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24章 我要去纽约

留下来的这段时间,当然不能在西雅图留下遗憾,徐云和白小叶直奔派克市场了,第一家星巴克的门前,永远是那么多人,买了两杯咖啡之后,两人便开始闲逛。
“顾先生,最近你一直都不出门,消息应该比较闭塞。”伦道夫道:“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因为不想惹上酒驾入狱的麻烦,徐云还是决定跟白小叶等到消散了酒精再上路,既安全又安心。
顿了一下,伦道夫又道:“顾先生跟政府有什么过节,我还是挺好奇的,连我张口要十亿美金,政府都没有眨眼睛。呵呵呵,顾先生,你的能耐可不小啊。恐怕在下脖子上这颗脑袋也不值十亿美金吧?”
他顾国龙和伦道夫相差了绝对不是一两条街的问题,简直就是被人家远甩出去十几条街。
伦道夫微微一笑:“我可以帮顾先生打听,只要顾先生留在这里,好好配合我就好。”
然而顾国龙自从被带到纽约之后,一直过的都不错,美帝国的特工他见识了,而绝对是意大利黑手党血统的甘比诺家族他更是见识了。比大圈做事儿狠多http://m•hetushu.com了,黑多了。
说罢,伦道夫起身离开。这栋豪华的别墅,只是他用来软禁顾国龙的居所而已。
……
最后,徐云用在派克市场买到的酒精测试器测了一下自己吹气的酒精含量,已经完全是零了,这下终于可以安心上路了。
然而伦道夫这些日子对顾国龙却一直都很不错。不但没有对他有什么不恭敬的地方,反而对他还非常客气。这让顾国龙都有些搞不明白了。
交朋友要喝酒,谈生意要喝酒,陪领导要喝酒,讲义气要喝酒,连讨债都要喝酒……反正,百分之八十的事儿,没有酒这催化剂,就办不了。
顾国龙仍然一脸无助的摇摇头:“教父,如果我和马修先生真的有那么密切的联系,我就跟他一起离开了。”
“不不不,我怎么可以一直强留顾先生呢,呵呵呵,只要美政府答应我的要求,我可以随时送顾先生离开。”伦道夫道:“当然,顾先生现在需要消息,我也可以安排人帮你去打听,你大可放心,大可放心,有了令小姐的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和-图-书知顾先生。”
饿了就随便找一家小餐馆,吃了煎鱼条和生蚝。然后便应白小叶的要求去坐了摩天轮,俯瞰普吉特湾和市中心,风景很美。
位于布鲁克林区南端的曼哈顿海湾的私人别墅里,两个人的谈话并不算愉快,但也没有太大的矛盾冲突。
作为车轮上的国家,美国在防止交通事故方面确实积累了不少经验,严惩酒后驾驶绝对是重中之重,除当场吊销执照和入狱一年,对造成生命伤害的酒后驾驶员可以以二级谋杀罪起诉,最高可判处死刑。
说白了还是一个“交通执法”够不够严格的问题,华夏酒桌上经常说的一句话叫“你放心喝,我下午问过交警队,今天晚上没查的”,然后就开始大吃二喝。醉过当然也可以追究到华夏的酒文化上,不喝酒就谈不成事儿,这事儿说来真有点可笑。
“船上的人……有消息吗?”顾国龙缓了好一阵子,才问出这句话来。
“顾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跟凯文马修有相当密切的联系吧?”伦道夫微微一笑:“呵呵呵,不然怎么会这么惨。”
现在他们和_图_书也没有什么夜车不夜车之分了,只管一口气开车,累了两人就倒班,越早一天到纽约,顾老就少一天的危险。
当然,这也证明了他们五大家族对于整个美洲军火行业的控制,根本不是顾国龙的大圈可以插手入足的。
顾国龙对伦道夫还真没话好说,毕竟不是一路人,现在他对他客气,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他在美政府的手里多开出一些条件,如果他一点用都没有,恐怕伦道夫早就把他扔到迪普河里去喂鱼了。
“教父说笑了。”顾国龙无奈的摇摇头,说真的,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这么大的灾难会砸在大圈的头上,就因为马修是通过他们的商船离开的,美政府也有些过于小题大做了吧?
伦道夫嘴角微扬,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大圈做的那点军火生意,对于伦道夫来说真的是不值一提,东方国家禁枪那么严重,只有在美洲和欧洲没有路子的人,才会去亚洲贩卖军火。
顾国龙腾一下就坐不住了,他一下站起身来,脑子里一片空白,此时此刻他只是希望知道女儿的安危!
漫步于派克市场的每个http://m•hetushu.com角落,随处可见整桶的鲜花、飞鱼表演、新鲜糕点和果蔬、手工干酪、当地蜂蜜、葡萄酒、各国口味的餐馆、进口商品、古董、收藏品以及随时可以发现大量的令人出乎意料的商品。
近年来认定酒后开车的血液酒精浓度标准更是日趋严格,从0.08%降到0.05%,由于年轻人酒后开车的比例较高,针对二十一岁以下的驾驶者,血液酒精浓度0.01%就算酒后开车。
顾国龙皱了皱眉头,现在他的确消息封锁,不过,除了家人的信息,其他的消息他也并不感兴趣。
坐过摩天轮之后,两人又去参观了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傍晚,徐云便带着白小叶登上克里山公园,远眺太空塔,西雅图的精致和安静,真的是令人留恋。能有时间逛这一圈,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在美国,不论是不是吃这条道上饭的人,见了伦道夫都要毕恭毕敬的叫一声教父,顾国龙很清楚自己什么身份,所以对伦道夫还是非常客气的:“教父,这几天承蒙照顾,但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一个半百的老头对您和您的家族还有什么用处。”
“教hetushu.com父,我不会走的。”顾国龙道:“我只求你帮我打听我女儿的下落,只要你帮我,我永远留在这里都可以。”
“在东瀛海进入太平洋的地方,有一艘途径加拿大的军火商船,被东瀛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给击沉了。”伦道夫道:“不知道,这事儿会不会跟顾先生的大圈有关系呀?”
严厉的交通执法甚至让美国人聚会时很少喝烈酒。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每万辆车死亡率已降到1.7,相比华夏高于9的数字,美帝国在这方面的经验真的是值得参考。
“哈哈哈,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到无所谓。”伦道夫笑着道:“我只需要得到我要的就好,至于凯文马修是要成为美国人的武器,还是成为华夏人的武器,我都无所谓。”
既然决定了要离开,徐云和白小叶还是不想留下什么遗憾,而且喝那么多酒也真不能上路。
“顾先生客气了。”伦道夫坐在顾国龙对面的小羊皮沙发上,微微一笑,小抿一口咖啡:“既然政府这么重视你,我肯定不可能亏待了顾先生。只要政府答应我开出的条件,我自然会亲自把顾先生交到政府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