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17章 愧欠

左冷月明显沉默了一下,才有些泣不成声的开口了:“小叶……是我对不起你……”
左冷月到底有什么心思一直埋压在心底呢?就连徐云都忍不住好奇心了,女帝竟然还有心思要藏着掖着,不能跟徒弟说?
切,至于么。徐云心道,他又不是什么无恶不作的大恶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貌超潘安,魅力无边,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会对他产生一些无限崇拜的情愫也没啥大不了的吧?
怔了好一阵,徐云才缓缓开口:“月姐,没这个必要吧,把话都攻击到我老子头上了。嘿……不过没事儿,你说就说吧,反正我也没见过他老人家,你随便骂吧,我也没什么感觉。不过我觉得,我可比我那不靠谱的老子强多了,至少我没留下个种在世界上,就跑个没影,连管都不管……他老东西也太特么不负责任了……哈,哈哈……”
白小叶还没听到她师父的声音,小腿肚子就已经开始打颤了!
但现在这情况,他若是实话实说,那就太不够意思了,等同于出卖了白小叶。白小叶绝对和_图_书比他更怕她师父的责骂,若是让左冷月知道,这事儿完全是白小叶非要耍横耍赖的硬跟徐云出来的,那白小叶的下场恐怕就更悲惨了。
“你让我怎么放心!你们孤男寡女在一起,而且又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我是过来人,我知道那种干柴烈火无法控制的情绪。”左冷月严厉道:“徐云,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碰小叶……”
左冷月似乎终于控制好了情绪,缓缓开口:“小叶,你没有错,错的人是我,是我有些话没有说清楚。”
不过,仔细想想,她白小叶又能幸运到哪里去呢?她不也是从小就没见过父母的孩子吗。
电话另一端的左冷月沉默了,沉默了好久,终于才缓缓开口:“徐云,你把电话给小叶,我有话想要跟她说。”
就连白小叶都听得出来,徐云的笑声显得特别尴尬,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他老子啊,就算再不负责,连见都没见过,那也不能这么说啊,多少都有些显得大逆不道了。
但白小叶还真可能是初开呀,不然她师http://m.hetushu.com父怎么会这么担心她在徐云身上吃亏呢。
“月姐,您可真不简单。”徐云笑着道,笑的很心虚,不过这话却说的是心里话,左冷月实在是太不简单了,凭什么就认准了白小叶是跟他出来的,又怎么能强悍到直接找去万狂啸那里找他呢?
就算白小叶克制不住,但他徐云可是过来人了,他肯定能克制得住自己。况且白小叶被左冷月调教的如此守身如玉的,就算他徐云有心摧花,白小叶也不会轻易着了他的道儿的,更别说他徐云现在是出来做事的,没那泡妞的心情和闲工夫啊。
徐云直接点开免提,就把电话硬塞到白小叶手里,反正事情发生了,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想要解决问题,就要面对。多大点事儿啊,解释清楚不就成了。
“师父,我知道您是为我好,我这次出来,真的只是为了帮徐云,我们是朋友,他需要我的帮助,我真的没有办法见死不救。”白小叶道:“师父,请您原谅我。如果您不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帮他,我听您的,我现在就回www.hetushu.com去。”
“月姐,你这就太不相信我了,你看我像那种人吗?”徐云无奈的摇摇头。
“有其父必有其子。”左冷月一句话甩过来,直接堵的徐云半天不知道如何作答。
电话里隐约传来了万狂啸无可奈何的劝说:你别哭啊,冷月,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事情早就应该过去了,憋在心里的那些话,你倒不如早一点说出来,这样下去,只会让你自己越来越没办法面对小叶……
“月姐,这事儿您可千万别怪小叶。”徐云突然开口对电话另一端的左冷月道歉道:“都是我的不好,请您原谅我。但我保证,我绝对会把白小叶完好无损的给带回去,请您放心。”
“徐云。”左冷月的声音突然在电话里传出来,惊的徐云和白小叶都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对于白小叶来说,才真叫一个崩溃,欲哭无泪。
“嗯。”徐云点点头,把手机递给白小叶:“你师父要跟你单独谈谈。”
徐云尴尬的笑了笑,可真不是他要拐白小叶,真是她偷偷跑到车里非要赖着他来的啊。
hetushu.com小叶哭丧着脸,没办法,只好弱弱的道了一声:“师父……对不起。”
左冷月道:“我并不是说不让你帮徐云,你能帮他,我很欣慰……但是师父担心,担心你会对他动感情……”
我擦!徐云脑袋一懵,啥叫情窦初开啊,他早就开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十年前他就知道跟虞美人在一起会心情舒畅,那才叫情窦初开吧,现在他连滚床单都滚过了,还初开个屁啊。
我去!女帝说话还会带哭腔?!徐云俩眼一瞪,这绝对是打死他都不敢相信的事情。就连白小叶都傻眼了,这么多年她都跟在师父身边,什么时候也没见师父这样过啊!
白小叶一听这话,脸都变色了,急忙对徐云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后使劲儿摇摇头,硬是不敢接过电话,刚才在旁边附耳听了两句,她就已经怕的要死,现在又怎么可能敢跟师父对话呢。
不愧是左冷月啊,徐云心底感慨一声,就连他们的首长万狂啸,听起来都相当给她面子的感觉。人啊,一旦到了某一种层次,这面子就是足!
男女之间,有些情愫就是在http://m.hetushu.com这种不知不觉之中产生的,左冷月会担心害怕不是没有理由的。可不管怎么说,白小叶也是成年人了。徐云到觉得她这个师父管得有点太宽了……呼,看不上咱就直说呗,徐云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
就算现在徐云啥也没说,白小叶已经在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徐云了,她是真希望徐云能替她说两句好话,但又很明白,即便是徐云替她说好话,师父该生气的还是会生气,该愤怒的还是会愤怒。
白小叶在旁边紧张的听着两人的对话,真怕徐云跟她师父俩人在电话里就掐起来,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啊,帮谁的是好?
师父到底是怎么了?白小叶满脸充满了疑惑和不安,那种莫名的不安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师父,小叶知道错了,求您原谅我。”白小叶带着几分哭腔道:“以后我再也不会忤逆您的意思,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求您给我一个机会。”
“你更不简单!”左冷月温怒道,从她的声音里面,徐云听得出有一种纠结和为难,而这种挣扎的感觉让左冷月对徐云是想发火却又发不出来的那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