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52章 翻天覆地

“我怎么觉得你更像个事儿妈?”白小叶哼一声,不再理会徐云。
“要不然,咱再等一天?我知道天京有好玩的好吃的地方,我带你去玩一天,请你吃好吃的,明天我们再去也不迟……”白小叶最终忍不住,试探性的问道。
……
这一宿,不只是麻三儿没睡好,白小叶也同样没睡好,只有没心没肺的徐云睡的踏实。睡眠是恢复精神力和体力的最有效途径,有功夫失眠的人肯定没挨过困。
“云哥,算我求你了,以后你可千万别再出现在我店里了。”麻三儿自言自语的低声道。
徐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白小叶便一脚爆踹!穿西服的年轻人身体折成一个弓形,硬是飞出十几米!把门口记账的桌子都给压塌了!哐当一声巨响,门口的一幕也终于引来了越来越多的目光。
“明天刚见你妈,然后就跟她老人家要钱?”徐云道:“这可不合适,小叶,我可跟你讲,这么大了要学着自食其力,虽然你妈不差钱,但你也不能整天脑子里没有钱的概念,钱这东西并不重要,但学会赚钱的这项技能对人类还是蛮重要的http://m.hetushu.com。”
白小叶潇洒的丢下一句:“我就是他妹,叫我有什么事儿?”
一听这大小姐明天才离开,麻三儿脸上是一点高兴的劲儿也没有,这一宿,又要过的惊惊颤颤的了。虽然说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麻三儿可不这么认为,他非常相信一点,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不对劲儿啊,怎么有那么多男人呢?
“你们老板呢。”徐云那还有心思去重新停车啊,左冷月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这么大的会所,说卖就卖了?
定时炸弹终于离开了,他麻三儿又能重新过会自己的清闲日子了。他现在是真怕了徐云,每次都这样,只要徐云一出现,那准没好事儿。
“我是问,你们老板呢。”徐云也冷起脸来:“让他出来见我。”
一路沿着线索去抓人,从疆藏的北头一口气追到南头,本来就是高原地区,再加上不睡觉,徐云都差点没挺住。最后那波混蛋被抓住后,一个个欲哭无泪啊,他们五个人倒班开车,马不停蹄的绕,连一顿正儿八经的饭都没敢停下车吃过,睡觉都是hetushu.com车上轮流睡,竟然还被徐云给按住了。
“叫你妹!”穿西服的年轻人一下没抓住,恼羞成怒,吼了一声,再次扑向徐云!
“咳咳,你当我是三岁小朋友?跟我讲童话故事呢?”白小叶不爽道:“今天就去,不等了还不行。”
威胁,语气里的威胁让徐云感觉很不爽。
深知睡觉可贵的徐云可不敢轻易浪费这奢侈的机会来失眠。
“什么意思?”徐云一愣,怎么还上账啊。
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白小叶也下车走向前,正好听到徐云和这个穿着西服的年轻人的对话。
白小叶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不缺,终于感受到了没钱的滋味,还真是不适应:“算我先借你的行了吧?明天我就还给你。”
一直拖下去可不是这么回事儿。
汽车一路绝尘奔往天京,白小叶一路忐忑,好几次都想后悔,可惜方向盘没有掌握在她自己的手里。
“您……不是来给我们周老板贺喜的?”年轻人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也有些不善了:“今天可是我们周老板的会所开业,朋友,你若是来错地方了,那就抓紧时间把和图书车给停到一边去。”
徐云也没搞明白,干脆直接把车停在门口人群前,迅速下车询问情况,马上就有一个身穿西服的年轻人匆匆走上前来:“你好,这位老板,请您把车停那边吧。”
“你以为你是谁啊!”年轻人当场就冒火了,伸手就要揪徐云的衣领,他要把这家伙拖到一旁角落里去狠狠打一顿!让他知道知道周老板的地盘上还轮不到他这种小人物撒野!
没等徐云开口,那年轻人又指了指门口一个大红木的桌子:“停好车那边上账就行。”
徐云摆摆手:“你等会儿,这会所什么时候姓周了?”
徐云脚下挪步一闪,让年轻人扑了个空,而这时候,徐云的心情也被惹毛了:“动手?先掂量掂量自己什么分量。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别再惹我。叫你们老板出来。”
穿西装的年轻人痛的根本爬不起来,估计肋骨至少断了两根,白小叶刚才那一脚可真是够狠的呢。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徐云道:“从前有一只猴子,它整天玩呀玩,一天突然下雨了只有小猴子在这儿淋着雨,因为它没有房子,它说等明天我m•hetushu.com一定要盖房子了。雨停了,它又说天气这么好,还是多玩一会儿吧!小猴子总是说等明天、等明天,结果……”
“我们老板把这地方买下了,当然就姓周了!”年轻人提高了些语气:“你先把车给挪了吧。”
他们可是已经回来一天一宿了,麻三儿心里犯嘀咕啊,左冷月如果想找他们,也应该得到消息了吧?难不成是要等到夜黑风高的时候……
做好准备的白小叶在徐云的带领下,起了个大早随便吃了点东西便离开了潘家园子,麻三儿脸上都乐开花了,挥舞着小手,站在店门口目送告别。
终于,汽车来到了目的地,白小叶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可看到会所门前的停车场停放了那么多辆汽车,而且还摆放了一堆的花篮,还有并排排列的四十八门礼炮,白小叶直接就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还要庆祝一下她回来?
徐云自从踏上这条来天京的路,就没想过给白小叶再次逃避的机会,逃避的机会给的太多,人就会不珍惜。
白小叶留在他这里,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见徐云三番五次无视他的话,穿西服的年轻人脸上明显和-图-书挂起了不爽:“我说让你把车先给挪了,你没听见啊?今天是我们老板大喜的日子,你可千万别找不痛快。”
一想到这里,麻三儿就浑身打哆嗦。要不是害怕自己已经被左冷月的人盯上了,麻三儿宁愿多破费两千大洋,也要出去住,说不定还能微信摇一摇,摇到个空虚寂寞冷的免费炮呢。
如果说挨揍疼,挨饿难忍,那挨困的感觉可绝对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徐云不是没经历过连续成月的时间没机会合眼儿,那年在疆藏抓那一小波惹是生非散播谣言,还试图伤害人民人身安全的家伙,真是的一个月都没睡觉。
我擦!抢人家灰太狼的台词儿干嘛啊?麻三儿差点哭了:“随时恭候大驾。”
徐云直接丢给她一大白眼儿:“你有钱啊?你口袋里空空荡荡的,能请我吃空气啊?”
徐云回到潘家园子的时候,白小叶已经做好了决定,明天一早就回去,她必须要面对左冷月,就算两人之间有一个人需要逃避,那个需要逃避的人也不应该是她。
不知道徐云是凑巧了,还是真的听到了,反正是落下车窗给麻三儿丢下一句:“我一定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