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69章 恐怖的靠山

“我没说徐云。”左冷月哼了一声:“你这么嚣张,早晚也是死,干脆今天就自己成全了自己。”
突然,魏逸山出手了,他当然不敢对左冷月怎么样,他已经练到八重的铁鹰爪绝对不是吃素的,轻而易举便捏碎了熊烽的天灵盖!而整个过程里,熊烽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到他死的那一刻,都不敢相信佛爷会对他痛下杀手。
魏逸山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居然跟那么多年前一样年轻,根本看不出来一丁点的岁数变化。
左冷月见魏逸山连话都说不出来,转头看了一眼他手下的第一高手熊烽:“竟然敢对我的爱徒动杀机,不可原谅。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亲自动手。”
伦道夫啊伦道夫,你还真是把爹给坑惨了!
左冷月目光如电,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谁都无法和她那种夹带了王者之气的威严而对视。
魏逸山狂咽几下唾沫,活的有点尊严?他一直以来都活的很有尊严!但在你女帝面前,他还敢要什么尊严?要命才重要。
熊烽对魏逸山的一切决定都支持:“没错,绝对不能让他们小人得志,佛爷的名声最重要。”
“当然。”左冷月冷声m.hetushu.com道:“没事情我找你做什么?你以为你是谁?面子有那么大吗?”
“佛爷,今天这事儿我们难道就这样算了吗?”熊烽可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他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是小丑谷临的那张脸,糟糕透了!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什么人都敢招惹。”左冷月散发出的威压内突然升起一抹杀气,这杀气是如此的阴寒,透骨的那种。
“是男人,就敢作敢当。”左冷月冷冷道:“活也活的有点尊严。”
魏逸山也没敢反驳半句:“那……是……”
“女帝,这样你满意了吧?”魏逸山道:“我的人做错了事情,我亲自清理门户。”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别说他熊烽不是一个级别的,就算是已经突破到了地玄境境界的魏逸山,在左冷月面前也只是个屁!
“女帝,你怎么会在这里。”魏逸山谨慎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魏逸山喉结耸动,不是吧?徐云那小子不仅仅有军方的背景,还有左冷月这样一个大靠山?!
但有一点魏逸山可以肯定,左冷月要他死的人,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魏逸山?hetushu•com!竟然敢直呼其名!熊烽挑眉怒喝:“你什么东西啊!佛爷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
都是混地下世界的人,大家都清楚把后背留给别人是什么概念。所以,眼前这个女人要么是不懂这道理的,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要么就是有足够的自信,即便后背亮在这里,也不怕有人敢动她。
女人没回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魏逸山,让你手下这恶心人的东西先滚到一边去。”
“是啊佛爷,我们不能就这么让他们骑在脑袋上拉屎吧?”谷临把话说的更恶心,他心里有火气没办法发泄,只能引导魏逸山动怒,才能把他的仇给报了。
“女……女帝……”魏逸山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左冷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们可是无冤无仇更没有什么交际,也算不上朋友啊。
“对!我们阴他们!”谷临听到这里就兴奋了。
魏逸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在五号码头的仓库离开,若不是因为军方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徐云的,就算他是张邈之的干儿子,但张邈之已经死了!没什么面子可给的了。
熊烽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佛爷,我明白了,您的http://m.hetushu.com意思是说,等到这事情过去,我们再找机会……”
“哟,看来还记得我。”左冷月跟魏逸山没有什么交情,不过也曾经在张邈之的天娱集团成立日纪念日上见过面。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听到魏逸山对这个女人的称呼,熊烽恍然大悟,自己真的是口无遮拦,他出言不逊的对方居然是女帝左冷月,那个地下世界谁都惹不起的女人,天玄境的高手……
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大活人!一个女人正背对着他们呢。
毕竟这么多年,他忠心耿耿。
“哼。”左冷月冷笑一声:“魏逸山,你最好给我记住了,别对他们动什么歪心思。别人眼里,你是弥勒佛,受人敬仰,但你是什么德行,我清楚。不想死的早就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女帝,你听我解释,我也是受人之托,我并不清楚……”魏逸山除了道歉解释之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若是平日有人敢这么对魏逸山说话,熊烽早就翻脸急眼了,但现在他却一个字都没肯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敢,但他在左冷月的威压下,就是没有任何敢出言不敬的欲望!
“我魏逸山是那种http://www•hetushu.com背后阴人的小人吗?”魏逸山哼了一声:“我这可不是阴他们,我这叫秋后算账,今天他们狠狠摔了我的面子,我肯定要找机会找回来,不然这话若是传出去,我魏逸山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不是徐云,那就是说,她爱徒是那个叫白小叶的女人?!熊烽恍然大悟。
说话间,魏逸山带手下人已经来到停车的位置,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闪现,顿时惊出了魏逸山等人一身冷汗。
左冷月丢下话便迅速离开,很快便消失在了魏逸山一众人的视线之内。魏逸山看着熊烽的尸首,痛心疾首!
看到这一幕,魏逸山手下的人纷纷倒抽一口寒气,佛爷这下手下的也太狠了一点吧?一点情面也不留啊。
魏逸山狠狠的瞪了谷临一眼:“那我交给你去把这事情办了,你知道得罪了军方的人是什么后果下场吗?你以为我不想把那混蛋碎尸万段吗!但是做事情要考虑后果!现在我们这么做了,就是公开对军方挑衅了!”
“你又算什么东西?跟我说话,你还没有资格。”女人突然转过头,身体迸发的那种悄无声息的威压,瞬间让包括魏逸山在内的所有人打了一个冷和*图*书颤。
魏逸山也心痛啊,他也不想这么做。但他又不得不这么做,熊烽不会自己动手的,让左冷月动手,还不如他亲自动手,至少还能给他留个全尸。
左冷月在外面自然不会承认那是她女儿,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东西不说就有不说的道理。
“我……”熊烽想反驳,可对方气场实在太大了:“我总不能任凭徐云宰割吧,我只是自卫……”
现在倒好,因为这一件事情,他是两边都得罪了!这然他魏逸山以后还怎么混!
魏逸山也终于算是明白女帝为什么会出来难为他了,怪就怪在熊烽的冲动上,幸好是宋青竹拦了下来,不然的话,还不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呢。
熊烽震惊了,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高手威压,这是带着王者之气的那种气势,这女人绝非凡人!
但是魏逸山此刻的脸色却已经发生了强烈的变化,这个女人的声音太熟悉了,难道是……
跟左冷月比起来,他熊烽就是个渣!如果左冷月要杀他,简直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你什么人?!”谷临一步上前质问道。
要知道他魏逸山宁愿丢了面子也不愿意得罪军方,但宁愿得罪军方,也绝对不愿意得罪左冷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