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季 猛龙过江

第0071章 救人,值还是不值

他现在舍得拿出来给一个外人服用,恐怕他自己事后都会后悔。
……
“生死一线的时候,是你们救了我,跟魏逸山没有半分关系。”宋青竹道:“我宋青竹是知恩图报之人,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从今以后就是你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
徐云担心宋青竹实力高,怕自己体内真气不住,才让林歌留下帮忙。白小叶到是主动请缨的,但一听说要给宋青竹脱了衣服浑身扎一百八十八处穴位的银针,还是把帮忙的机会让给了林歌。
虽然现已通过技术繁育出大量普陀鹅耳枥树苗,使其暂时脱离灭绝危险,但是只有这自然生长的普陀鹅耳枥花果才有入药的价值,人工培育的与其相比相差甚远。
不知道这东西价值的人,或许会不以为然,但知道这东西价值的,绝对会认为不值。就连救人心切的白小叶都有些犹豫了。
徐云说完转头就走,根本不给宋青竹再说话的机会,林歌也脚底抹油,跟着徐云就跑了出来,还吐了吐舌头,表示这家伙也太离谱了。
困了,累http://m.hetushu.com了,徐云什么都不在多想,现在他就一个念头,倒头大睡一觉。
徐云和林歌忙碌一夜,大汗淋漓,运气打坐了很久才恢复了真气和体力,而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微微亮起。
宋青竹在床上坐起来,看到徐云和林歌运气打坐也没敢打扰,一直等到徐云和林歌恢复了真气和体力,他才轻咳一声,示意他已经醒了。
徐云很清楚,吴秋子都说是宝贝的东西,那绝对是绝世珍宝了。
而且炼制这种龙胆益经丸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白小叶甚至怀疑左冷月都不可能炼制出来吧。
宋青竹服下这颗比他命还要值钱的丹药之后,脸上很快就恢复了血色。在药效的作用下,宋青竹的心脉很快就得到了巩固。
当然,这颗龙胆益经丸也不是徐云炼制的,这是吴秋子送给他保命的,吴秋子给他这颗龙胆益经丸的时候就说过,除非他心脉受到重创,如不及时处理就有可能挂掉的话,绝对不要服用,他手里可没有普陀鹅耳枥的花果再去炼和_图_书制这宝贝了。
作为地下世界第一人的左冷月又怎么可能对炼丹制药不精通呢,白小叶听她说过,龙胆益经丸需要普陀鹅耳枥的花果入药才能完成,不然的话,龙胆益经丸里面各种珍奇名贵药材的作用根本无法融为一体。
徐云这颗药不是救宋青竹,而是救白小叶,如果宋青竹真的因此毙命,白小叶定然这一生都受到良心上的摔拌,这种折磨徐云经历过,他清楚,所以他不希望白小叶也背负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
林歌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对宋青竹道:“你小子命大,如果不是我哥和白小叶,你现在早就在阎王爷那里签到了。”
徐云相信以破军宋青竹的个性,很快就会离开了。这事儿他从没想过让宋青竹领他什么人情,他就是纯粹为了帮白小叶还这个恩情的。
“我这里有一颗龙胆益经丸,你先用温水帮他服下去。”徐云把随身携带的一青色瓷瓶递给白小叶,“等半小时药效开始发作,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宋青竹睁开眼睛,浑身气血hetushu.com畅通的感觉犹如重获新生。
而要普陀鹅耳枥的花果实在是太珍贵了,普陀鹅耳枥是华夏特有的落叶乔木,自然生长情况下,全华夏仅存一株,在普陀佛顶山慧济寺西侧,绝对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
“不用了,我就在门口。”门外的白小叶已经听到了房间里的声音,她淡淡说了一句:“他没死就好,我去睡觉了。”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我说值就值。”徐云道:“说白了,我舍得拿出这颗药,可不是为了救人……宋青竹虽然是出手相助了我们,但归根结底他也还是魏逸山的人。我没有救他的义务。我只是……不希望因为他的死,让我妹妹一辈子心存不安。”
这家伙,还真是……
“我一个即死之人,没有人情可言。”宋青竹道:“云哥,你若不收下我,我就长跪不起。”
昨天他虽然已经是垂死之人,但他的意识还存在,他知道是徐云的那颗比他命还要值钱的丹药救了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小叶。不然他这条命,肯定就搭进去了,一个八级拳手的全和图书力重拳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哥,谢谢。”白小叶已经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一晚徐云和林歌就没合眼,花了整整四个小时才算把宋青竹这小子在鬼门关里拉了回来。而这一夜,白小叶也没合眼,一直都在门口守着,这人若是救不活,她根本睡不着。
白小叶接过这颗龙胆益经丸,就算她从小是跟左冷月长大,见过各种灵丹妙药,但还是被徐云拿出的这颗龙胆益经丸给震惊了,这东西可绝对不是一般的灵丹妙药。
宋青竹突然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徐云面前:“云哥,道不同而不相为谋的是我和魏逸山。”
“哟,可以啊,恢复的够快。”徐云一愣,他还以为宋青竹起码还要多沉睡一个小时呢:“鸽子,去把小叶叫来,让她也安心。”
因为这个过程徐云不能受到任何人的打扰,所有人都配合的离开,留给徐云空间来完成施救。而且时间也真的不早了,大家又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也都应该早点去休息。
能让白小叶余生没有这种顾虑,这颗药徐云掏也掏的值了m.hetushu.com
徐云赶紧回绝:“别,别别,我救你是因为我们欠你的,算是还你这个情,你不欠我们的。真不用这样放在心上,你若是没事儿了,自己走就成了。”
“你会这样也是因为小叶。”徐云摆手道:“我们就算互不相欠了。你毕竟是魏佛爷的人,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当然,这只是巩固,若想尽快的好起来,徐云还需要银针和真气来帮他。
“哥……你说这是用普陀鹅耳枥花果炼制的龙胆益经丸?”林歌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家伙的命能值这颗药吗……哥,这,不太合适吧?”
“你什么意思?”徐云一下就愣了,这家伙跪的也太利索了吧,林歌都被宋青竹这反应给吓到了,这家伙脑子可能真的是进过水吧?
宋青竹微微一笑,这些他都知道:“云哥,大恩不言谢,青竹烂命一条,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尽心尽力。”
“那你就跪着吧。”徐云道:“我们都累了。该回去睡一觉了。你什么时候跪累了,就自己走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出门左拐五百米就有一家琴岛名吃,锅贴混沌,经济实惠。”