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38章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大部分城市动辄上万的房价,两室一居也上百万,一般城市公务员一个月工资也就两三千,一年不吃不喝攒三万,三十年都买不起房子,老百姓咋买?卖肾也买不起啊。公务员或许还有点灰色收入,老百姓可是赚一个花一个啊。
伦道夫一怔,论语他能会那么简单的几句就已经很厉害了,而徐云一番君子小人的排比句,瞬间让他大了脑袋。但从字面意思上,伦道夫还是不难理解,徐云是在变相的骂他是小人,因为他做事儿都是为了利,而不是义。
“哈哈哈,教父,如果你是要想给我点什么下马威看看,我没意见。毕竟我让你损失了一大笔钱,还让你损失了一个人。”徐云开门见山的说道:“所以,你让我吃点苦头我也是理解的。不过,这种待客冷淡的做法,恐怕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美帝国可不这样,如果将来你老了死了或者中途残废交不起各种税,美帝国就会把房子收回来,你住都没地方住。修个草坪要交税,装个修要交税,更别说什么,薪资税,遗产税,汽油特许权税,海关税www.hetushu.com,电话特许权税,酒精饮料特许权税,航空税,烟草税,反正这个税那个税,算下来比华夏税收恐怖多了。
“去过曲阜,到过尼山,拜过夫子洞。”伦道夫淡淡道。
华夏?就拿被誉为华夏文化中心,世界享誉圣名的孔孟之乡曲阜来说,四线小县城啊,绿城在郊区建的普通楼房还要六千起价,想要带独院的小别墅,一万三一平米,最小的房子也两百好几十平,没个三百万拿不下来。
说到房产,肯定很多人出来破口大骂了,随便在网上搜一搜,在南卡州拿下一套三室带院小别墅也就八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不到五十万。那可是有楼有院有草坪的啊。
徐云眉头扬起一下,心道,其实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伦道夫绝对是有文化的人,论语都能说出一两句,虽然这放在华夏不稀奇,幼儿园的学生都会这两句(不会的以后肯定是学渣),但是在美国这个学渣横行的黑手党圈子,知道孔夫子的人恐怕都不多。
“我是不是可以见他一面。”徐云追问m•hetushu.com
“当然好。”伦道夫微笑道:“好的不得了。”
“不知道教父认为自己是君子还是小人呢?”徐云微微一笑道。
就在徐云话音刚落,就有人突然掏枪站出来,直接对徐云破口大骂命令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教父这样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
所以对方原本就是个黑人,徐云说他印堂发黑他也一样相信,脑子不转了啊,根本不琢磨自己原本就是黑。
徐云微微一笑:“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徐大师,您请。”老黑都快成徐云的专职保镖了,下车之后,看其他人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
人就这样,一旦被忽悠了,那脑子就不转悠了,就信一点,只要他保护好徐大师的安全,教父就会让他升官发财,根本不去理性的想一想,教父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并不是他徐云怎么说,教父就是怎么想的。
“我可不能跟孔夫子先生相提并论。”伦道夫道:“既然徐大大都把话说这http://m•hetushu.com么明白了,那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会跟徐大大和平相谈,自然为了利益。我是甘比诺家族的一家之主,整个家族有几百张嘴巴等着我做决定才能吃得上饭。君子的称号对我来说不值钱,利益最大化才是我关心的问题。”
“我知道你们华夏人讲究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伦道夫道:“我也讲究,我对儒家先师孔子先生非常敬佩,我能有今天,就是因为,我的座右铭是孔子先生的名言,三人行必有我师。如果没有孔子先生这句话,我是肯定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没想到教父对华夏儒家文化还有研究。”徐云微微一笑,对付一个有文化的流氓,是需要动点心思的。
伦道夫能说的头头是道,还真的是让徐云惊讶。
完全不需要徐云说什么,老黑就掏枪瞄准了自己人:“你给我把枪放下!徐大大来是跟教父谈利益的,你给我放尊重点!”
装修富丽堂皇的别墅中,墙上有名画,摆台上还有零落的著名雕塑。
落座,只有下人给伦道夫端上了咖啡,完全没有顾及徐云和白小叶两http://m.hetushu.com个客人。
好一个利益最大化。
这气场对于徐云来说的确不小,但在白小叶的眼里就不算什么了,左冷月是个喜欢收藏的人,她的珍藏品可比伦道夫多的去了。伦道夫客厅摆放的这点东西,对于左冷月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之一毛。
不过话又说回来,社会主义也有社会主义的好,华夏房屋使用年限是七十年,但至少现在的很多房子是没到七十年就会被拆迁了,分到手的新房子就又有七十年使用权限,这对华夏老百姓绝对是福音。
徐云点点头:“我明白教父的意思。那我也不防说白了,顾老现在可好?”
这叫什么差距?曲阜在华夏属于四线小县城,南卡罗来纳州在美帝国虽然远不及什么加州德州的名气,但也是东南沿海的州市吧。
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能跟咱社会主义比。很多方面太多太都喜欢单方面的去看待问题。当然,华夏政府的确应该控制一下这种局面。税收少是优点,至少普通老百姓没那么大压力,但房价过高也是个大问题啊。
徐云哈哈一笑,没有顺着伦道夫的话题说下去:“教父,如果我看不到顾m•hetushu•com老,我拿什么相信你?咱们两个人,现在恐怕可算不上朋友,你原本就不讲究义,我就更没办法相信你了。如果我说的不错,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不是杀我,而是利用我得到最大化的利益。所以,我有资格提条件。”
我擦,这老黑可以啊,真够意思。徐云心中暗道。
汽车停稳之后,徐大师就和白小叶在两个黑手党毕恭毕敬的邀请下,下了车。
终于汽车来到了伦道夫位于纽约皇后区的一处超级豪宅,虽然美国地大人稀,但是这土地的价值也跟地界有很大的关联,纽约皇后区伦道夫这栋别墅所在的位置,一平米的价值估计就能在印第安纳州或者南卡州一些地方买一套带独院的小别墅了。
伦道夫并没有说什么,便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走进了房间。
徐云就是利用了国内很多骗子大师的惯用伎俩,揣摩准对方的需求,通过多观察来忽悠,直接把对方拿下。
“当然……不可以。”伦道夫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的理由足够充分的话,我或许会给你这个机会。但如果你的理由若是不充分的话,那可别怪我翻脸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