
王大虎啊王大虎,真不敢相信,你丫居然是女帝的门生!怪不得那么牛,敢在公海上开餐厅,啧啧啧,有靠山啊。
白小叶呼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报道了,恐怕局势就不是现在的局势了吧?”左冷月道:“你以为东瀛人若是可以肯定事情是你一个华夏军人做的,他们会就此罢休,不会制造国际舆论和挑拨华夏威胁论吗?”
“月姐,你是怎么知道东瀛沉了一艘驱逐舰的?”徐云疑惑道。
“好是好,但我不想啊。”徐云道:“而且这明明是您的东西,留名千古也应该是您留。”
“你以为我不看新闻吗。”左冷月回答的干脆利索。
不管是处于什么方面的原因,徐云对左冷月都还是需要一定的尊重与客气,至少不能让左冷月对他心生厌恶,那样就什么都没得谈了。
左冷月摇www•hetushu•com摇头:“跟我不用客气,我又没有给你什么。”
“徐云,我师父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承认,万一传到东瀛人耳中,他们握住了把柄和小辫子,就会得理不饶人。”白小叶道。
徐云继续道:“咱华夏自主生产的导弹也不比他们老美的差,而且咱们国家也没跟老美买过这些武器军火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事儿,我觉得东瀛人应该跟美国人去理论理论。”
“但是,我有个问题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白小叶装扮成我的样子?而且还接受新闻采访!”徐云道:“我是个低调的人,不喜欢搞这么大的动静,这会扰乱我的个人生活啊。”
“不用那么吃惊。”左冷月道:“他受恩于我门下,一身能耐都是托我所赐,我问他点事情,他当然不会说谎。开始我以为是他要惹乱子,毕竟东瀛那艘驱逐舰是沉落在他那什么海洋餐厅所在附近的海域里。我打电话质问他,他说的确跟他有关,我让他详细告诉我,他才把你们之间的关系说了个明白。所以,你们在东海外的公海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