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36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做这些事情,不就是想要我请你喝杯茶吗?我都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了,若是不听听徐大大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吃下这个哑巴亏?”伦道夫道:“走吧,请到寒舍一坐。”
人都亲自到了,还是说明想要让事情在和平发展中进行,在和平发展中结束。而不是让事情闹的太僵硬。
好,既然你们想玩儿,那我就陪你们玩儿个够。
说话间,两人已经被带上了另外一辆车内。
“哈哈哈哈,徐大大,你是怕晚上看不清楚路吗?还是担心,夜黑风高,我会对两位……?”伦道夫不解道。
“……”白小叶长叹一口气,真不明白她这次跟徐云出来到底是对是错,怎么有种隐隐的不安感呢。
“他敬的酒可没那么好吃。”徐云道:“我要一个人静一静,面对他的时候,我总觉得他能看穿我的心思,我不知道怎么应对。”
女孩长得也是标准的华夏美女,骨架要比欧美妹子小一号,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她娇俏可人,很容易会让男人对她产生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望。然而这就是白小叶的危险之www.hetushu•com处。
伦道夫皱了皱眉头,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有点意思,跟他来这一套,哼哼,不简单啊,不简单!
“徐大大……好名字。”伦道夫终于淡淡开口了:“我刚才再想,你我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什么会想到来招惹我的麻烦?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在纽约,甚至是在整个美国,敢跟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几个是活着的了。”
“然后呢?”徐云道:“教父的意思是说,今天也准备要我的命了?”
“就是那两个杀了埃里克的……”
“咳咳。”徐云轻咳一声,示意白小叶不要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下破坏了气氛:“那教父带这么多人来的意思是?”
“都担心。”徐云道:“毕竟教父您这么热情,让我觉得有些不安。”
伦道夫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小兄弟觉得呢?”
一男一女,怎么看都是标准的华夏人,男的玉树临风,和东瀛男人的矮矬相比俊美很多,但这种华夏男人的俊美跟朝韩那些所谓的娘娘腔花美男可不一样,他的身上有男人http://m•hetushu•com应该有的刚强,有男人应该有的男人味,而不是娘炮味儿。
伦道夫抬头看向办公室里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击碎了。想不到这两个年轻人做事儿还真够仔细,从已开始进入,就没留下过他们任何的影像。
伦道夫完全不敢相信,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竟然已经人去楼空!
听到徐云这种即是奉承,又是挑衅的话,伦道夫也同样的大笑几声:“哈哈哈,徐大大,你可太看得起我了。我是黑手党,不是恐怖分子,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吧?”
纽约不是你想走,想走就能走!伦道夫的拳头越捏越紧,他一定要让敢耍他的人明白,死字写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既然对方要采取这种静观其变的战术,那徐云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开始沉默下来,和伦道夫对视。
白小叶嘀咕了一声:“架子还挺大呢。”
“教父……现在我们应该如何……”
手下人马上去调取监控,但监控拍摄下来的都是卫斯理处置崔智京的画面,卫斯理杀掉崔智京之后的画面就m•hetushu.com变成了一片雪花。
“教父!”突然,一个呆在外面等候的手下人匆匆忙忙,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对伦道夫道:“那……那……那两个……人……”
伦道夫脸色一变:“那好,那我就换一个方式。”他突然一拍手,所有手下都把手里的武器拿出来对准了徐云和白小叶。伦道夫头都没回就钻进车里,淡淡留下一句:“把人带走。”
不过不要紧,这都不是事儿,虽然埃里克挂了,但还有卫斯理,卫斯理见过他们,只要有他家族的人见过他们,他们就别想活着离开纽约。
听到伦道夫叫徐云大大,白小叶有点忍不住想笑的意思,申江某区的本地方言,称呼爷爷为大大……
啪——!伦道夫一个耳光抽过去:“我当然知道!”
玫瑰虽然美,但一不小心拿着就会扎破手。
“说清楚!慌什么!”伦道夫皱眉瞪眼道。
伦道夫没有什么表情,不喜不怒,不威不厉,就那么平淡的上下再次打量了徐云一番,他很想知道这个看起来也挺普通的年轻人,到底何德何能把他手下爱将埃里克都解决了。
和-图-书“去把监控录像找出来。”伦道夫淡淡道,他可不相信两个小东西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一点破绽都不露,徐云也在他身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和弱点,对其完全无从下手。
“哈哈哈哈。”徐云仰头大笑几声:“教父若想要杀我,就不会亲自带人来到这里了。以教父的实力,随随便便调动几架飞机或坦克都不是什么难事儿吧?您说呢?若是要杀我,教父就不会站在这里听我说这些话了。”
徐云的目的就是伦道夫来请他,可现在已经达成了,他却突然拿起了架子:“教父,今天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都准备上车的白小叶就不明白了,这还算晚吗?这才几点啊,十点都没到呢!
混蛋!竟然有人敢这么耍他。这绝对是身为甘比诺家族教父的伦道夫,万万没想到的事情。记得上一次敢跟他约点还放他鸽子的人,恐怕尸体都已经腐烂了吧。
伦道夫的手下,狂咽一口唾沫:“是!是那两个人,都在外面呢!”
伦道夫终于见到了这两个让他一夜之间,心情竟然如此大起大落的两个年轻人。
徐云和白小hetushu•com叶站在伦道夫的林肯座驾前,被伦道夫的众多手下用手枪瞄准了脑袋,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畏惧的神色。
“教父,在下徐大大,久仰教父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徐云这话说的,夹带着一股浓厚的江湖味儿。
“这样我这一路就不用面对他了,我能有时间想想怎么做,组织一下我的语言。”徐云道。
只要伦道夫没安排直升飞机带着便携式导弹来炸他们,徐云就能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伦道夫当然知道他手下口中所谓的那两个人是指得谁。
徐云摇摇头:“我是真没想到他能来接我们,我都做好准备随时应战他安排的杀手来袭击了。”
伦道夫抬起头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很久没有尝到过这种威严被挑衅的滋味,现在重新感觉一下,还真的有点意思。
“你刚才在咖啡厅里就没组织组织?”白小叶道。
说罢便火急火燎的大步向外走去,虽然挨了打,但手下却仍然还是第一时间冲到前面去给他们的教父开门。
白小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这个人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